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2章 偷梁换柱

第162章 偷梁换柱

  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宗及拿到宗泽母子的亲笔供词盖上章之后,在场的观众都一一签字画押,观众也是需要做个到场登记的。

  然后这些人的处置,按照之前商定的那样,该死的死,该傻的傻,该关的关。

  本来刚开始计划的时候,他和百里尊两人都不打算要这么多人知道他们的计划的,但是现在整个皇宫都在他们的控制当中,所以惹再大的麻烦也能摆平,自然是怎么样让自己的心情比较爽就怎么来好了。

  这样的做事方法虽然有点憨包,但是用反向思维一想,知道此事儿的人越多,将来自己登基的时候越有利,证人证词多嘛。

  他的对手若想毁掉他的证据,要杀这么多人,也比较好追查真凶。

  聪明人都会思考,明白宗泽的大势已去,且宗泽的皇帝身份名不正言不顺,要是在场的太监宫女要想活命,自然就得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然等着自己的不只是自己命丧黄泉,家人都不一定得到幸免。

  宗及虽然说得不是很了,但含沙射影地用他们能够听得懂的语言提醒诸位,表示会安排好大家的去处,待他举事之时,他们若能戴罪立功,来帮忙堵住悠悠众口,死罪即可免。

  太监宫女们闻言,都纷纷磕头表示愿意效忠,他们应该庆幸,宗及不是一个喜欢杀人的帝王。

  且人都是很懂得趋利避害的动物,现在如此局面,自然是需要选择对自己比较有利的一面,于是都忘主求饶。

  宗及看到这些卖主求荣的奴才,十分嫌弃地目光一闪而逝,今日可以背叛原主人,早晚有一天也能背叛新主。

  所以,他也并没有打算让这些人活太久,既然现在这些人还不能死,那就只能找个地方让他们活着,将来为自己所用之后再做决定。

  他们也是被人蛊惑,所以才间接做了许多坏事儿,毕竟都是南楚的百姓,作为一个帝王,他不是不想树立一个杀伐果断的威信,但要树也不是现在以涵王的身份来塑。

  宗及看到外面的天亮了,有黑甲兵来报,说是皇宫内每日的当差太监宫女现在已经开始起来忙活,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恐慌不,宗及终于掏出了自己腰间的配剑!

  站起身来,满脸肃杀之气一步一步走向皇太后,皇太后虽然眼里有惧意,但没有求饶,也没有往后退分毫,依然坐在地上,死死地看着宗及冷笑。

  对于眼前的这个老女人,哪怕是现在想即刻为自己母妃报仇的宗及,也心底生出一丝钦佩。

  面对死亡,还想着维持自己的形象,果然,能在后宫中当上太后的人,都不是简单的妇人。

  也就是脚边这位妇人,害自己幼年丧母,受尽欺凌,三餐不继,若不是得父皇百般庇护,他估计早就遭了毒手,小命不保。

  宗及走近,丝毫没有犹豫挥剑一斩,皇太后的头颅瞬间离身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一会儿才停住,脖子上的血瞬间往上涌喷洒,像喷水池地的水管一样,溅了身边的人一身。

  离皇太后最近的皇后率先吓得魂不附体,尖叫着直往后爬,其他宠妃和皇子公主,众宫女和太监也吓得面色惨白,房间里尖叫一片,但是被黑甲军围在中间,根本无人敢逃窜。

  宗泽见状双眸放大,眼中布满了血丝,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哭声,“母后!”,接着双手狠狠地捶打地面,泣不成声。

  宗及此刻瞬间像被恶魔附身一般,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伸手在自己的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众人吓得小声呜咽,那些早就被吓坏的孩子哇哇大哭再也止不住,宗及冷冷地道。

  “要乖哦,不然下场和母妃的仇人一样!”

  本来温柔的一声提醒,却让人听着毛骨悚然,好多人都被吓失禁了,尿了自己一身。

  宗及嫌弃地伸手捂鼻,命令大家速度办事,然后在场的所有小孩子都被喂了失忆药带走了。

  那些宠妃被喂了一些毒性发作缓慢的药丸送回了各自的寝殿,皇后直接现场得了失心疯,宗及苦恼地给她想了个理由之后,也喂了药叫人把她送了回去。

  剩下的宫女和太监直接被发配到皇陵守墓,每个人也被喂了药,定时需服解药才能活的那种,并在身上都刻了字,留下贴身之物登记造册,方便有不乖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好通知他们的家人来为他们的不乖行为买单。

  孩子在外犯了错,自行解决不了的,老师是会请家长的嘛,这很正常,虽然宗及觉得自己的方法有些损阴德。

  但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谁叫现在的他没有资本又帅又仁德地处理发生在他眼前的事儿呢。

  慢慢地打发了所有的人,只剩下宗泽和他母亲的尸体,宗及笑着道。

  “宗泽,本王今日留你一命,让你代替你罪恶滔天的母亲活着,看看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拿回属于自己的江山的!你且好生养着!”

  宗泽头一直在朝自己母亲的那个方向跪着,整个人贴到了地板上,好像要和地板融为一体,宗及说的话,他没有回复,一直在呜咽哭哑了嗓子。

  怎么才短短几个时辰,他就从什么都有的帝王,失去了一切呢?为什么自己不是先皇亲生呢?宗泽现在整个人都跨掉了,完全陷入在自我怀疑的十万个为什么世界里。

  宗及向一侧的黑甲军使了一个眼神示意,然后两名黑甲军上前,把宗及从地上提了起来拖走。

  就在宗泽伤心欲绝的这个时候,一个和他长得一摸一样,穿着他往日的龙袍,微笑着向他走过来,很礼貌地行礼。

  “见过齐王殿下!殿下好走!”

  未登基前的宗泽,封为齐王,听到有人叫他齐王的时候,才下意识地抬眸,好久没人这样叫他,他都快忘记以前自己叫齐王。

  宗泽满眼水雾,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男人和自己见礼之后,走向涵王,恭恭敬敬地朝涵王宗及作揖行礼!

  “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完万岁就跪了下去,涵王正在示意旁边的黑甲军处理皇太后的尸体,随意地朝和宗泽长得一摸一样的男人挥手叫他免礼。

  宗泽头几乎都要扭断了依然转头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男人,任由黑甲军拖着走,直到再也看不见涵王宗及他们!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