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73章 涵王府密议

第173章 涵王府密议

  宗泽被他问住了,不由想笑,这两个魂淡,演不和的戏还演得这么好,宗及确实现在最需要战功,虽然很危险,但是这危险得宗及自己扛,不然将来如何登帝位。

  一侧的兵部尚书是以为,宗及和百里尊不和,今天朝堂上宗及涵王没给百里尊面子,百里尊现在就在人家后面下黑手报仇了。

  小气的宰相大人,以前的他可是很大方的呀,南楚这几年是怎么啦,不好的大事小事不断,他这个尚书大人也是看了许多了。

  先皇逝世,九龙夺嫡,朝堂大腕相处不佳,以及近日的皇太后仙逝,现在即将到来的内忧外患,举国难挨呀。

  兵部尚书大人心里还是装着国家的,奈何自己一把年纪,脑子又不灵光,只能想尽办法好好管理好兵部,为大腕们助力。

  宗泽见百里尊还看着他,于是连连摆手,“朕可不会打战,除非宰相随行保护朕,朕才同意御驾亲征!”

  一侧的兵部尚书心里吐槽,这皇帝比起先皇实在是太逊了,真不知道南楚在他的手里能撑多久呢。

  百里尊接着不理宗泽,和兵部尚书说了几处换人的事情之后,让宗泽确认明日就下发御札,事不宜迟,肯定是越早办越好。

  以多年和天崤苦战的经验,这一次他要把那些能干的戍守边关的大将军,用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换下来,换新人上去。

  当然不是真的换,毕竟换生不换熟,那些将军的实力他是最清楚的,所以会给那些被换的能干的将军再发一道密旨,让他们明白这只是应对强敌的其中一个计策,莫要让人家忠心护国心寒。

  弄好这些之后,只待使者前来和谈,然后着手换防,做做样子,麻痹天崤。

  百里尊和宗泽走回皇宫议政厅弄密旨,兵部尚书去拟换防的奏章,在一处无人地方时,宗泽好奇地小声问道。

  “百里兄,你确定天崤这次和谈会顺利吗?这么早就针对他们做准备?”

  假宗泽实在好奇呀,为什么百里尊办事很奇怪,且看上去十分不靠谱,但是所有人都听他的,要是真的全对,那就好了,要是不对,那整个南楚不得为他的决策陪葬吗?

  百里尊怔了一怔,笑着道,“呵,不如我们打个赌,如果几个月后我猜对了,你就再多为宗及效力五年!”

  “好啊,大丈夫,赌就赌,谁怕谁?那你输了呢?”

  宗泽心情大好地问道,远处的宫人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依稀看到宗泽和宰相在一起,一直都是有说有笑。

  百里尊抬眸看了宗泽一眼,认定自己不会输,给宗泽分析强调道,

  “本次和谈,他们其实只是为准备战斗争取更多的时间,且免得他国说他们强横无礼,一直在滋生事端,仗是一定会打的,你输定了,公孙公子!”

  宗泽挑了挑眉不信地把头扬得老高,百里尊笑笑不语低头走路,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办事的地方。

  宗泽依言写好密旨之后,好奇地问百里尊,“中山,百越都是派皇室人员来访,天崤与南楚交恶多年,你说,他们敢派皇室人员过来吗?”

  百里尊轻呷了一口茶,确定道,“敢,而且还是故友!”

  宗泽瞬间两眼放光,移了移自己的坐垫,靠近了百里尊些兴奋地道。

  “你是说那位能文能武,胸怀大志的天崤太子猗景瑞?不会吧,他们敢吗?在我们的地盘,要是我们狠下心,把人捉了剁掉喂王八,那天崤就完蛋啦。

  你不是说过,猗景瑞会是天崤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位君王吗?绝对不可能是他来,只怕是会派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罢了,就算我们扣押,他们也不会在乎人质的命的那种。”

  百里尊忙了一天有些饿了,随手捞起宗泽的点心就想往嘴里送,宗泽眼疾手快飞出一根银针正好插中点心,然后在百里尊的注视下,轻轻拔出银针仔细看过了之后才示意他可以吃。

  百里尊咽下一块点心之后,才慢悠悠地接着套路好友,“再加五年?”

  宗泽直接不理他,也不愿和他继续赌,站起身穿鞋朝殿外走去,挥手唤来被他们赶走远的太监,悄悄命令把密旨发出去。

  现在在身边的太监和宫女都是他们自己人,所以办起事儿来特别顺利,导致假宗泽一天办没有挑战的事情,觉得时光特别无聊。

  百里尊也走了出来表示他要回去了,宗泽就想跟着他到宫外去玩,百里尊知道,把人逼急了会坏事儿,日子无聊,确实需要出去走走,于是就叫他晚上再出门,小心一点不要让人看到。

  宗泽看着百里尊的背影,黯然神伤,一侧的宫女太监还以为他在演失去母亲的伤痛。

  每天宰相妈妈陪着他的时候,他就很开心,宰相妈妈一走,这个没了爹妈的小孩子虽然衣食无忧,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宗及明言,后宫的那些女人,若是他需要,可以随便用,但不能留种留情,加上这个假宗泽又是个痴情种,心中早有喜欢的人,所以天天睡在御书房。

  每天最盼望的就是百里尊他们的到来,然后百里尊他们下班回去之后,他就只能自己和自己玩儿了,无聊至极。

  但是考虑到好友的大业,他也不敢造次,今晚得到百里尊的应允,且给了他会面的暗号地点,于是开心地静待晚上的到来。

  涵王府。

  百里尊狼吞虎咽地吃着热腾腾的面,和平时温文儒雅的形象一点都不搭边,宗及在一旁抱着儿子嫌弃地道。

  “怎么像饿死鬼一样,吃个面一点形象也无?”

  正说着,能下床走动的史如兰端了新的一叠小菜进来,放在百里尊面前的桌上,微笑着出言训斥丈夫。

  “不为了你的事儿,宰相大人何至于忙到三餐不济?”

  百里尊看着两夫妻打情骂俏,好不热闹,心里有些失落地埋头暴风似吸入面汤,时不时夹两口小菜不理他们。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响,听到府中被被吓到的猫狼狈地瞄瞄瞄逃窜的声响,史如兰一惊,想去看看究竟,宗及伸手按下自己妻子的手背,命她再去叫人准备一份吃的来,然后叫府外加紧防备。

  说完这些之后,就把自己的儿子递给了自己的妻子,史如兰立即明白来人是熟人,他们今晚有要事商量,然后就抱着自己的儿子朝宗及和百里尊福了福礼就退下去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