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8章 唇枪舌战

第188章 唇枪舌战

  虽然此事和南宫弄阳无关,但是面对猗景瑞口头上的刁难,南宫弄阳还是为百里尊这个老油条捏了一把汗,只听到百里尊淡淡地道。

  “实在抱歉,本相接到通知,说太子殿下找本相叙旧,并非要议国政,所以本相未着冠服就来了!若太子想要议政,本相即刻陪您入宫找相关同僚相谈!”。

  百里尊言语十分客气,但聪明人都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有多不屑,翻译过来就是,你叫人通知劳资的时候,你的人是草包吗?话都传不清楚。

  另外,若需要劳资穿冠服见你,那就跟他进宫,他不会在除了办国家正事的情况下,为任何一个人穿冠服。

  再有一层意思就是,你有事进宫找人谈,本相可以给你带路,带你进宫也本不是我负责,看在相识一场,勉为其难带路已算最大恩典!

  猗景瑞被将了一军也不恼,笑了一下接着厚脸皮承认自己的过失。

  “哦?瞧本太子这记性,确实是要找宰相大人叙旧的呢!听说,我们战场上分别之后,你被带了绿帽,本太子十分担心,不知是真是假,想必是有心之人重伤我的故友,百里宰相,你说,是吧?”。

  猗景瑞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担忧的神情里,依然难掩那一抹嘲笑的意味。

  童进气得呼吸都有些紊乱了,南宫弄阳秀眉微蹙,刚刚还说要找百里尊的茬,现在看到别人找他的茬,她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地烦躁。

  很显然,今天的天崤太子,叫百里尊来就是要羞辱人家的,偏偏作为东道主,百里尊又不能不来。

  要真是宗泽当政,他确实敢不来,但现在是自己的好友宗及在当政,他不想给好友惹什么麻烦,虽然他不来,整个南楚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猗景瑞在来之前,肯定是已经打听清楚关于百里尊的一切,现在就准备好了椒盐,再次往人家的伤口上招待一下。

  作为男人,承认自己被绿是奇耻大辱,可想欲盖弥彰,这个存在的事实想必猗景瑞不会那么好心地放过百里尊。

  南宫弄阳有些担忧,想为他辩解两句,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断不会让猗景瑞占了便宜去,可现在的百里尊身份又特殊,见的人身份也特殊,一时之间,南宫弄阳想不出什么有用的好计策来。

  在南宫弄阳愁眉不展的时候,只听到百里尊笑了笑,一副无关痛痒地道,

  “真是不好意思,让太子为本相担忧,先皇曾言,想将卉公主远嫁天崤,在太子身边伺候一二,免两国多年边境百姓的安生之苦。

  可后闻传言,太子身体有恙,想必是风寒发虚未好所致,相识一场,本相十分担心太子的身体安康,卉公主毕竟双十芳华,对一些东西的需求难免多了些,所以闹脾气不肯远嫁,这才……”。

  百里尊欲言又止,一脸为难,猗景瑞刚刚还笑着的脸上,瞬间敷上了一层冰霜,自己身体以前有隐疾这事,百里尊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他战场上受过重伤,伤处是后腰,划重点,后腰。

  所以悄悄治疗的那几年,闺房之乐每每不得尽兴,现在他想侮辱百里尊,没想到自己的糗事百里尊也知道不少,他还以为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呢,毕竟天崤国内,都没几个人知道的。

  百里尊这次说的话并未想占上风,只是想打个平手,劳资不好过,你也别好到哪里去,我是站都站不起来了,你是能站起来的,你说,比我好到哪里去!

  百里尊反其道而行之,气得猗景瑞脸都绿了,偏偏刚刚他想看百里尊难堪,身侧跟着的大臣和伺候的侍卫丫鬟都没有挥退下去。

  没想到现在被百里尊好好利用现场的观众,重重的将了自己一军,随便比一比,大家确实都是比较同情百里尊的,他是受害者。

  可猗景瑞就不是了,完全是自己的能力问题,猗景瑞气得藏在衣袖下的双拳紧握,他自己都能听到骨节发出的声响。

  南宫弄阳实在忍不住想笑,咳了一下还是没缓过来,百里尊顾左右而言他道,“看太子印堂郁结,本相实在担心,千万别客气,本相认识一个好医者,腿疾就是他治好的。来人,给太子一个联系地址。”

  百里尊气完人之后,不忘在人家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后半句是对南宫弄阳说的,南宫弄阳立刻“哦”了一下,想去问猗景瑞的丫鬟要纸笔。

  猗景瑞不悦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嗓子,“不必,本太子身体好得很,本太子从天崤带了一些好玩的物什,百里宰相可愿一观?”

  生气了的天崤太子准备动手不动口了,再动口下去,估计吃亏的也是他,百里尊毫无惧意地“哦?荣幸之至!”,短短几个字应下了挑战。

  南宫弄阳手指堵着鼻子走回他身后站着,还是很想笑,有些快忍不住了。

  百里尊见状,示意她给自己倒杯茶,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又想起以前她还小的时候,帮自己摘绿帽的那一天。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的小弄阳都出落地亭亭玉立,不像以前需要大家伺候着她玩,现在她都可以伺候别人了。

  百里尊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南宫弄阳错愕了一下,莫名其妙地不明白百里尊眼中的含意。

  接着,他们跟着猗景瑞来到驿管的后院,四四方方的大箱子上盖着黑布,南宫弄阳猜想,里面估计装着什么吓人的动物。

  果然,猗景瑞命人掀开离他们最近的一处箱子,黑布一掀开,看到用铁条镶成笼子关起来的是一条比人体还粗的巨蟒。

  黑布一掀开,巨蟒向他们站立的地方,吐露出鲜红的信子,一副我要吃了你们,吃到骨头都不剩的凶狠之象。

  南宫弄阳对爬行动物一直没什么好印象,尤其是蛇这种冰冷的食肉动物,一下子没蹦住,吓得“啊”了一声,向后酿跄了几步。

  不止南宫弄阳,许多随行侍候的人都吓得面色惨白,有些还打冷颤,抖如筛糠。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百里尊和猗景瑞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猗景瑞见大家都害怕就哈哈大笑。

  百里尊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心里却十分生气这人吓到他的小弄阳,但又不能表现太在乎南宫弄阳,因为一会儿估计要处理比较麻烦的事儿,让猗景瑞看出他比较在意身边小童的情绪,反而对南宫弄阳不好,尤其是他在做事无法分心的时候。

  “这是太子的新宠物吗?真是别致!”

  百里尊笑着不痛不痒地乱夸了一句,猗景瑞打蛇随棍上,接过他的话道。

  “宰相大人若是喜欢,本太子可以割爱,但,不知宰相大人,有没有本事降服呢?这宠物,认生得很呐!”

  说完,一瞬不瞬地盯着百里尊的表情,不接,就是个怂货,接,就要面临一场危险的人兽大战,他期待,百里尊会选接,这样就可以让他成为巨蟒的盘中餐,从此攻克南楚,简单许多,胜利在望!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