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76章 天象书籍

第176章 天象书籍

  不知是因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未来的枕边人还是怎么样,南宫弄阳对于百里尊的到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睡得跟死猪一样。

  更深露重,但男人钻进被子时,南宫弄阳只是觉得冷,不悦地呓语了一声,翻身背对他而睡,男人见状嘴角扯了一个弧度,盖好被子后抱着她,贴在她身后也跟着睡了,似一对叠放的汤勺。

  许是难得好眠,两人都睡得很沉,一夜无梦,当第二天卯时三刻,南宫弄阳如常醒来想要去做早课练功时,一翻身看到百里尊沉沉地睡在她身侧,呼吸均匀。

  心态良好的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吓得大喊大叫,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俊颜,明朗精致的五官,脑袋混沌地伸手去摸他的鼻子。

  原来醒来看到一个大帅哥是这样的体验呀,都有点舍不得离开暖和的被窝,爬出去洗漱锻炼了呢。

  可是,这人又再一次的不请自来,这人也真是厚脸皮,这样的行为又算什么?

  想到这里,南宫弄阳就有些生气,哪有这样追女孩子的,就算对他有好感,胆子小一点的估计都被他吓跑了,后面不跟他的话,名声都不知道烂成什么样儿。

  南宫弄阳心里腹诽,悄悄爬出被窝,给他盖好被子离去,打扰别人睡觉也是很没礼貌的,虽然百里尊也很没礼貌,趁她睡着乱爬,但已经习惯了的南宫弄阳也不想跟他计较那许多。

  反正气到他一回他就消失生气几天,待气消了又回来了,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地自己干自己的事儿,真是个怪人。

  听到院子里舞剑的声响,百里尊不悦地皱眉,翻了个身接着睡,伸手一摸身侧空空如也,随便一想就知道在院子里制造噪声的是南宫弄阳。

  所以他忍住了没有吼人,换做是别人,随手拎个东西就扔出去招待了,南宫弄阳毕竟身份不同,现在的她确实也需要好好锻炼提升自己。

  然后在床上简单地眠了两刻钟之后,慢悠悠地爬起来,待他起来的时候,南宫弄阳已经洗好澡换好衣服吃早餐了。

  洗过的头发还未全擦干,半干地搭拉在她的后背上,她也不管,一手舀粥喝,一手翻书卷。

  青龙白虎知道百里尊在此,所以早上就叫宫婷备了两份洗漱用品,百里尊弄好了之后,走到桌边端起自己的碗,安安静静地喝粥,边喝边看她。

  南宫弄阳白了他一眼就当他不存在,接着做自己的早课,当百里尊看到她在看关于天象的书时,有些诧异地开口。

  “这些书都是看来装神弄鬼的,你学这些做什么?”

  南宫弄阳当然知道古代的这种关于天象的书,参考价值不大,不想现代社会的科学书,但这已经是目前她能找到,且能想到找天象异象,寻点穿越时空的蛛丝马迹的办法了。

  现在社会看的小说或者是电视剧,穿越回去的女主,一般不都是在天象异常的时候穿的吗?虽然可信度不怎么样,但是有个说法总比没有好。

  听到百里尊发问,南宫弄阳不悦地秀眉微蹙,但是一想到不可能很直接地就告诉他,“我找东西呢!”。

  然后就只好很没礼貌地怼了他一句,“你管我呢?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来找我?你不要脸,我还要呢,宰相大人以后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南宫弄阳说完就垂眸喝粥,接着翻看这些书籍,百里尊被她抢白也不恼,扒拉完碗里的粥之后,取过干毛巾移过凳子坐到她身后给她擦头发。

  南宫弄阳见状有些吃不消,但反应过来之后,自己已经被百里尊这个魂淡夹在了他和桌子之间,左右都被他的大长腿挡了去路,她坐在桌子边又喜欢把脚伸到桌子底下,自己贴着桌沿的那种,于是只好勉强接受了人家的好意。

  百里尊见眼前坐着的这只小猫终于乖乖地坐着让自己帮她整理三千青丝,也就一副享受的模样,懒懒地解释。

  “和离只是想帮你换个身份活着,免受南宫家三小姐的束缚,你想开店做生意也无人管你,至于,我们的关系嘛,一直都是夫妻,为夫我身心健康,夫人又没有做什么错事,让我非休你不可!”

  南宫弄阳听到此,被嘴里的粥咳到了,咳了好几下,百里尊背后帮她顺气,这才很快恢复自然,转过头来不悦地道。

  “百里尊,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南宫弄阳!又何苦相互为难,折磨对方呢,时间宝贵,你用来建功立业,或者是纳妾生子什么的,肯定都比和我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纠缠的强。

  不妨告诉你,我没打算在你们南楚找如意郎君,我要回家去找我爸爸,啊,我爹,我现在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回去找我爹,都不知道他现在这么样了,有没有人服侍他,给他饭吃!”。

  刚开始南宫弄阳还说得有些气势昂扬,说着说着,想到自己的养父没人照顾,不知该何以为生,她又一直沦落在这里,回也回去,一时难过着急不已。

  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南宫弄阳吸了吸鼻子,转过身去双手捧着脸,手杵在桌子上,一言不发。

  百里尊自然明白,这个南宫弄阳指的爹,绝对不是南宫老爷那个老匹夫,想起自己也是身世不明,一直被这个秘密困得心思难安。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要是自己的父母也是生死不明,不知可有人服侍,而自己又找不到回家的路,着急又无计可失的时候,肯定也会像南宫弄阳一样,难过不已。

  连他一个大男人都不敢保证,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能处理好,更何况现在坐在自己面前,肩膀瘦弱不满双十年华的小姑娘。

  擦拭头发的手停在半空,百里尊伸手把南宫弄阳又揽进了怀里,小声问道。

  “你和你爹的感情,一定很好吧!我都没见过我的父母,不知他们身在何方?此刻是否安好?

  也许,我能理解你,说出来吧弄阳,憋在心里默默承受会把人憋坏的!若你不愿和我说,找你一个你愿意说的也可以!我能帮上什么忙,你只管说!”

  南宫弄阳被裹在温暖结实的怀抱里,她知道反抗也没用,自己此刻也很需要安慰,她来这里,都默默承受着秘密许久,连一个可以诉说秘密的人都没有。

  之前把写信给冠千曲当做诉说秘密的唯一途径,现在知道冠千曲就是百里尊,且百里尊几乎知道了她所有的秘密,所以她也不介意再告诉他多一些。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