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90章 一锦囊虱子

第190章 一锦囊虱子

  南宫弄阳们还没走出驿管,就听到驿管后院传来男人的爆喝声。

  南宫弄阳十分开心地用食指指腹顶着鼻子,笑得小肩膀一抖一抖的,百里尊见状也不打扰她,直接微微弯下身把她抱进了马车,一脸宠溺地搂着她离去。

  南楚天崤驿管。

  “给本太子查,那个女人是谁,岂有此理?不是说百里尊现在身边没有女人吗?那个伶牙俐齿,说话带刺的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查到找机会给本太子弄死她!”

  天崤太子还在驿管里火冒三丈地发泄,所有随从都噤若寒蝉,呆若木鸡地立着,大气不敢出。

  天崤太子第一次遇到这么胆大妄为的女人,自己的面子还被一个女人当众戏弄得毫无反抗之力,他当然生气。

  南宫弄阳送给他的锦囊,他揉了两下之后,扔掉了,发出一声碎玉的声音,但此刻已无人在管。

  锦囊一递到他手中,南宫弄阳微微拉了开了一点口子就赶紧闪身,天崤国的冠服和南楚差不多,也是黑色,只是样式和图文不同,所以,南宫弄阳的奸计很容易就得逞了。

  天崤太子还在发脾气,忽然觉得后背一痒,接着是全身,但是这么多人侯着,他只得忍着,那表情,和便秘的表情没差多少。

  南宫弄阳笑了一会儿之后,喝了口水拍拍笑酸了的脸,百里尊一脸无语地看着她,有那么好笑吗?他怎么没觉得!

  “弄阳,锦囊里是什么?”

  南宫弄阳本来已经钻进更衣阁里面,拉好帘子正在换衣服,听到百里尊这么一问,她倾诉的欲望又上来了。

  探出脑袋来,得意洋洋地道,“我叫路子去抓的虱子!”

  百里尊看着她干了坏事还两眼放光自豪地分享,就有些为她的厚脸皮想笑,乐道。

  “天崤太子适应得了南楚的虱子吗?你叫路子哪里抓的?”

  南宫弄阳叫百里尊等一下,然后快速换了衣服出来,边卸妆边和他分享自己当时这招损招的由来。

  要是天崤太子真像百里尊说的那么讨厌,气到她,那她就不客气了,要是没有气到她,本来打算放过他一回的。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天崤太子都骂她了,她可不是能忍的人,结果,百里尊被她弄得哈哈大笑,“弄阳,你备的见面礼好别致,一锦囊虱子!”。

  笑完之后,百里尊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人家知道你干的,不会放过你,不如,近日不回天枢阁了,天天与我一起?”

  南宫弄阳都不带思考地摇头,大言不惭地道,“他抓不到证据的,虱子自己会找人吸血,哪需要我带路呀!再说了,他们谁看见我扔他虱子啦?没人好吧!”

  南宫弄阳一说完,自信地耸耸肩,表示报仇Soga  easy.还好她没飚出英文,不然百里尊准又被她吓得不轻。

  半晌,百里尊又小心翼翼地问,“夫人不会某天也用这招对我吧?”

  南宫弄阳闻言,眯着眼睛笑着打量他,几息后才笑嘻嘻地道。

  “惹毛了,本姑娘肯定会想办法招待你的,比如,你叫我夫人,我说过不可以叫!不过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从下一刻开始,再叫我就记小本本儿上,有空一件一件跟你算!”。

  南宫弄阳说完,看到马车快到天枢阁门口,见到门庭若市,十分欣慰,想着回去又要算账工作到天昏地暗,她决定先去大吃大喝一顿,然后睡个午觉再说。

  “百里尊,请我吃饭!”

  南宫弄阳说着,就手指了天枢阁附近最好的那家酒楼,反正没出门之前就已经和百里尊谈妥要管饭的。

  百里尊很少在外面吃饭,更不说在酒楼里众目睽睽之下用餐,他的府里有好厨师,技艺不亚于御厨,于是有些难为情地道。

  “回去吃,想吃什么叫厨师做什么!好不好?”

  南宫弄阳才不管他,马车停稳就率先跳了下去,百里尊只好后脚跟上,本来他见完猗景瑞就要尽快与宗及他们碰头分享一天发生的事情,好做防范的。

  但偏偏自家的这个小祖宗,让她帮忙办事十分费劲,算了,也是到了午饭的时间,催工不催吃嘛,不吃饭哪有力气干活,在忙在赶时间,也不能把吃饭的时间都省了吧?

  南宫弄阳前面走着,没吸引多少眼球,反而百里尊一跟在她身后,大家看着百里尊就齐刷刷地把目光送了过来,南宫弄阳还以为自己特别受欢迎呢,笑着挥手朝大家笑笑,像明星走红毯看镜头一样地装逼优雅。

  百里尊面无表情走近她的身边,抓下她的手之后,一言不发,等着跑堂给他们带位。

  众人被这一波操作雷得一愣一愣的,莫名其妙地看着百里尊拉着的女人,百里尊平时是不会在这些地方出现的,现在却陪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酒楼,难免不会引来众人侧目,疑惑不已。

  南宫弄阳见大家不像认识自己似的,并无一个人跟自己打招呼,咦,南楚的风云人物,她是过气了吗?都只认得百里尊了。

  南宫弄阳正恼着,跑堂已经麻溜地把他们招呼到最好的靠窗位置,并一脸歉意地表示,雅间已满,不知宰相大人会来,实在抱歉。

  百里尊微笑着颔首,表示无碍,只是陪夫人出来逛逛,跑堂这时才注意到百里尊牵着的女人,长相不输前任南宫弄阳,但毕竟是宰相大人的女人,他也不敢多看几眼,就忙着把南宫弄阳点的菜单欢快得报给了后厨。

  百里尊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莫名其妙抢了她的风头,人家正不高兴呢,于是小声道,“你的妆!”。

  爱美的女人总是能第一时间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小镜子或小梳子的,南宫弄阳闻言一怔,随手掏出小镜子照了照,果然,是她自己的样子,不是原主的,怪不得大家不认识她呢!

  真好,看来以后自己不用一直顶着原主的身份生活了,也少了不少麻烦,然后笑嘻嘻地问道。

  “百里尊,我漂不漂亮?比你前妻,南宫弄阳如何?”

  南宫弄阳的声音不高不低,酒楼里因他俩到来本来就寂静一片,都无人大声说话了,现在这一句,大家都听得十分真切。

  女人无聊的时候总会有个毛病,喜欢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之类的话,坐在二楼一角落里的三位贵客,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注视着楼下窗子边百里尊的那一桌。

  刚刚他们进屋的时候,风头都是他们的,现在又被百里尊和他的女人抢了去,不是不甘心,是终于可以清净。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