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72章 和谈使者

第172章 和谈使者

  百里尊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看了看远处的南宫弄阳,高兴地下楼回城。

  南楚皇宫。

  百里尊回去换好冠服才去朝堂,当他出现的时候,大家已经讨论到了一半,众大臣纷纷低头交头接耳,宗及宗宇两位王爷面无表情。

  当大家看见百里尊出现,迈过门槛时,假宗泽依然假装依赖宰相妈妈般,跳下龙椅迎了过来,把整件事情都简单复述了一遍。

  “中山,百越,天崤好像是约好的一样,就在今天,收到了三国的来往国书,中山,百越目的不详,但不像天崤那般有戾气,来人,把国书拿过来!”

  百里尊都没来得及行礼,假宗泽就把收到的三国国书递给了百里尊,因知道是假宗泽,讨厌的举动都是装的,所以百里尊没有很明显的本能讨厌反应。

  中山国和百越国的国书对南楚向来都是很客气的,只是天崤向来嚣张,直接问南楚休息得怎么样了,是不是可以约地儿干架。

  百里尊一见,眉头紧锁,平时其他的事情他都好计较,这一次,他实在担心天崤来犯。

  从南楚朝堂成为他的一言堂之后,宗及和他对国库的情况十分了解,用人之际,能担大任出征的也没有几个。

  除了宗及和他亲自上战场出征,其他人去一点胜算都没有,之前先皇死在战场上,南楚皇庭一直想一雪前耻,但因国力实在需要休整,天崤也非铁人,这才勉强换来短短几年的和平。

  现在又要开打,想必天崤已经准备得差不多,而南楚,皇庭政局才稍稍稳定。

  一向沉默狗着的靖王,也知唇亡齿寒的道理,走近拱手作揖之后,理智分析道。

  “使团要下个月才入京,我们现在多手准备虽然仓促,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任务。

  中山向来国力低弱,想必又是来求助的,我们届时好好谈判,至于百越,就有点猜不透他们此行的目的,南楚现在已无合适和亲入赘的皇子,他们又只有仲倾公主一根皇室独苗,断不愿让嫁到我们南楚和亲,不然,若是仲倾公主看上本王或者是涵王,我们都义不容辞的!”。

  假宗泽欣慰地看了靖王一眼,百里尊也颔首点了点头,伸手做出个请的姿势,示意假宗泽回去,然后自己和靖王纷纷紧随其后,慢慢站回了自己平时上班的地方。

  大家议定了半晌,为显重视,届时由靖王去接待中山国和百越国的使者,议道天崤的使者如何接待,假宗泽显得有些为难。

  手扶着额头沉思,良久才下定决心,且在下定决心之前还特意问问宰相大人的意思,俨然把自己当成妈妈宝。

  “天崤的使者,涵王和宰相一起去如何?”

  假宗泽说这话的时候,直接就看向百里尊,完全无视涵王宗及,宗及也配合地牙关紧咬,酸溜溜地道。

  “有我没他,本王身体不适,还望陛下恩准,安排好臣做什么就直接下旨,怕把病气过给陛下,臣先行一步!”。

  涵王宗及说完之后,恭敬地作揖行礼走人,头也不回的这种,假宗泽无奈地当着众人的面吐槽。

  “朕的这个皇弟啊,许是最近吃了炸药,宰相大人不要与他一般计较,当好好为国分忧才是!”

  百里尊“嗯”了一声之后,就真的不计较,开始把话题转移。

  “天崤虽然这次派来了使者,也不能掉以轻心应对,使者只是走个形式,仗还是要打的,现在想去兵部看看!”

  假宗泽知道百里尊做事的时候都是严谨认真,魅力四射的,虽然以后功成身退,自己未必用得着百里尊的这些智慧,但是跟着去看看也无妨,于是就下命令满足宰相大人的要求。

  “会天崤使者这样的事明日在商议也可,下个月才到呢,朕与宰相去兵部走走,兵部尚书,走吧!”

  宗泽说完,看向兵部尚书,兵部尚书瞬间被点名,赶紧移了老腿跑过来领命带路。

  老者倒是不紧张,因为这位老者虽然没多大本事,但也是一个好官,所以百里尊看他的眼神没有那么犀利。

  “有劳兵部尚书!”

  百里尊颔首淡然道,兵部尚书立刻笑得十分友好,前面引路,宫殿中的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退朝”,然后其他大臣就跟在皇帝身后,慢慢下朝回家。

  上一天班真是轻松,混混日子就过了,真正能做的事情没多少,难的都是别人去做了,比如百里尊,简单的又论不到他们这些身份高贵的大臣。

  兵部办事处。

  百里尊翻阅了一遍整个南楚的布防,和自己预估的差不多,只是有些人名被换了,但整体来说,影响不大。

  自己没有好好上班的这几年,也没出什么很大的窟窿,这倒是让他十分欣慰。

  宗泽不太懂这些,但是也装模作样地翻阅书籍,兵部尚书也在一旁静静地伺候两位大佬,时不时出言两句,发表自己的观点,或者是自己知道的一些消息,认为有用的,就会告知两位大佬。

  百里尊看完之后,轻呷了一口茶,看着兵部尚书道。

  “尚书大人,有几处布防,我们得改改,在下个月外国使臣到来之前调整好,把御札发出去!”

  兵部尚书闻言立即附和,“宰相大人莫不是觉得,有些人不可用?”

  此言一处,宗泽也看了过来,百里尊娓娓道出自己的想法。

  “天崤与我南楚征战多年,肯定对我们的布防也是有所了解,我们现在需要,改变一下他们的了解。”

  接着,百里尊拿起一卷书,站在地图布边,一边指一边说。

  “天崤在南楚的东北方向,他们要攻打南楚,最便捷的作战方式就是挥师南下,所以,东北方的布局十分重要,但我们要让天崤以为,我们南楚暂无良将可与他们硬战的错觉,同时又派出能干的统领将才去坐镇,比如,宗及那个草包,所有人都知道他闲散,也无任何战功,且脾气暴躁,不善思考!”。

  讲到这里,百里尊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也没有,倒是宗泽先诧异问出声。

  “宰相大人既然觉得涵王不行,还派他去送死干嘛?”

  宗泽说得直白,震得一侧的兵部尚书一愣一愣的,天子讲话不需要注意一下的吗?

  但愣归愣,他人微言轻,无法干嘛,百里尊闻言,冷笑了一声解释道。

  “涵王虽然不善思考,但是这些年放逐,打战的本事也还可圈可点。虽然都是一些小的战役,再加上,这么危险的战争,靖王体弱,陛下不派涵王,难道要御驾亲征吗?”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