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3章 商量个事儿

第163章 商量个事儿

  宗及亲眼盯着自己的杀母仇人的尸身处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懒懒地道。

  “记住,众人面前好好表现,你该到宗庙准备主持祭祀大典了!”

  宗泽熬了一晚上,显然是有点累了,一侧的男子贴心地伸手扶了扶他,笑着应允。

  祭祀宗庙,宗及也必须在,但是现在他不能出现得太早,免得别人起疑,所以他现在想先去自己的母妃以前居住的寝宫上柱香,然后和百里尊换上冠服在慢慢过去!

  扮成宗泽的男子和宗及出了殿宇之后,就朝宗及又作了一个揖之后,这才领命去执行任务。

  其实祭祀宗庙是需要众兄弟一起的,他至少还要等靖王宗宇呢,但是现在作为一个新加入团伙的新人,他需要先去熟悉环境。

  于是拜别了宗及之后,就跟着宗及给他准备的太监和宫女,坐上皇帝的轿捻离去。

  装神弄鬼的钦天监大人已经早早在要举行大典的地方等他,就像百里尊已经换好了冠服,悠闲地坐在宫道上喝茶等宗及一样。

  年轻就是好,熬夜通宵,照样生龙活虎地继续干活,所谓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通宵之后喝杯茶继续办事,赶紧弄完回去睡觉。

  大冬天的,要不是有惊天动地的事情要办,谁愿意出来吹冷风聊天呢,除非脑子不正常。

  同样念着早点办完事儿回去好好睡两天的南宫弄阳,此刻正昏睡在南宫府的地牢里,宫婷又在一侧哭哭啼啼地唤她。

  南宫弄阳模糊地开始有了点意识,挣开疲倦的双眼,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上,疼得像被火烧过一般,现在还疼的她火急火燎地。

  她动了动自己的手和脚,感觉浑身无力,旁边的宫婷见她睁眼,开心地抹掉眼泪又来摇晃人。

  “小姐,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吓死婷婷了,你还好吧?小姐!”

  南宫弄阳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生无可恋地目光呆滞任由宫婷摧残自己的身体,她能明显感觉到,宫婷再用点力,自己这个身板就要瞬间散架停止工作了。

  本着好死不如赖活着,惜命的小弄阳大人,无奈地用尽全力说道,

  “婷婷,能跟你商量件事儿吗?”

  两人离得近,虽然南宫弄阳现在是大声说话也有困难,但是宫婷还是能够听得清她说的话的的,然后开心地放开南宫弄阳,一脸认真地听着吩咐。

  以为自己家小姐是想到了什么好计策,要带她一起逃出去呢。

  只要南宫弄阳是醒着的,她就觉得不管她们面临什么样的困境,都一定能够迎刃而解,在面对困难上,南宫弄阳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了她的偶像,宫婷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南宫弄阳办不成的。

  南宫弄阳见宫婷一脸认真地居高临下看着躺着的自己,虽然她是跪坐在塌边,但依然居高临下。

  南宫弄阳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又感觉自己的背部像被火烧一样,于是先叫宫婷扶她起来。

  宫婷乖巧地扶她起来之后,南宫弄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刚刚躺下还以为是天黑了,所以什么都看不太清楚呢。

  现在坐起来之后,端详了一周才发现这是地牢,来古代旅游的弄阳大人居然也有机会来地牢旅游,真是待遇不错。

  她依稀记得,她刚刚还在和南宫府里的武夫打架呢,自问身手也不弱,最差的地步应该是一身伤地逃回天枢阁搬救兵,还不至于要被关起来这样的地步吧?

  南宫弄阳努力思考自己来这里的来源,真是奇了怪,大过年的,她才不想在监狱里度过,得赶紧想办法出去。

  宫婷见南宫弄阳观察完她们所处的环境之后,开心地催促南宫弄阳刚刚说要和她商量的事儿,现在想了解到底是什么事儿,需要和她商量的。

  能和主子商量事情,她感到很高兴,觉得自己在主子的心目中又更有分量了,尽管她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好,但宫婷对南宫弄阳很有信心,相信这些在她眼里,都不是事儿。

  南宫弄阳不悦地看了宫婷一眼,用力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又不小心弄到自己的背,疼得呲牙咧嘴,怒道。

  “以后叫我起来的时候,都不准摇我,尤其是我身上有伤的时候!”

  宫婷没想到自己关心主子的方式被嫌弃,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要和她说,现在听到这么一句,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乖乖地应了是,然后关切起南宫弄阳的伤势来。

  “小姐,你被人撒了一把粉,然后背后一棍,我们就到这里来了,你背上没事儿吧?现在天牢里也没人,婷婷帮你看看!”

  说着,宫婷就想伸手去解南宫弄阳的衣服,南宫弄阳见状,拍开了她的手,正准备问他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宫婷就先把情况都交代得明明白白了,果然不枉跟了她这么多年,她的一些心思,宫婷还是猜得到的。

  “卑鄙小人,居然对本阁主下药,我们来这多久啦!”

  宫婷见手被拍开就心里下判断,以为南宫弄阳的伤无大碍,一会儿回去敷点药养着就行,于是十分沮丧地道。

  “今天是第三天了,小姐,你一直昏迷不醒,二小姐带大夫来瞧过的,说只是昏迷,没有性命之忧,然后药也不给我们开就走了。我见你昏睡了那么久还不醒来,就着急地一直摇晃你呢!”

  宫婷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和南宫弄阳说了之后,听说南宫丹阳还带大夫来看过自己,一时嘴角抽了抽,心里不安地想到,不会在自己的伤口上下毒吧?

  但没几秒南宫弄阳就想通了,南宫丹阳现在需要自己,肯定不会下毒害自己的,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说的就是南宫丹阳这种脑残粉。

  一听说,美好的三天过年时光是在牢里昏睡度过,南宫弄阳就十分心疼自己的假期,表示要出去,反正她有武器。

  才一下床就占不稳,又跌坐回硬邦邦简易石床上,这几天昏睡,都没吃东西,起太急,脑供氧不足,晕厥了一下。

  宫婷担忧地扶住她,南宫弄阳只好想着,休息一下再走,就在这时,地牢里,她们这个位置看不到的地方传来声音,一个浑厚的男音响起。

  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无奈地爬回床上继续躺着装死,逃跑计划只能暂时先搁浅一下了。

  就在躺下之后,来人还没近身时,她快速地伸手进自己的胸前,掏出了那枚之前准备的药吞了下去,然后嘱咐了宫婷两句闭目当躺尸。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