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68章 巧伤姐夫

第168章 巧伤姐夫

  一刻钟,足矣众人上马车离去,逃命必须争分夺秒,不然哪里还有活路呢。

  南宫弄阳的姐夫果然守信,静静等待一刻钟多几分钟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喊人。

  “弄阳,洗好了没有啊,穿好衣服姐夫就进来咯!”

  礼貌地说完还伸手去敲门,早已经跑远的南宫弄阳已经在马车上扯着嗓子叫路子用力挥马鞭,让马跑快一点。

  只要他们出了城,一切就都安全许多了,然后躲到自己的私宅里睡大觉,谁还能抓到她?

  她又不是朝廷侵犯,她就不信南宫家的人对她还能全程搜捕,加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在郊外置了宅院,绝对安全得很。

  加上自己的宅院从顾清风处过户了之后,她就和郎老头商量了许久,重新规划,里面布了重重机关,就算不能完全制敌,争取时间再给她跑路绝对是够的。

  于是,被百里尊吩咐来的两个暗卫只好可怜兮兮地在后面飞檐走壁,还要躲过众人,不能让人看见他们的存在。

  出了城才得骑马,远远躲着跟在后面,可怜的不止百里尊派来给南宫弄阳当保镖的暗卫,还有南宫弄阳的二姐夫。

  当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他才小心翼翼地去推门,轻轻推一下,门果然动了,他大喜,以为小妹没有骗他。

  于是笑着加大手中的力道,推开了门去,准备叫大家随他一起进屋,结果才一只脚跨进门的姐夫,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

  伤害他的桶砸下来,在他的头上狠狠地砸了一个包之后,滚到他的脚边撞倒其他的水桶。

  待姐夫大人看清眼前一大堆桶,和从头上掉下来的砸他的桶,明白全程发生了什么事儿之后,额角溢血,直接磕倒在冰凉的水洼里,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南宫弄阳只是设个计捉弄人而已,没想到还伤到了朝廷命官,好在后期南宫老爷也是要脸的人,强行咽下了这口气,从其他方面尽量弥足自己的二女婿。

  众人见二姑爷受伤,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把人抬走就医,主人不在家依然热闹的天枢阁院里众人,顿时作鸟兽散,纷纷忙别的事情去了。

  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南宫弄阳想把路子菲菲放下,表示自己有仇家追,带上他们反而连累他们,让他们拿钱自己好好去找别的工作谋生过安定日子。

  菲菲说什么也不肯下车,路子一向都听菲菲的,所以逃命必须分秒必争的弄阳大人,只好快速做出决定,带他们一起去自己的私宅了。

  但南宫弄阳在关键到自己小命的事情面前,也是十分地理智地说丑话,让他们保守她的秘密,不然让人知道南宫弄阳太多的秘密,南宫弄阳对人不会客气的。

  路子和菲菲决定跟随南宫弄阳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好好效忠,此刻自然积极表忠心。

  南宫弄阳虽然年龄比他们还小几岁,但是为人做事光明磊落,主意大得很,觉得她好骗想去骗她的,几乎都会被她骗得连底裤都不剩,之前在黑鹰的身上,他们就见识过南宫弄阳的厉害。

  黑鹰一直和她不对付,想方设法找南宫弄阳的茬,只为脱离南宫弄阳的掌控,和南宫弄阳平等相处,不愿做她的保镖。

  为了这一点,连郎老头都管不住黑鹰,没想到南宫弄阳一出马,面对黑鹰的刁难,见招拆招,每每让黑鹰输得心服口服。

  现在听到南宫弄阳这样说,路子和菲菲自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逃命的时刻还能记着丢下他们,让他们安全离去的老板,不跟随这样的还想跟随什么样儿的?

  于是,南宫弄阳又把手里的缰绳扔给路子,让他继续当车夫,一马车人朝郊外而去。

  靖王府。

  当靖王宗宇估算得差不多之后,准备出门去救南宫弄阳了,要是不出他所料,现在已经被她的二姐夫擒住,正在往南宫府压去。

  于是靖王弄好一切之后,出了门直接乘车去南宫府,救人的理由都想好了,但只能悄悄和南宫老爷说。

  不过悄悄话和能有话语权的人说,肯定是起很大作用的,靖王对本次的英雄救美,信心十足,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他小看了南宫弄阳的本事,此刻已经逃出生天。

  靖王在车上还哼起了小曲儿,虽然现在和南宫老爷说,他想娶南宫弄阳有些突然,但是南宫老爷一定很乐意攀上自己这一根高枝。

  之前的百里尊确实很优秀,可身份地位还是比自己矮一截,他宗宇可是皇家的人呐,将来是要争帝位的,想必南宫老爷对此事一定会感兴趣。

  连他欣赏南宫弄阳的理由都想好了,到时候就打算说,被南宫弄阳的聪明才智和胆识折服,想必好好调教,一定可以为他们所用。

  靖王现在也需要尽己所能去笼络有可能助力到自己的势力,南宫府在南楚的地位可不低呢。

  被靖王惦记着的南宫老爷,此刻气得火冒三丈,又咳出了几口血,跟着自己的亲家,焦急地坐在一处等候太医为二姑爷看诊。

  南宫丹阳和南宫浩阳家老妈烧香回来见状,默默地在一旁伺候,只有得了自由的南宫浩阳十分闲散地在自己房间里听曲休息,表示自己受了重伤,所有人不得打扰。

  当他老母尽女主人之宜安排好前堂的一切,火急火燎地赶到自己宝贝儿子的屋里时,见宝贝儿子搂着自己的小妾听曲,气得骂骂咧咧。

  南宫浩阳见自家老妈现身,赶紧视而不见老母的怒气,开口撒娇,表示南宫弄阳如何如何欺负人,现在又把二妹夫给打晕了,让他老母一定要为他做主,找南宫弄阳报仇。

  南宫浩阳的老母也是护短得很,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一切的错都归根到了南宫弄阳的身上,嘴上毫不留德地咒骂。

  咒骂完之后,才转过头来安慰自己的宝贝儿子,表示一切有妈妈在,她就算到娘家去求帮忙,也绝对不让自己的儿子吃亏。

  一旁的小妾见南宫浩阳成功哄住了他老妈,就默默地退了下去,免得这些人发怒也是不讲道理得很,实在殃及无辜。

  她作为南宫浩阳的小妾,平时没少受气,但世道多变的底层人讨生活,能有口饭吃不饿死街头就已经很感激。

  再难过的日子还不是要捱,也许能尽快为南宫浩阳那个不良少爷诞下孩儿,日子才能好过些,毕竟韶华易逝。

  南宫家就是这样,一个算计一个地过日子,为了那点家产,一群草包争得头破血流,心里天天盼着主家的领导早点挂掉,他们好继承财产。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