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5章 房顶傻子

第185章 房顶傻子

  就在这时,房顶上一处很隐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藏有人的地方,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尊啊,看来你还需要继续请个假,朕这就去和宗及说!我们时间紧迫,给你两个时辰处理!”

  说着,宗泽都没现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南宫弄阳气结,完全不想理眼前的这个疯子,直接飞身上房,准备飞檐走壁回家。

  回廊里,百里尊捂着自己被扇的那一边脸,冷冷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她绝对是自己见过,最不女人的女人,没有之一,偏偏自己还喜欢被虐,就喜欢这样的。

  再次证明,一家人真的是很不适合在同一家公司做事,一发生矛盾,什么都干不了了。

  南宫弄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好委屈,飞到郎老头家的房顶上,就坐下抱头痛哭,她也想在最美的年纪遇到喜欢的男生,好好谈个恋爱的。

  前世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次能让她重生,她就不想再次留有遗憾,可是一想到现在遇到的种种,就觉得老天对她感情这一块儿十分地不公。

  前来打探情况的黑鹰此刻正在府里巡查,听到房顶上有响动就立刻奔了过来,没想到是有个女孩子在房顶上哭,像是受尽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黑鹰一点都不绅士,不耐烦地打断了南宫弄阳的发泄,“嘿,你谁啊,在我家房顶上鬼嚎什么?”

  南宫弄阳闻言,有些尴尬地停住了哭声,把自己满脸泪花的小脸蛋在膝盖上蹭了蹭,然后准备抬起头道歉,确实在人家房顶上哭很不礼貌,她还是一会儿换个地方好了。

  一抬头看到黑鹰,南宫弄阳再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哇地一声接着哭了起来。

  黑鹰却一脸懵逼地看着坐着的小花猫,这谁家的姑娘,大白天的出现在郎府的房顶上搞笑,丢人现眼。

  南宫弄阳一时难过自己感情不顺,忘记了现在自己是另外一个样子,就在这时,黑鹰威胁道。

  “你再哭,我就打人了啊!快点,别哭了,回家绣花去!”

  没想到刚刚把这话送给你孔如意,现在黑鹰却送给了她,一时不由好笑,边哭边笑,黑鹰十分无语地道。

  “又哭又笑的,你不会真是哪家的傻子吧?哎我说……”

  黑鹰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后面下黑角,百里尊来到他身后他都不知道,直到被踢掉下去才有所察觉,正准备骂人,一看到是百里尊,黑鹰恭恭敬敬地作揖就走了。

  南宫弄阳见百里尊追了出来,刚刚还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恶狠狠地仰着头瞪着他,面对百里尊居高临下的俯瞰,丝毫不怯。

  百里尊一脸歉意地蹲下,伸手想为她擦掉眼泪,南宫弄阳撅着小嘴生气地躲开了。

  百里尊一脸心疼地道,“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走了一半儿发现不对劲儿的黑鹰又猫着腰回来,他疑惑的是百里尊为什么关心一个不认识的傻子?

  当看到百里尊一脸柔情歉意地安慰的时候,突然觉得心里很不爽,有点为南宫弄阳抱不平,但是少主的事情,他也不敢怎么样,只好带着一口闷气离开。

  南宫弄阳吸了吸鼻子,拍开他的手,站起身在房子上走着,百里尊一言不发地紧随其后,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劝这个小祖宗。

  看来要搞好家人关系呀,不然真的好费事儿,只能让朋友们多多担待一会儿了。

  百里尊无力地吐槽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儿,忽然南宫弄阳一转身下了他一跳。

  南宫弄阳指着他的鼻子命令道,“等我想清楚,在我没想清楚之前,不许亲别的女孩子!哼!”

  说完,转身跳上另一个房顶的房檐,沿着平路慢慢走,百里尊愣了一下,不由嘴角微扬,乖乖应了声“是”,然后也跟着跳上房檐,跟在她身后。

  就在这时,街上有人喊,

  “宰相大人,您在房顶上干嘛?是否看到我家小妹南宫弄阳?”

  两人闻言往街上看去,那男人头上还绑着一条白纱布,想必是头上受过伤,还没好全。

  南宫弄阳看向街上脊背一僵,像只受惊的小猫拱着腰,一脸警惕地盯着街上那几个男人,跟在二姐夫身后的众人,一个个气势汹汹。

  南宫弄阳支支吾吾地小声问百里尊,“你不是说,我的安全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百里尊也不知道南宫弄阳的二姐夫会在此出现,且会注意到他在房顶上哄女朋友,也是一愣,听到南宫弄阳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话小声质问,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本相不知,不要烦我!”

  百里尊十分没礼貌地朝街上说完之后,走近南宫弄阳牵起她的手,南宫弄阳正闹别扭,反抗了两下还是被他抓牢了。

  “你看,人家都没认出你,你又在我身边,安全着呢!南宫家我警告过了,但是忘了你还有个姐夫,对了,你姐夫叫什么名字,我叫人去警告一下!”

  百里尊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只是叫人去送礼一样的客气,南宫弄阳不悦地朝他翻了一个白眼,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家姐夫叫啥名字,都没见过几面,路上遇到能晓得就不错了。

  百里尊见她连自己的姐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一时被雷得有些无语笑了笑,伸手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南宫弄阳嫌弃地拍开。

  街上的二姐夫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难过,为南宫弄阳不值,他早该想明白的,宰相大人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缺女人呢,说不定早就忘了南宫弄阳是谁,宣布和离短短一个多月,就另结新欢。

  二姐夫叹了一口气,朝百里尊处回了一个礼之后,带着家丁忧伤地走了。

  百里尊想着刚刚南宫弄阳说的话,这是,给他机会的暗示吗?再把她说的话过了一遍之后,心里乐开了花。

  “走吧,我们先去见宗及他们,好不好?”

  百里尊尽量以商量的口气哄着小祖宗,南宫弄阳甩开他的手之后,跳下房顶,落在院子里,四处张望找路回家。

  “百里尊,你魂淡,我今天不想理你,我要回家!”

  南宫弄阳说着,就凭以前自己对郎府的了解,大摇大摆地走出去,路过的下人被这陌生的客人吓得一愣一愣的,但看到她身后跟着的是百里尊,也只好乖乖地行礼让路。

  南宫弄阳一出府就往天枢阁的方向走去,百里尊在身后不悦多次提醒,“夫人,方向反啦,我们家的方向在这边!”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