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10章 疑惑身世

第210章 疑惑身世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郎老头十分识时务,反正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也就不打算做挣扎谈判了。

  反正越拖,自己的儿子麻烦越多,只是,得找个像样儿一点的抬价下,不然他老人家的老脸往哪儿搁?

  “徒儿,小心师父把你武功全废了,太没良心了,谁教这样做人的!”

  南宫弄阳知道,现在要强迫自己变成一个恶霸,不然这祸就白闯了,一桩未解决,一桩又起。

  所以现在听到师父在和她谈大道理,她可不会上他的当,要是被道德绑架一下,说不定骄傲的自尊心作祟,就把他老人家放了,白忙活一场。

  “老头,少废话,快说,解药怎么配,不然我把你胡子剪了,头发也剪了,到时候回家连你儿子都不认识你!”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坐在他们对面悠闲喝茶的百里尊就是师父的宝贝儿子,一直在威胁。

  郎老头也不甘示弱道,“我儿子要是知道你这样对我,小命休矣!”

  说了一句自己都不信的话,心中莫名奇妙地抽痛了一下。

  儿子就在对面,看着他被欺负呢,心塞!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哦?

  南宫弄阳跟他老人家谈不下去了,一剪刀下去,山羊胡的尾须掉在了郎老头的衣服上,南宫弄阳用剪刀口轻轻挑起,在师父的面前晃!

  郎老头简直要气炸了,这小魂淡,自己都快松口了,聪明如她,今日咋这么笨,没看出自己的异样来吗?

  郎老头欲哭无泪地看了自己的徒儿一眼,又看了看坐在对面一直看戏,一句话都没说的百里尊。

  反正百里尊暂时也没有什么计策可以对付郎老头,他的小弄阳现在要是有损招用,他也乐意坐着等成效。

  南宫弄阳知道,刚刚自己一狠心下的那一剪刀,实在是大逆不道,但事已至此,她没有退路了。

  冒着事后要被师父猛揍的危险,她现在都要帮百里尊,毕竟百里尊这边的影响更大一些,师父这边也就损个形象而已,她会努力赎罪的。

  虽然南宫弄阳来自现代,但是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所以她的剪刀一直在挥舞,但是手没有碰到师父的下巴分毫。

  在这个世界,她愿意接近的只有百里尊一个人,从确定关系的那一刻开始,她也尽量做到所谓的“妇道”。

  郎老头感觉到冰凉的刀口在自己的下巴上游移,气得差点哭了出来,现在既然已经受到了伤害,他老人家就不再想妥协了,想给这两个小屁孩一点教训。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自己越帮越忙,依然在威胁自己的师父,要是再不说,就要剪他头发。

  郎老头的胡须剃掉之后,百里尊眸中的神色深了几分,这么觉得,郎老头的长相,似曾相识呢,之前老人家须了胡须,他也很讨厌这个老头,一直没正眼瞧人家。

  现在被自己的小女友这么一闹,百里尊看到郎老头的真实颜值之后,有那么一刻无比震惊,往日对郎老头的讨厌也消弭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一大串疑问。

  就在郎老头发现儿子的异样,南宫弄阳也快要把剪刀伸到师父的头发上时,天枢阁五俊来了。

  看到老少主被绑起来,还剃光了胡子,一下子也顾不得南宫弄阳是平时郎老头命令他们要守护的人,毕竟怎么对比,都是自己的这位尊贵的主子最重要。

  于是往日情分都被抛到了脑后,拔刀相向救主来啦。

  “放开老少主!”

  黑鹰喝了一声之后,率先拔剑冲了过来,欲刺南宫弄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已经将他们三人围在了中间。

  南宫弄阳被这么突如其来的吼声一吓,手中的剪刀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叮”的声响,转头朝喊声处看去。

  只见黑鹰锋利的剑刃逼近自己,越来越近,南宫弄阳都忘记了反应,更忘记可以挟持人质好好谈判,现在的战斗心理素质,简直弱爆了。

  百里尊一听到声响,很快就察觉到了,只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心里冒起了好多疑问,一直盯着郎老头的模样看。

  就在黑鹰锋利的剑尖离南宫弄阳只有二十公分的时候,百里尊修长的长腿一扫一蹬,侧身游移到南宫弄阳的身边,揽住她的腰护在了怀里!

  南宫弄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行动的,速度快到人眼都无法跟上,自己就已经被好好地护在了他的怀里,安全了。

  只听“砰”的一大声,黑鹰直接被踹飞过他们所在的院子,在隔壁另一个院子的房顶上方砸了一个大大的坑之后,掉了下去。

  天知道,百里尊刚刚抬脚一踹的力道有多重啊,明眼人都看出少主这是汇入了内功踹人的,黑鹰的情况危矣。

  剩下的四俊面面相觑,十分关心自己兄弟的状况,但是最要紧的还是老少主,他们只得先救少主再说,不然回到郎安,他们必定会被诛九族不可。

  南宫弄阳反应过来的时候,百里尊已经不知道怎么捡起了地上的剪刀,一手抱着南宫弄阳,一手拿着剪刀抵在郎老头的脖子上,冷冷道。

  “放肆,本相的女人,你们也敢动粗!”

  郎老头好心塞,一脸无辜地看着百里尊,又看了看四俊,南宫弄阳这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又闯祸了。

  真是越帮越忙,天呐,真是衰,也不知道黑鹰怎么样了,千万别死呀。

  南宫弄阳回过神来之后,笑嘻嘻地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四俊依然围着他们一言不发,若不是百里尊手上的剪刀抵在郎老头的脖子上,他们也早就动手了。

  不是要造反,只是要劝架,毕竟一个是老少主,一个是少主,伤到谁,他们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现场就只有一个南宫弄阳不那么重要,偏偏这样的战火是这个不怎么重要的人引起的。

  南宫弄阳真是会给人出难题,四俊心里早已哭晕在厕所,今天的差好难当啊。

  南宫弄阳见自己的解释没人听,百里尊也一直凶巴巴地不放下手。

  她怕这魂淡真的怒气冲天,把自己的师父给伤了,到时候她南宫弄阳必得背上一个欺师灭祖的骂名活一世。

  且此次的目的虽然很重要,还不至于要闹到这样的地步,她也不愿自己的师父和同伴为自己受伤。

  于是小心翼翼地把剪刀移开了好几寸,一脸哀求地看着百里尊,刚刚还欺负郎老头的南宫弄阳,一下子又给郎老头求情了。

  就在这时,绳子断了,郎老头怒了,后果很严重!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