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6章 姐夫的秘密

第186章 姐夫的秘密

  夜晚,南宫丹阳的夫家,当南宫丹阳想就寝的时候,她的夫郎来了。

  夫郎一进屋,两人就大眼瞪小眼,似有血海深仇的仇人,南宫丹阳酸言酸语讽刺,

  “郎主怎么今日转性,喜欢女人啦?”

  南宫丹阳生气不是没有理由的,她就算再喜欢百里尊,嫁人都五年了,现在却还是个处子。

  除了平时需要两夫妻共同演戏的时候,平时私底下都是貌合神离的,互不干涉各自的私生活,这男人没什么事几乎不出现在她的卧房里!

  男人一脸内疚地坐在桌子边,看着她欲言又止,除了不能喜欢她以外,这些年,什么事情都尽量顺着她的意,随她怎么高兴怎么来的。

  当时知道她躺在自己身侧喜欢的是百里尊,也十分地生气,但是在与她成婚之前,他就发现自己不喜欢女人,所以貌美如花的美娇娘娶回家来,他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是又不能和别人说,更不能拂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好意,毕竟他们家也是南楚皇城里的大户人家,一些联姻共赢的把戏还是需要的。

  南宫丹阳依然斗鸡眼似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是该感谢他还是该恨他,甚至恨自己当初居然可怜他,答应为他保守秘密。

  这些年来,一直看着百里尊娶了这个又娶那个,自己一直关在空房里掩袖垂泪,有时候都想,也许有个孩子,有个健全的家,就可以把自己少女时期的梦淡忘,然后放过自己,获得重生,好好生活!

  一直这样沉默也不是办法,还是二姐夫先开口了。

  “丹阳,骆斌自知对不住你,若是,你觅得如意郎君,我一定放你走,他,你就放下吧!别在折磨自己了!”

  骆斌今日在宰相府附近的房顶上看到百里尊在哄新的女朋友,可见连南宫弄阳以前那么得他恩宠的人,都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估计连一个月都不用了。

  虽然房顶上的那个女孩子他没有看真切,但远看依然能看出人家身段不错,百里尊看上的女人,品味能差到哪里去呢!

  南宫丹阳听明白了他话中有话,不悦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在他侧边坐下,不悦地质问。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关于他的?”

  他,两人都心知肚明,指的就是百里尊,骆斌见南宫丹阳问得一脸着急,也无奈地点了点头,把他看到的和打听到的都一一说了。

  当南宫丹阳知道百里尊那天房顶上哄着的只是其中一位,还有一位小师妹待在府里绣花,气得火冒三丈。

  他百里尊换千千万万个女人,就是怎么都换不到她这里。

  因为之前自己的娘家与百里府不和,现在矛盾没有以前那么严重,南宫弄阳又被休了,最致命的一点是,自己也嫁人了,和他的机会更加渺茫!

  “丹阳,在府里的那一位是百里尊的师妹,星辰学院孔院长的千金,房顶上那一位,我们家的下人看到她在天枢阁出入,算是和小妹有些关联。

  但不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我叫人去问了,天枢阁里的人说,二老板南宫弄阳因有麻烦在身不干了,现在这位是天枢阁主新派的,名字暂未打听到,但能做生意的女人,我想都是有点本事的!”

  骆斌见南宫丹阳气愤地拽紧拳头,骨节都发白了,小声地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南宫丹阳。

  因这些年南宫丹阳的成全,自己都是逍遥自在,只是看着南宫丹阳天天被百里尊的事情折磨,作为朋友,他也挺为她不值的。

  “下个月使团入京,国宴上你说百里尊会带新欢出场吗?”

  南宫丹阳怎么都想见见百里尊的这两位新欢,到底是有多娇媚的美人儿,让自家小妹在百里尊身边晃了那么多年都不需要用一个月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另结新欢。

  骆斌不是想泼她冷水,但依着百里尊平时的出席方式,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百里尊几乎不带女眷出场。

  南宫丹阳有些失望,骆斌看在眼里有些不忍,于是道,

  “下个月我与父亲都比较忙,母亲要出去静修两个月为宅祈福,若是没叫你陪同,你就抽空到天枢阁转转,许能见到,但切记注意安全,孔如意的话,有人识得,我给你弄画像。

  丹阳,见过之后,好好想想,明白了就放下吧!这么多年,何苦折磨自己,蹉跎年华!”

  南宫丹阳瞪了他一眼,拍了桌子站起身,吼道,“母亲总是多次暗指我生不出孩子,要你纳二色,我都快烦死了,你想办法让你母亲的重心从我身上移开!”

  骆斌无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止外面工作上的烦恼,现在家庭的矛盾也越演越烈,他也是希望自己可以成家立业,有可爱的孩子相陪的。

  奈何,他对女人实在不感兴趣,投怀送抱到他怀里,他依然半点反应也无,能坚守君子之礼。

  他实在觉得女人太麻烦太难应付,还不如和男人交流算数,也不会有太多感情的纠葛和家族矛盾。

  同性之间,性格也是光明磊落的,不似女人般喜欢斤斤计较,和男人相处比和女人相处舒服。

  一如此刻,和自己的发妻南宫丹阳共处一室,看着她烦躁不安地动来动去,他就有些头晕心堵。

  良心不错的骆斌还是希望南宫丹阳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毕竟她这些年来过这样的苦日子,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造成的,所以他都会想着尽力弥补。

  南宫丹阳发泄了一会儿,开始下逐客令了,“郎主回房休息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丹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骆斌只好退出她的房间,替她关上了门离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个道理,骆斌知道得明明白白,但是一想到该怎么处理,他就十分头大。

  尤其是父母亲逼他纳妾生子的事情,已经烦躁得他有时都不能正常工作,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他也是很无奈。

  无奈的二姐夫莫名其妙地想起活泼的南宫弄阳这个小妹,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谁都管不住她,只是现在没了百里尊的庇护,指不定要在外面吃苦了。

  自己和她平时也不亲近,十分生疏,不然他是很乐意帮帮那个可爱的小妹的,曾几何时,他多想活成她那个无拘无束的样子。

  每次听到南宫丹阳吐槽自己的小妹又闯了什么祸,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悔改的模样,他就心生佩服,小妹是条好汉,心里默默祈祷,小妹安好。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