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0章 初春捕鱼

第180章 初春捕鱼

  来到溪边的大家伙儿,高兴地争先恐后表现,南宫弄阳见状也伸手伸脚捞起自己的衣裙,绑好裤角,准备弯腰脱鞋跟着下去。

  百里尊见她雪白的一双小腿暴露了出来,趁她弯腰拖鞋的空档,把她绑好的衣裙给解了下来,半蹲的姿势瞬间蹲下在她的脚边,制止她脱鞋。

  南宫弄阳气得伸脚踢他,没想到人家不怕脏不怕疼地抓住自己的脚踝,让她觉得一痒差点摔倒。

  一同来的众兄弟姐妹知道今天南宫弄阳是不能和他们愉快的玩耍了,加上有百里尊在他们感觉很不自在,于是就达成一致协议,抛下两位打情骂俏的主子,纷纷朝溪边的下游跑去。

  南宫弄阳那个气哦,见到伙伴儿们跑远的身影,她急得爆粗口。

  “百里尊你这个麻瓜,和我玩的伙伴都被你吓跑了!”

  宰相大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知道年龄差距会产生代沟这样的问题,看到她这可爱的样儿,像似小时候她想去找小朋友玩,自己关她在家写作业一样的可怜。

  那时候没有玩伴可怜的小弄阳只能上房揭瓦,翻墙爬树,在院子里抓虫子玩。

  只是好景不长,后来自己把她休了之后,听到暗卫每天的汇报,这个小屁孩直接玩得野了,比调皮的男孩子还难管,好在她讲道理,也仗义,自己又忙,所以就没管她,导致今天的小弄阳变成了这可爱的模样,怎么看怎么长不大。

  南宫弄阳见自己发作,百里尊还是笑得很开心,气得上手就打,面对她的小粉拳,百里尊都是笑着制止,劝慰道。

  “捕鱼也不需要捞衣裙脱鞋子的,走吧,宝贝儿!”

  看着溪边有些泥泞,且雪还没化完的模样,他怕她摔倒,直接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南宫弄阳就坐在他的一只手臂上,另一只手妥妥地扶着自己不让自己掉下来。

  见自己动作会很危险,说不定两人一起摔倒,到时候惨的还是她自己,谁叫她坐得高,被这个讨厌的宰相大人当成小孩子那样抱呢。

  南宫弄阳只好认命地伸手箍住他的脖子,免得自己掉下来,百里尊见状大喜,抬头朝她笑了笑。

  南宫弄阳还是第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百里尊,这魂淡,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还喜欢一有空就缠着她,不让她好好过假期,这一点特别烦。

  暖春的微风拂过溪岸,吹起两人的衣角和发丝清扬,南宫弄阳的角度正好看到百里尊的墨发在空中微风的使坏下,一扬一扬的,幅度十分好看。

  造物主真是偏心,好看的人,做什么不做什么的时候都好看,南宫弄阳嫉妒地伸出自己的爪子,捞起百里尊的墨发揉搓了几下,冷哼了一声之后,才不满地扔回风中。

  百里尊见状,好不理解地抬头笑着问她,“头发惹你啦?”

  南宫弄阳又“哼”了一声,下巴扬得老高,百里尊知道这小祖宗又不高兴了,于是盯着她精致的下巴看了两眼之后,认真盯着路面走路。

  待听到路子菲菲他们在溪边的欢笑声,百里尊才察觉到小弄阳生气的小心思缓了一点,转头望向声响处。

  看到不远处十五丈左右的距离,大家已经在分工协作,欢声笑语地扑鱼,百里尊这时才意识到,那些都是和南宫弄阳年龄相仿的孩子,难怪他们玩得来。

  于是有些不甘心的百里尊,考虑到小娇妻的感受,也怕她越来越讨厌自己,站定把小娇妻放下后,暖声嘱咐。

  “就在岸边帮忙,不许下溪里,初春的溪水还是很冻人的,我在这里等你,去吧!”

  百里尊摸了摸她的头,见小娇妻眼睛已经飘远,看都不看他,努力整理好自己的背篓,从他手里抢过鱼叉之后,不耐烦地嚷了两句,“知道啦知道啦,真啰嗦!”

  话都很没说完,人已经背着背篓举着鱼叉跑远,开开心心地“嘿”了两声,呼唤自己的同伴。

  她的嗓音一响,在忙活的伙伴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南宫弄阳加快自己的小马达,快速跑到溪边去帮忙。

  阳光下小小瘦弱的身板,不分主仆地忙来忙去,帮了这个又帮那个,全然不知累地跑来跑去,但好在听自己的话没有下河,不然自己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百里尊看着那帮比自己小十岁以下的小孩在愉快地玩耍,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嫉妒,他那么年轻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放肆过,任性地大笑大叫。

  在他们那个年龄,他已经博览群书,熟读四书五经和孙子兵法,功夫也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了无对手。

  之后一毕业进入南楚政坛,事业开挂似的上升,每天都忙得自己姓什么都快忘了。

  想想,那就是他的快乐,每个人的快乐都是不一样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很羡慕这帮年轻人,没有经过多少世事,自然能开怀大笑。

  看着看着,百里尊有些怕触景伤情,背过了身去,朝溪边的上游走了走,尽量不想听到小屁孩们的笑声,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溪水发呆。

  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南宫弄阳很合适,现在今天才发现,他们的世界不同,不知道,这样的他们,能不能走到一起呢?

  对于南宫弄阳的重新追求,百里尊有些犹豫了,因为他懂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就是,祝福她!如果真的在乎她,又怎么舍得让她不快乐呢?

  君子成人之美,若是真的那样,他也只好忍痛割爱了,百里尊心里有些混乱的想,要是换做平时,他哪里有时间想这些,站在溪边发呆等人。

  人心有的时候真的很脆弱的,只是在某一时刻,某一件小事儿或某人的某一句话,心里就会有感触,莫名其妙地想了很多!

  思考十分入神的百里尊,感应四周的能力也十分惊人,察觉到后面有人在靠近,他知道是谁之后,剑眉微蹙,正不知道怎么相处呢,人就来了!

  他现在已经莫名其妙地窘到,一会儿第一句话说什么都没想好,本能的下意识反应语言系统,已经暂时罢工停止了工作。

  他这个年龄认为对她好的,她未必稀罕,原来她的快乐是那样的简单,非金钱和地位能随便带来的,而自己能带给她最好的东西,也只有这些。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