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99章 痒症后遗症

第199章 痒症后遗症

  南楚靖王府。

  靖王一边摆弄着母妃的花草,一边不悦地问向站在一旁伺候的中年侍卫。

  “还没找到吗?南宫弄阳现在是死是活?”

  中年侍卫无奈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靖王宗宇又吩咐,“去,查查现任天枢阁阁主的身份,本王觉得百里尊的新欢,出现得有些蹊跷!”。

  且似曾相识,这句话靖王宗宇没有说出来,有些话,哪怕想说,自己不太确定的情况下,也是需要咽回去的。

  原因很简单,怕自己的下属被自己的观点误导,没有自己的一个主见去查案。

  好在最近他的所有事情都进展得十分顺利,包括这次和中山国和百越国的使者见面,私下里得了不少好处。

  唯独南宫弄阳这一颗他有意栽培的棋子,突然因为和家里人闹不愉快,怕麻烦失踪了。

  靖王宗宇还算沉得住气,这几天的陪伴,远期近期都从中山国和百越国捞到了许多好处,但是这些好处不能太明面的炫耀出来,毕竟这些是他日后争夺皇位的筹码。

  虽然南宫弄阳的失踪让他的心情受到了一点点影响,但毕竟只是想栽培的一颗棋子而已,这个未栽培成功的棋子也暂时影响不到什么大局,所以他并不是很在意。

  吩咐好下人继续跟进南宫弄阳的事情之后,他就写奏折去了,把能明面谈的国家之间的利益都写了出来,生为人臣,该有的礼貌环节还是要有的,免得落人话柄。

  天崤国的使团驿管,气宇轩昂的太子殿下已经被南楚的虱子折磨得见不了人了。

  百里尊他们走后,察觉身上有恙,他就命令大家都下去休息,自己回了的房间,毫无形象地脱掉所有衣物,疯狂地挠了起来,真是痒啊,痒到怀疑人生!

  到底这么一回事?明明来天崤这些天都一直还好,对于一个从小就没娇养着,一成年就上战场杀敌的猗景瑞,水土不服这种小症状绝对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刚到南楚的那两天,身体状态都感觉好得很,从家乡带来的故土都不必给他兑水喝预防一下的,今日见了百里尊夫妇才这样,一定是他们搞的鬼。

  猗景瑞虽然浑身难受,脾气也变得暴躁,但头脑还是清醒的,这样一分析,对百里尊夫妇的恨意又深了不少。

  他以为挠两下就好的,所以不愿在外人面前出丑,连贴身伺候他的婢女都请了出去。

  没想到,一直挠到皮肤都红得脱皮流血,还是感觉很痒,忍都忍不住想要再去挠。

  见状,猗景瑞大感不妙,于是也顾不得在贴身伺候他的下人面前丢脸了,直接叫人传太医。

  再这样下去,这几日的政治朝见,他可怎么出门?

  国与国之间谈判,他不在场怎么行?加上此行的首要目的就是收拾百里尊呢,现在这个状况,连人家的一根头发丝都还没伤到,自己倒是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明明怀疑是他们干的,却找不到证据,就算找到证据了,也不可能以这事儿去找百里尊夫妇算账,这样的话不就间接告诉他们,他猗景瑞着了他们的道,经受过难熬的一次痒到绝望的酷刑,让他们嘲笑吗?

  这个哑巴亏,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了,另外还得浪费他的脑力想一个好一点的借口,把这个症状掩盖过去,真是可恨!

  这个虱子可不是一般的虱子,南宫弄阳在路子给她的时候,又在这些虱子的身上加了一点料,特地问她师父郎老头拿的药方。

  这些虱子在咬人之前是吃了一些调料,咬人了之后,吃的调料也会通过虱子的小口传播到被咬人的身上,哪怕治好了痒症,身上会散发出的阵阵恶臭无法消除,除非吃了她师父配制的解药。

  虽然不敢保证他师父的医术天下第一,但是现在在整个南楚,只有她师父能配出解药。

  出使南楚的这段时间,猗景瑞出丑是出定了,谁叫她惹到的是从来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的南宫弄阳呢?

  要是在来之前,南宫弄阳就和百里尊确定了关系,估计猗景瑞还要更惨,她才不会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的男友呢,她的男友只能她一个人欺负!

  虽然百里尊不需要她的保护,但是并不代表看到百里尊被欺负,她还什么都不做,护短得不行。

  猗景瑞在自己的房间里暴躁地看着太医,还下令封锁消息,痒症的始作俑者南宫弄阳现在却开心地和公孙公子分享自己知道的笑话。

  不打不相识,只要公孙公子把脸上的假皮拿下来,他们性格相投,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当和公孙公子分享自己放虱子在天崤太子猗景瑞的身上时,两人坐在院子里的哈哈大笑。

  南宫弄阳坐在花架上,公孙公子碍着百里尊的关系不敢坐太近,直接坐在距离南宫弄阳一丈距离的草地上。

  小宗瀚早就被史如兰带走做饭去了,要是去一般朋友家里,南宫弄阳肯定会去帮忙的,但是涵王的家里嘛,呵呵。

  虽然史如兰是去准备晚饭的,可根本就不需要她动手,动嘴吩咐就可以了,人家是涵王妃呢,所以南宫弄阳也懒得动,好好当起她的客人来。

  公孙公子笑得想打跌,但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南宫弄阳,所以也还保留点形象,没直接笑得在地上打滚,还记得问了一句。

  “要不,我悄悄派个人去探探情况,看看猗景瑞有多惨,好回来汇报让我们在开心一下!”

  南宫弄阳想了一下,连连摆手表示不可。

  “天崤使团的驿管守卫森严,若是让他们有所擦觉的话,反而对南楚不利,我看还是算了吧,过几日后的朝见,国宴啥的,他天崤太子不可能不出席的,对吧!到时候还有笑话看呢,不急!”。

  南宫弄阳虽然很想看看猗景瑞的惨样,但是一想到这里,她就还是以国家利益为重了,不是她有多爱国,是她不想给自己的男友和好友们添麻烦!

  公孙公子想了想,没想到南宫弄阳还有为国考量的心胸,一下子觉得自己太不把好友的江山当回事儿,然后小内疚了一下,点点头。

  初次见面相处没多久就成为好朋友的两人,坐在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天色渐晚,府中掌灯,关在书房里一下午连茅房都不去的百里尊和宗及终于出了房门。

  下人来禀,晚饭已经备好,于是宗及招呼他们去饭厅。

  一说到吃饭,南宫弄阳真觉得饿了,于是快步小跑了过去,把小手放在了百里尊的大手里,任由他牵着走。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