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1章 强力反击

第161章 强力反击

  宗泽一看到百里尊,双目瞬间冒星星眼,他的宰相妈妈来了,看这些人谁还敢放肆,宰相妈妈一定要他们好看,宗泽一副自家家长来护短了的得意模样。

  百里尊平时见到他虽然也很冷谈,但今天的百里尊格外地冷谈,对宗泽看妈妈的眼光视而不见,直接走至窗边,背对众人站立,冷冷吩咐道。

  “带陛下和皇后去太后宫里聚聚,商量要事!”

  宗泽还在一脸蒙蔽地嚷着,“宰相,宰相,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些狗奴才,一点礼数也不懂,宰相,快叫禁卫军把他们都拿下,诛九族,诛九族……”。

  宗泽和皇后被带出之际,百里尊一直沉默不语,长身玉立地站在窗边,感慨人生,帝王之尊,也不过是黄粱一梦,占了别人的东西,迟早是要还的。

  待宫里的所有太监和宫女都被带走之后,百里尊随意瞄了一眼皇帝居所,富丽堂皇得不像话,但,没本事守住,一切都是虚妄。

  然后执行下一个任务去了,后宫里,有几个聪明的妃子和皇子还得处理,他要去下命令都抓足一窝扔给宗及处置。

  深宫居住的妇人,从来不无辜,只是有点可怜那些孩子,怨也只能怨,出身帝王家,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要承受的也比别人多。

  百里尊走出皇帝的殿宇,吩咐大家各就各位,于是那些个领头就带着图纸和早已吓破胆,只能仍人摆布的太监朝他们的目的地而去。

  宫中的禁卫军,离后宫近的禁卫军都被惊动了,但不识好歹不归降的,一律就地格杀。

  反正他们已经控制住了这个皇宫的命脉所在,宫门口东西南北门都有他们的人把守,所以就算外面此刻有人赶来救宗泽母子,也无力回天了。

  加上对皇宫的布防,虽然现在不全是百里尊的人,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宫中的布防,因为宫中的布防都是他设定的。

  宗泽是个草包,上位后一直沿用先帝时期的布防,只是被一些有野心的大臣换了一些人而已,布防的基本原理还是没有改变。

  对于破坏自己亲身设定的计划,简直不要太容易,就算让他从皇宫外面破,他都有百分之百必胜的把握。

  只是作为一个位高权重的宰相,他不能任性而为,要考虑到南楚百姓的死活和对周边各国的外交,所以包括这次皇宫里要死这么多人,他和宗及都要想办法,用名正言顺,且不能让人起疑的方法掩盖过去。

  避免朝堂风雨飘摇,边境还战乱不安,那这江山就算成功从宗泽母子手中抢了过来,那面对外面的一切,要是此时好战的天崤国来犯,且中山国和百越国还视而不见的话,不出一年,南楚举国灭亡都很有可能。

  现在这些都是小事儿,后面的难关还更难过,百里尊郁闷地吐了一口气,人生真的没有消停的时候,一消停就正真消停,再也折腾不起来长眠地下了。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样的大道理,百里尊还是懂的,只是奋斗了这么多年,他早已失去了追逐的方向,因为都达到了。

  若不是为了好友,他只剩寻找身世这个事情,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生大事几乎都做完了,肯定每天都无聊度日。

  虽然宗及的事情危险,但是不危险的事情,百里尊觉得没有挑战性,且不喜欢,所以帮助好友不仅仅为了他的当年承诺,主要原因之一还是打发时间。

  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明白,权利,女人,健康,好像都没有那么重要了,人生瞬间失去了目标,许多事情你想通了,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那些个东西也并非都需要不可,没有也不会死人,所以有时候,越聪明的人看得越透,看得越透的人越觉得人生没劲儿。

  有时还有些厌世,一如早已经达到人生巅峰的百里尊大人,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对事情看得太透,都没有多少事情能提起他的好兴致来。

  于是,觉得什么都不是难事儿的宰相大人,吩咐好一切事情之后,就悠哉悠哉地爬上皇宫中最高的楼宇,站在上面吹风俯瞰整个南楚皇城的夜景。

  他今晚也只是来凑凑热闹,帮宗及放哨的,真正的主角又不是他。

  难得有机会大半夜在皇宫中赏月,跟在他身后的黑甲军见状,不知从哪里捞了一坛美酒的士兵,当众测了无毒之后,就递给了百里尊,百里尊就带着一壶美酒在工作期间找地方赏月喝酒开小差去了。

  皇太后的寝宫,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宗及掏出小刀在自己的手指上戳了一个洞,然后把血滴进清水碗里。

  然后命宫人端到宗泽的身边,早已经被制得服服帖帖,哭得满脸泪花的宗泽任由不认识的侍卫抓起自己的手刺血验亲,血一直不融。

  宗及看也不看示意士兵端着这碗水在宗泽众人的面前一一而过,那些个被抓来的宠妃和平时比较得宠的皇子公主,只要是开始记事儿了的人都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接着,另一碗清水里,滴入了宗泽和孔院长的血融合了之后,又在大家面前过了一遍,在场的所有和宗泽有关的人脸色瞬间惨白,全场鸦雀无声。

  只有孔院长被刺了一小口取血的时候,依然把宗及当成是皇帝,一直在喊冤。

  宗及确实长得比较像先帝,性格也威严地似先帝壮年时分毫不差,现在的孔院长又神志不清,宗泽他们人品不好,又势单力薄,早已无力反抗。

  知道真相的大部分人都心如死灰,那些个宠妃还在心里咒骂宗泽这对讨厌的母子,毁了她们的前程。

  白白陪假皇帝睡了那么多年,还拼尽全力地讨好,以为以后前程无可限量,一片繁荣景象,没想到大半夜从暖烘烘地被窝里被人揪出来,作为路演的她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场戏。

  导演不给演出费就算了,她们作为莫名其妙的受害者还把自己的前程和家族搭了进去。

  虽然她们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受害者,但是宗及可不会同情这些受害者,因为这些个受害者都直接,或者间接地霸占了他的财产这么久,给她们留条全尸,不抄娘家满门,就已经要感恩戴德。

  宗及看向这群人,像看傻子一样,一副高高再上的模样,让这些伤害自己的人匍匐在自己脚下。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