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2章 十天之期

第182章 十天之期

  当南宫弄阳被丢进温暖的汤池里泡澡驱寒的时候,百里尊真的弄了两身干净的衣服来,白色的是男装,青蓝色的是女装。

  南宫弄阳好奇地抹掉自己脸上的水,游到汤池的边沿,抬头看他。

  “百里尊,你的私宅怎么在我的隔壁?私宅里还有女人的衣服?哦,我明白啦,你有女伴的是吧,免得人家看见误会,那我先回去啦!”。

  百里尊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她就自顾自地说了一通,手脚并用地想爬上岸,踏马的,百里尊这魂淡又像以前在宰相府的临渊阁一样,伸出大手按下她的小脑袋。

  这次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只按了一回,就跳了下来,“我长得很像蛇吗?你怕蛇?”

  南宫弄阳明白,救了自己的这个“黑蟒”兴师问罪来了,想想平时他缠自己,缠得让人心烦,确实有点像条赖皮蛇。

  想到此,她的身体不由地颤了颤,她确实很怕蛇,把这人比喻成蛇,就显得更可怕了。

  南宫弄阳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小声解释,也不管人家听到没有,忽觉腰间一紧,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百里尊已经光着上半身,脸上晕上了一抹绯色,柔声道。

  “从明天开始我又要忙一段时间,家里得有人主持打理,免我后顾之忧,明早跟我回去!”

  说完,手就伸了过来想要脱她衣服,南宫弄阳意识到这魂淡又想引诱她干坏事儿了,挣脱了他的束缚后,站得离他老远,只要是和百里尊待在一起,每天的惊吓是一波接你一拨的。

  南宫弄阳站远后,伸手制止他,不悦道,“你……你这么这样子……要你养在这私宅里的女伴看到,我又多一个仇人!”

  百里尊无奈,撩水淋了淋自己的胳膊,笑着解释,“衣服的尺寸,是你的尺寸!穿着衣服泡澡不舒服!”,脸上那抹危险的气息还是没消。

  南宫弄阳闻言,赶紧手脚并用像猴子一样地爬上汤池,衣服也不换地破窗而逃,百里尊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挑了挑眉头。

  每次都是这样把人吓走,自己又不敢用强,真怕吓到了她,喜欢南宫弄阳这样的,真是得受够折磨。

  想着刚刚她受了惊吓,自己准备安慰安慰她的,没想到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百里尊看着南宫弄阳消失之后,自己也快速驱了寒气上岸收拾妥当,吩咐侍卫带话给南宫弄阳就结束了他一天的假期。

  当南宫弄阳逃回自己家的时候,众人像看猴子耍戏一样地看着她,虽然他们没敢说什么,但她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想法肯定不太好的。

  南宫弄阳快速换了衣服之后,想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去给大家做晚饭,免得大家怀疑,再胡乱猜测啥的。

  就在刚刚开门的瞬间,宫婷一脸着急地在门外等着,见她开门,关切地道,“小姐,您没事儿吧?相爷派人传话,说了十天后来接你回去,这十天他要去附近州县公办!”

  南宫弄阳在心里打定了注意,表示如何都不能回去了,和百里尊相处越来越危险,得想办法先撮合他和孔如意,这样也许自己能幸免。

  但面上还是不露任何痕迹地笑着道,“嗯,那我们的麻烦就快消除,很快就可以回天枢阁继续营业挣钱了!”

  确实要赶紧挣钱,多多益善,然后帮百里尊弄完事情拿到通关文碟她就要跑路了,以后天高任鸟飞,她就不信,南楚的这些人仇人还能追她到国外去找她的麻烦。

  加上学了地理志,她想去最富有的百越国发财,有钱了想买什么样的消息,做什么事情就方便多了!

  百里尊在骑马回城的路上,郎老头一脸关心地追了出来,一见面就无厘头地问了一句,“那么快!你行不行啊?”

  老人家抱孙孙心切,他的潜台词是,儿子办事不认真,会影响他老人家抱孙孙的时效。

  百里尊并不明白他所指,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他,然后讨厌这个神出鬼没的老头,时不时干涉自己的事情,手中的马鞭狠狠地甩在郎老头的马屁上。

  郎老头骑着的那匹老马瞬间发狂,跑出老远,百里尊见着讨厌的老头离自己远了些,也知道这样伤不了他老人家,也就没有任何心里负担地掉了个头,换条路回城。

  空气中传来郎老头的指责声,“小魂淡,待劳资回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小魂淡!”

  百里尊闻言,嘴角扬了个弧度,心里埋汰道,你先回来再说,然后不自觉地哈哈大笑上前带路,一众人马蹄过处尘土飞扬。

  比起公孙公子的感情状况,他这边的情况好很多,公孙那边是暗恋,现在连喜欢的女孩子的手都没牵到,百里尊想到此,对南宫弄阳的怨气也消了不少。

  不消气怎么行,他一会儿还要公办呢?加上一家人一直在生气,那日子还怎么过,对于和南宫弄阳相处的模式,宰相大人看得很清。

  殊不知,他心心念念的南宫弄阳,此刻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要给孔如意制造机会,顺便赚点媒婆钱呢。

  作为一个积极开拓能赚钱业务的老板,有钱赚又不是干坏事儿的这种,她都会去挣的。

  十天之后,百里尊果然叫人来接她,来的人是老熟人童进,许久未见的童进,一如以前一样对她十分恭敬客气。

  南宫弄阳到也不觉得生分,直接在童进的引导下上了马车,一掀开车帘就看到百里尊坐在里面睡觉。

  南宫弄阳脊背一僵,想悄悄退下去,小声道,“我和婷婷她们挤一车吧,或者骑马也行,就不打扰宰相大人休息了!”

  说得好听不打扰人家,实则是不想和这魂淡相处,尤其是在密闭的空间,只剩两个人的时候,她会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

  只见路子,菲菲,宫婷他们的车上前先走了,南宫弄阳无奈地想跳下马车,叫童进备马。

  郎老头们因为需要南宫弄阳先回去确定情况,看看他的仇家现在在哪里,所以就暂时不同行,看到南宫弄阳有马车不坐,还要去骑马,他就知道车里有人。

  于是不客气地伸脚踢了一块石子砸到车上发出声响,护在马车周围的护卫立刻拔刀相向,郎老头只是想叫醒自己的儿子而已,没想到引发这么大的动作。

  百里尊本就眯着眼睛没有睡着,童进和她打招呼的时候自己就醒了,只是太累不想讲话。

  “郎神医毕竟是本相的恩人,不得无礼,……弄阳,进来,我好累,我们不要骑马了!”

  潜台词就是,南宫弄阳若是骑行,他再累也会相陪,但此刻人家很累,希望南宫弄阳陪他坐车。

  说好的派人来接,结果自己亲自来接,还弄得小弄阳不高兴了,宰相大人有些无奈,朝她招手,南宫弄阳果然委屈地提着裙角坐进了马车,一副小可怜样儿。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