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12章 想到办法了

第212章 想到办法了

  南宫弄阳和百里尊正在吃饭,由于今天又闯祸了,南宫弄阳有些食欲不振,百里尊有自己的心事,所以两人都默契地维持缄默。

  当南宫弄阳如同嚼腊般扒了几口饭之后,把这件事情的所有后果都预料了一遍,一个机灵地跳了起来,开心得手舞足蹈嚷道。

  “百里尊,我想到一办法!同治狐臭一个道理,用熏香!”

  百里尊思考问题正入神,被她怎么一吓,手里的筷子都掉了,他不是胆子小,是对她不设防,所以突然弄阳大人那么一惊一乍,肯定会吓到人家啦。

  南宫弄阳见自己一激动,又闯了个小祸,把宰相大人吓着了,但想着这个方法或许有效,也不知道古代的人用过这个方法没有。

  都没怎么听说过古代人有狐臭的,但是都是人,应该有个别不幸的人会得那么讨厌的病的吧。

  看到百里尊听了之后,半天不发一言,南宫弄阳以为自己千辛万苦想出来的建议,早已经被古人实施了,毕竟古代的人类智慧,还是很值得致敬的呢。

  于是,有些蔫巴地又回到饭桌上坐下,双手支着脑袋,一脸丧气地接着想问题。

  宰相大人知道事情分轻重缓急,可天崤太子的事情,一下子也想不出对策,索性就先想自己的了。

  所以南宫弄阳一提,他也立马就把思绪放到了天崤太子这件事情上面来,只是反应慢了半拍,还没来得及回话,小弄阳就读错了自己的表情,蔫巴了。

  百里尊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叫人在送一双干净的筷子来,一旁伺候的下人见他刚刚筷子掉,早就有人跑去拿了,没回来。

  百里尊看到南宫弄阳不吃饭,也不嫌弃捞过她的筷子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偶尔还夹了喂南宫弄阳。

  筷子送来了之后,他索性不换了,偶尔夹菜喂一下南宫弄阳,偶尔自己吃。

  南宫弄阳以前是觉得和别人共用一双筷子好恶心,可眼前是百里尊,她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反而还有些小开心,证明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这也算近了一步吧,毕竟两个都是有点洁癖的人,在吃这一上面,很讨厌与别人同桌,帮别人夹菜或者别人帮自己夹菜不用公筷的。

  但是剩下两个人,就没那么讲究了,南宫弄阳偶尔也张口吃下百里尊送到她嘴边的菜。

  虽然心情欠佳,但也尽量多进一些,好接着垂头丧气想办法,毕竟想办法这种十分耗能量的活儿,还是要保证好自己的体力脑力供应的,按时吃饭很重要。

  就在两人还在吃饭的时候,怒发冲冠的师父来了,手里拿着一条马鞭。

  南宫弄阳一见,麻溜地躲到了百里尊的身后,一副《情深深雨蒙蒙》里陆依萍要被她老爹抽的既视感,害怕极了。

  虽然平时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但除了怕疼怕死啊。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像只受惊的小鸟躲在自己的身后,更加不悦地看向来者,站都没站起来。

  不是他不识礼懂礼貌,只是,若他的猜测没错,那这多年人让他孤身一人在外拼搏,表面风光,实则忍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酸楚,回到只有一个人冷冰冰的家。

  名义上所谓的发妻,平妻啥的,目前唯一能称得上半个家人的南宫弄阳,可以给他带来一丁点快乐,让他苦闷的人生有一点波动以外。

  这一切的一切,若是真和郎老头有关,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他都无法原谅。

  郎老头见百里尊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心里划过一抹苦涩,只是没捅破那层纸而已,现在事态已经很明朗了。

  之前一直忍着不敢与他相认,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没有找到好一点的说法,向他解释!

  再有就是,郎安的麻烦他还没完全解决,不想自己的儿子回去被亲妈居着,凡事干扰让他不快乐。

  这些年看着他表面上过得好,他十分欣慰,但思念亲人的苦楚,他老人家依然自己亲身尝了二十多年,那滋味真的难以形容,有时郁闷到让人想自杀,一了百了。

  可想着牵挂的那个人还在六国天下的某个角落里生活,他便舍不得自己的一条老命。

  这一生,他有许多伟大的目标,没想到后面都只衍生成了一个目标,听他的崽叫他一声爹,那样死也瞑目了。

  郎老头坐下后,见桌上有一双干净的筷子,也就不客气地吃了两口菜,并叫南宫弄阳去给他添一副碗筷。

  惜命的弄阳大人闻言立刻答应,都不待思考地跑了,她才不会笨到亲自送来,随便使唤一个下人来就好,先逃离危险地带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要紧的。

  没想到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居然成全了父子相对的场面,百里尊被气得饭都不吃了,挥手让下人滚,有多远滚多远的那种。

  现场清静了,只有父子两人,百里尊示意守在近处的暗卫也退下之后,取下自己腰间的玉佩,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十分生气地站起身。

  冰冷的话一字一句地从他嘴里蹦出来,“郎神医可识得这玉,弄阳说,缺的角是您的玉坠凿下来补上去的!”

  南宫弄阳还他玉佩的时候,两人的关系还没那么好,只是后来确定关系了之后。

  偶然一次百里尊把她抱在腿上看书,不爱看军事方面书的弄阳大人找不到玩的,就随手把玩他腰间用来点缀的玉佩,闲聊似地说出来修玉的过程。

  当时百里尊并未多疑,这玉师父告诉过他,十分珍贵,与他身世有关,让他好好收着。

  虽然这玉也很名贵,也不是全天下独有,且百里尊有的是比这名贵的物什,只是,既然师父那样说,他也就十分上心,多年来腰间的点缀都是这白玉。

  坠子穗子坏了又换,玉还是之前的玉,如今层层联想,他也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开口。

  既然这白玉和他的身世有关,那他就不拐弯磨脚了,直接干脆一点,不浪费时间。

  就算他今日的行为再过分,他也相信,过分不过眼前这个老头,他发脾气郎老头也是该受的。

  郎老头嘴里还嚼着菜,看到儿子炸毛,他心中五味杂陈,脾气真的是和年轻时候的自己没差,连炸毛的姿势都有几分相似。

  但是,他老人家实在是难以启齿,不知该怎么和他说,他幻想过多种和儿子相认的场景,但从未想过,会是今天这样的。

  百里尊见郎老头不说话,对他的耐心已快告馨,不悦地道,“不想说就不必说了,就当从未认识过!请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不要再来扰乱我的生活!”

  说完,百里尊一步一步地走开,远离郎老头的视线……

  郎老头肩上似压了千斤重担,艰难地扶着自己的双膝起身,看向崽傲岸挺拔正在远去的背影。

  “尊!”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