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70章 星辰桃花犯

第170章 星辰桃花犯

  几日后,百里尊命童进送师母和师妹回星辰学院等消息,然后去找他派出的暗卫,到南宫弄阳家附近看房子。

  挨着南宫弄阳的宅院都被人买了去,百里尊看着有些生气,于是下血本让人准备钱去找房主谈判,把挨着南宫弄阳的所有宅院都过户给他,他愿意出双倍的价钱。

  百里尊底下的人办事效率极高,才三天不到,就把宅院的事情办妥,知道买他们宅院的是宰相大人,就想趁机结交,有些甚至情商比较高的直接送。

  百里尊看着人来办,确实有点能力的都给升上去了,尽管这些人的心思很明显,但是后期打仗要花大钱,现在得帮宗及多笼络一些这些有钱没处花,又想在仕途上更近一步的人,反正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控制得住这些人。

  买好房子叫脸生的下人去装修改善,一晚都没住在南宫弄阳附近,就办事儿去了。

  恩师失踪了这么久,也该找到了,于是宗及就按最先的约定,彻底把所有的事情弄好了之后,将星辰学院的孔院长送到郊外的一处简陋农户,故意做出马脚让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某日,派出去搜索的人回来禀告,在一处农庄发现了星辰学院孔院长的行踪,然后百里尊带着大家前往营救送至星辰学院。

  整个星辰学院听说百里尊带孔院长回来了,都纷纷面带喜色出来迎接,尤其是百里尊的师母和师妹。

  大家看到孔院长平安归来都十分地高兴,但是高兴不到一个时辰就发现了异样,院长傻了,完全不认得这些人。

  之前是因为有皇太后的背后支持,他才建立的星辰学院,那时候,还没有这些人呢,傻了的孔院长一脸好奇,但是依然维持了年轻时的儒雅与大家打招呼,相互介绍认识。

  孔夫人十分担忧地悄悄询问百里尊,“宰相大人,老爷这是怎么啦?言行如常人无异,但怎么却不记得我们这些常年与他相处亲近的人呢?”

  百里尊无奈地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在农庄找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不妨请个大夫来看看情况。

  孔夫人听从了百里尊的建议,之后,大夫还是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因为星辰学院事多繁杂,此刻,有些人就不识趣地站了出来,要百里尊主持公道。

  “宰相大人,既然院长身体有恙,当好好静养,可这学院里的一切事务,得有人暂代呀,不然那些学子的前程可怎么办?”

  一位看着有些城府,狡猾的老者恭敬地道,说话可谓滴水不漏,关心同事的身体状况的同时,还关心星辰学院的发展,但明眼人都很快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百里尊闻言抬眸,“哦?那您可有合适的人推荐?”

  那位老者不合时宜说话,星辰学院里心思单纯的众人都有些不满,尤其是孔夫人和孔小姐,听到百里尊这么一说,那个老者一时语噎。

  百里尊不屑地瞥过了眼神,不再理那位老者,关切地和大夫交谈,待众人都散去了之后,百里尊才有空和自己的师母和师妹说出自己的想法。

  “师母,既然刚刚大夫说,恩师的病情难断,且以后都恢复不了,不如你们回乡好好安养,本相会安排好一切。”

  孔院长被哄睡着了,孔院长的千金就含着泪花出现,给百里尊和自己的母亲倒茶。

  孔夫人闻言,一时就手绢掩面哭了出来,嚷嚷道,“就出个远门而已,咋地就这么不小心,摔倒撞到了头?医者不仔细拨开头发检查还真难以发现,现在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一点主意也无,这可如何是好?宰相大人要替我们娘俩儿做主呀!”。

  孔院长的千金看到自己的老母在哭,放下茶壶跑过去,跪扶在母亲的膝盖上,哭着安慰。

  “母亲,母亲,师兄一定有办法能治好父亲的,您别着急……对吧?师兄!”

  女孩安慰完自己的老母,就转头向百里尊询问,百里尊知道直言不讳很残忍,但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好想想本相的提议,决定好了命人通知到宰相府,本相还有军务在身,先告辞了!”

  说完,百里尊就走了,果然是有身份人家的妇人,见识比常人好些,见百里尊离去的高大伟岸背影,看着自己的女儿貌美如花,未满双十年华,加上最近闻言百里尊和南宫弄阳已经和离,只是他们一时伤心,忘记了这茬。

  孔夫人记得院长之前提过,想和自己的爱徒结为亲家的,还说找机会会说项,哪怕是做妾也可,百里尊的妾,地位也不低,相爷人品又好,他们全家人能有这样的女婿,一点都不会吃亏。

  但之前看到百里尊和南宫弄阳感情那么好,所以他们就一直没找到机会提,现在机会是来了,家里能做主的人脑子却傻了。

  临时担大任的孔夫人,突然意识道,无论如何现在也要示好攀高枝,这样她们才不用回到乡下去过苦日子,享受有人服侍,锦衣玉食的生活已经许久,谁还愿意离开南楚皇城到小地方去苟安呢。

  “如意,听娘的,快去送你师兄,多在人家面前晃晃,给人家留好印象,以后说不定,咱家就仰仗他过生活了。”

  孔如意听得有些不明白,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母亲怎么说这样的话,不会是伤心过度,脑筋失常就语无伦次了吧?

  孔夫人见自己的女儿还没领会到自己的意思,气得伸手捶了一下自己女儿的胳膊,提醒道,

  “是谁时不时地看着宰相大人的画像发呆傻笑,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宰相大人又恢复孑然一身的生活,身边总得有女眷伺候,现在不把握机会,更待何时?”

  孔如意一听,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小声道,“母亲,我现在跑去能做什么嘛?”

  孔夫人伸手敲了敲自己女儿的脑袋,把人赶了出去,虽然现在确实不是谈这件事情的最好时候,可现在自家的男人又这样了,想要在南楚皇城继续安然地生活,百里尊这颗大树得尽快抱牢不可。

  看着自己的女儿边走边整理衣裙,孔夫人忧伤地叹了口气,手支着头喃喃自语,“女人,终究要靠男人生活,一定得想办法找有本事点儿的。”

  孔夫人明白,百里尊未必会看得上自己的女儿,但女人追男人总是简单得多,作为过来人,她可以给女儿支很多招去争取荣华富贵。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