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7章 逃命前发工资

第167章 逃命前发工资

  提前结束了一天的营业之后,菲菲帮忙她和宫婷看病疗伤,路子领命出去给所有的工人结工钱。

  大家突然失业,心里有些慌张地问东问西,路子得南宫弄阳之命,说是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再营业的时候会派人通知大家,让大家写好自己的联系地址。

  期间若有合适的零时工也可以先做着,不用等他们通知,但是他们再次开业一定会通知大家的,到时候,想回来的人,随时都可以回来。

  大家和南宫弄阳这个老板相处这么久,也是知道她的为人的,于是都不舍地领了工钱走人,表示一定等通知回归。

  其实他们想想,也知道南宫弄阳的好,要是别的老板,说不做就不做了,直接跑路,连工钱都不给他们结。

  就算他们去打官司,也打不赢,在这个官商相护的年代,遇到南宫弄阳这么个有良心,不贪员工的钱的老板,他们心里感到安慰。

  路子安排好所有工人的去处之后,拿最近几日南宫弄阳不在的账本来给东家过目。

  南宫弄阳看都不看,直接让他拿来所有盈利,于是倒在桌子上分成四份,数都不数直接用手扒拉,十分光棍地道。

  “路子,菲菲,你们的工资,本老板要带婷婷跑路躲仇家去了,你们自行离去,待我归来时,再找你们!对不起了!天枢阁里你们看有什么值钱的家具,锅碗瓢盆啥的,喜欢什么自己拿。”

  说完,直接抡了一只她设计装东西的麻袋,把她和宫婷的那一份钱收好,就和宫婷着急地收拾行李。

  路子和菲菲知道她们惹了麻烦,见南宫弄阳这么仗义,逃命的时刻还记着给他们发工资,且发的工资比以前说好的多了好几倍,于是十分不悦地想要发作,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路子眼疾手快,拔剑出鞘移到了门边,南宫弄阳见状,快速地绑好自己手中包裹之后,小声叫路子抱几钢冰水顶在门口,在门口的上方再放一桶水。

  路子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一一照做了,菲菲见南宫弄阳吩咐命令的空档,直接把自己和路子的那一份工资也弄进了南宫弄阳的麻袋里,小声道,

  “一起走,路上多个人也好照应!”

  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踏马的,人多才不好逃命好吗?要是一个人,头都不用回地朝前跑,一直跑到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的那种,别人就更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她了。

  但是想到菲菲路子仗义,于是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也不能把他俩扔这里啊,至少先出了天枢阁,把他们带离危险区域,然后再寻机会扔下他们。

  反正来人要找的是南宫弄阳和宫婷,路子和菲菲不跟着她们,反而更加安全,菲菲得到南宫弄阳点头之后,帮忙把包袱背在自己的身上,就等南宫弄阳下下一道命令。

  来人还是比较斯文,至少没有撞门,只是把门敲得砰砰响,南宫弄阳犯再大的错,好歹还是南宫府的小小姐,那些下人也不敢对她太粗鲁,只想把人抓回去了事。

  就在这时,南宫府的家丁后面出现一队整齐划一的府兵,又他们的二姑爷带队,于是大家都纷纷让出一条路来,恭敬行礼。

  南宫弄阳的二姐夫还算有点良心,没有像那些个下粗鲁,只是站在门外喊话,好好劝慰。

  “弄阳,是我,二姐夫,你且先开门,姐夫一定担保你没事儿……”

  南宫弄阳不客气地小声嘀咕,“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于是一侧还在悄悄干活,不敢制造声响的路子瞬间石化,啥玩意儿?无缘无故被人身攻击。

  南宫弄阳意识到现场还有一位男士,于是不好意思地尴尬笑了笑,作揖赔礼道歉。

  一侧的宫婷和菲菲笑得发抖,又不敢发出太大的笑声,抖得十分厉害。

  于是只见南宫弄阳大声朝外面嚷嚷,“姐夫,你们来得真慢,都一个时辰了,才找到这里,平时可见一点都不关心我,不知道我在这里打工讨生活!”

  南宫弄阳说着,就示意菲菲和宫婷先慢慢退到后门那边,她和路子断后,菲菲和宫婷不会武功,且南宫弄阳命令得十分硬气,她们也不敢耽误时间。

  南宫弄阳故意说着话拖延时间,连她姐夫叫啥名都不清楚,门外的众人听到里面有回应,瞬间觉得抓人有戏,殊不知南宫弄阳随便说话是在消耗他们的时间。

  于是,二姐夫闻言,愣了一下之后,又才朝里面的小妹喊话。

  “弄阳,平时我们大人忙,没空管你,是我们不对,现在姐夫亲自来接你回去,你不用在此受苦了,乖,把门打开,姐夫一会儿带你去吃好吃的。”

  南宫弄阳这是首次和自己的二姐夫相处,虽然不知道他的为人如何,但肯定不是站在她这一边的,于是小声叫路子大力往地上泼水,制造出门内有人在洗澡的声响。

  虽然洗澡都是在比较私密的房间,但是南宫弄阳完全不考虑门外人的智商,直接像骗小孩子一样瞎说,于是大着嗓子朝外面喊话。

  “二姐夫,刚刚我在府里不小心蹭到了粪瓢,在洗澡呢,那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一刻钟之后,你就直接进来吧!”

  路子一脸懵逼地看着南宫弄阳撒谎,这慌,三岁的小孩子都不信吧,谁会那么没有常识,在大门后面洗澡。

  南宫弄阳也不管路子的反应,接着又道,这话却是对着路子的,“哎呀,婷婷,这水冰死了,你个死丫头,是要冻死本小姐吗?小心我叫我姐夫打你哦,还是不快点帮我洗干净,臭死啦……”。

  路子还在看着南宫弄阳无厘头的独角戏,南宫弄阳十分嫌弃地伸脚踢了路子旁边的一桶水,然后眼神示意路子,两人悄咪咪地朝后门移去。

  “姐夫,等我一刻钟哦,马上就好了!”

  门外南宫弄阳的二姐夫瞬间被岳父家的小妹雷倒,呆愣地朝着一侧的南宫府的下人询问,都说了在洗澡,他现在进去不合适,就算是骗他的,他也不敢现在进呐,万一里面的人真的在洗澡呢。

  他是占了眼睛的便宜,跟在他身后的众位好汉也会跟着沾光,但小妹的名声就完全毁了,以后在南楚,就真的难再嫁出去了。

  南宫弄阳的二姐夫还是个有良心的,于是呆愣地守着君子之礼的同时,像南宫府的下人了解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会儿他好知道,该怎么劝南宫弄阳。

  小孩子嘛,还是要好好教的,凶她打她的教育方式一定会适得其反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