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5章 一串串

第165章 一串串

  在光线昏暗的地牢待了几天的南宫弄阳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光亮,大冷天的,雪还没化,今天居然有阳光,果然是逃出升天的好兆头。

  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细胞被唤醒,南宫弄阳大力地拖了一下南宫浩阳这头死沉的猪头,都觉得没那么费力了。

  于是,府中听到动静的所有下人,纷纷赶来看热闹,看到妹妹挟持哥哥的这一幕,所有人皆目瞪口呆。

  虽然以后南宫浩阳掌管这个家,可南宫弄阳再不受宠也是主子,现在能发话的南宫老爷又上朝去了没回来,这伤着谁都不好啊。

  大年初一那天南宫老爷虽然生气,想要抓住南宫弄阳家法伺候,可这些天还叫二小姐带大夫去看病呢,显然南宫老爷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的孩子,哪有父母伤害自己孩子的呢。

  所以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拦南宫弄阳,包括大年初一那天和她打斗的那些武夫,也只敢拎着棍子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南宫弄阳见自己现在一身力气无处使,觉得有点可惜,于是就命下人去备马车,表示备好马车她就放了南宫浩阳,否则他们两个都受伤,南宫老爷回来他们准没好果子吃。

  智商不够,又怕挨罚的下人把车备好了之后,南宫弄阳用马车上的绳子把南宫浩阳绑好,一会儿她要赶车的时候牵着他遛街,让他大声说出,“妹妹我是王八蛋,我错了。”的台词。

  宫婷一听觉得十分有趣,于是笑呵呵地坐在马车上,依然把刀架在南宫浩阳的脖子上等主子上车,她们好赶车离去。

  南宫弄阳处理好自己的后方之后,见大早上正好要出去倒夜香,因有热闹看,所以先凑了过来的那个下人。

  南宫弄阳取出自己的手绢系好蒙住鼻子之后,在众多丫鬟中走来走去,挑了一根还不错的腰带系在自己松松垮垮的腰上。

  然后走在倒夜香的小厮旁边,抢过他手里的粪瓢,嫌弃地伸手扇了扇鼻子,然后在众小厮和丫鬟中晃了一圈,所有人见状,怕翔掉在自己的身上,纷纷害怕地后退。

  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南宫府无人掌管,自然就是南宫弄阳说了算了,于是全程她在府里走来走去都无人敢说她一句不是。

  大家见南宫弄阳信步拎着粪瓢走向府中的武夫,一副看好戏的喜悦,瞬间爬满整张脸。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男人,以多欺少,是本小姐轻敌了,今天且好好教训你们不可,来呀,打架呀!”

  南宫弄阳牛气哄哄地喊架,这些下人只得吓得后退,南宫弄阳见自己想玩,他们还不玩,一时气得不讲什么君子战略,挥着粪瓢就上。

  那些个大汉没有南宫老爷的命令,谁也不敢真打她,只得由南宫弄阳追着打,南宫府里瞬间响起武夫求饶的叫喊声。

  “小小姐,饶命啊,小小姐,饶命啊!”

  原来南宫家里最不好惹的是最小的那个小弄阳,他们现在是见识到了,完全不像个女人会有的样儿,咦,也不像男人。

  宫婷又再次被逗笑,抖神附身,南宫浩阳脖子间的尖刀一抖一抖的,南宫浩阳嘴里被塞了涮过潲水的破布,难受地眼泪直流,可怜兮兮地看着宫婷求饶。

  宫婷浑然不觉,一直看着自家小姐在府里举着粪瓢跑上跑下,飞檐走壁打人。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南宫府里那天欺负她的那八位武夫,已经全都被他打成一排排,躺在泼了一地粪水的雪地里。

  南宫弄阳本来只想出口气就走的,谁料到这些人还敢跺她,于是府中的花盆植物被糟蹋了无数,满满的两大桶夜香也不小心被她踢人时撞到了,当然,撞到的人绝对不是她,只是她也是始作俑者之一而已。

  见收拾得差不多,躺在地上的汉子还在惊魂未定地看着南宫府的小小姐像他们靠近时,生无可恋的表情尽显,有个大汉甚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呜呜呜,呜呜,大过年的,碰到污秽的东西会走霉运的,小小姐,我们知道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南宫弄阳啐了一口,扔掉手中的粪瓢,走到一个端着水盆的丫鬟面前,解下自己的面巾之后,示意丫鬟不要动,她直接把脸伸进了水里,晃了几下溅了许多水出来之后,才伸手进盆洗手。

  然后十分有存在感地伸手,一侧的丫鬟吓得赶紧递了毛巾给她,南宫弄阳当着她们的面狂野地擦完脸和手之后,信步离开,心情愉悦地唱起了歌,心里直夸师父留给她的药好用。

  被南宫弄阳溅了一身水的丫鬟,不,及众丫鬟小厮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被雷得一愣一愣的,都变成化石一动不动地在吹了冷风许久依然没清醒。

  南宫弄阳出门之后,还伸手命令下人关门,“关门看好家,南宫爹爹回来你们就告诉他,我和哥哥上街玩会儿!”

  众人吓得不敢去救南宫浩阳,虽然没有听命关门,但还是大着胆子跟南宫弄阳出了门。

  看着南宫弄阳上了马车之后,悠哉悠哉地叫宫婷赶着车,她掏出南宫浩阳的弹弓威胁跟上她们的人,表示谁敢救南宫浩阳她的子弹就招呼谁。

  然后宫婷赶着马,南宫弄阳把着关,南宫浩阳被迫跟着马车跑,南宫府的众家丁在后面追,开年街上的行人虽然不多,但是因这雷人的一幕,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粉丝沿路送掌声。

  南宫府去天枢阁的路上要经过官员们上朝的官道,虽然只是类似一个十字路口擦肩而过,但好巧不巧,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

  然后南宫弄阳她们这一拉风的马车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一串串地追着跑,南宫弄阳坐在马车上笑得十分开心,都快看到她的后槽牙了。

  古代几乎没人近视的几百只眼睛瞬间都被眼前呼啸而过的景象惊呆了。

  百里尊看到南宫弄阳劈着腿,大大咧咧地坐在马车上指挥,南宫浩阳苦逼地被拉着跑,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这小魂淡,现在没人管她,更加无法无天了,百里尊扶了扶额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宫老爷一眼。

  众朝臣也都跟着百里尊的目光,纷纷向南宫老爷行注目礼,南宫老爷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惨白,气得喉头发甜,当众吐了一口鲜红的血。

  含糊不清地骂着“混账东西,混账东西!”,二女婿南宫丹阳的夫郎和自己的亲家只好一人一边扶着他,百里尊视而不见,反正他都和南宫弄阳分手了,现在又不是南宫老匹夫的女婿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