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15章 买胡子

第215章 买胡子

  郎老头一想到给猗景瑞解了毒,猗景瑞好了就会有精力对付自己的儿子,一想到这里就十分不爽,想直接下毒把人给毒死了。

  但猗景瑞要是死在南楚,后面的麻烦还是自己的儿子想办法解决,且猗景瑞的身份尊贵,现在没丧命,两国的关系都十分紧张了,要是天崤国的太子在死在南楚,那边境的百姓又要受苦了。

  好在他老人家在,已经为宝贝儿子想好了对策,小孩子之间闹着玩也正常,良心作祟,也只是想想而已了,怎么还能真下毒毒别人家的小孩。

  大家简单见了一些虚礼之后,郎老头就跟着其他候诊的天崤太医一起进去了,涵王宗及带着南宫弄阳在外面等,天崤跟随来的大臣在招待他们。

  宗及对此事并不想多谈,心里也没多少歉意,要不是现在不是杀人的时候,他真的不想让猗景瑞留命回天崤,给自己将来的劲敌留退路养虎为患,所以,坐下后的宗及很少话,沉默寡言。

  南宫弄阳扮成好友的随行伺候宫女,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妹子一左一右站在宗及身后,规规矩矩地低着头听他们聊天。

  一站就站了三个时辰,小腿都麻了,不是师父治病治太久,解毒全程不过几分钟,剩下的时间就是填一些资料,观察病人状况啥的。

  郎老头边洗手还边揶揄人家的小孩长得不好看,下一辈的全天下所有皇帝,他家的娃绝对是最靓的崽。

  给猗景瑞扎针排毒的时候,人家的整个身体他都看光了,都觉得没有一处是能和自己儿子相比的。

  于是,想到后期这小孩会为难自己的儿子,他也不介意了,心情十分好地出了内室,装模作样地像宗及汇报情况。

  就在南宫弄阳快站不住了的时候,郎老头贴心关照自己的准儿媳,随口一说。

  “老夫上了年纪,刚刚施针太乏,劳烦涵王殿下命人帮忙写一下药方!”

  宗及立刻明白,偏头示意了一下南宫弄阳,宫里的宫女早就练出了站立不动的好本事,南宫弄阳却是第一次,他可不敢让人站太久。

  免得回去让百里尊知晓,他又得吃不了兜着走,南宫弄阳如蒙大赦,赶紧移动早已酸麻的小腿,促进血液循环,朝师父走去。

  在师父的指引下把药方写好,交给在场的所有天崤太医过目,确定没问题后,他们也开始收工了。

  南宫弄阳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黑鹰,黑鹰一见到她,好脸色都不给一个,脸色苍白地别过头去一言不发,南宫弄阳有些尴尬,郎老头也没管,直接回去继续倒弄药材了。

  南宫弄阳见师父须了一个假胡须跟她出门,就有些心塞。

  师父的假胡须虽然逼真,但南宫弄阳知道怎么弄更逼真,又方便取带的,于是怀着报恩赎罪的心思叫上宫婷和菲菲去街上找人买胡子。

  当宫婷和菲菲知道南宫弄阳要去找人买胡子,一下子吃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谁会轻易把胡子卖给她们呀?

  且不说买不买得到,要让大家知道天枢阁阁主买胡子,估计又逃不过南楚花边新闻的头条位置了。

  南宫弄阳是主,她俩是仆,再不满意还不是要跟着她走,于是,三人转了一个下午才从乞丐的身上买下几撮胡须。

  南宫弄阳开心地用布包好,交给宫婷,“你们先回去,用皂角洗干净了晾干,等我晚上回来弄!”

  宫婷十分嫌弃地接过小布包,要是可以扔掉,她一定扔了不会接,现在还叫她洗?简直要命!

  菲菲一脸不可思议,有些反胃地往后退了两步,与宫婷和南宫弄阳保持距离,诧异地问道。

  “天都快黑了,你要去哪儿?要不,我陪你去,宫婷回去洗胡子?”

  宫婷听到菲菲这么一说,都快急哭了,这都什么事儿啊?嗷呜。

  南宫弄阳知道很难为情,狠心假装没看到宫婷的表情,乐着道。

  “好啊,我去宰相府看看百里尊,和他说两句话再回去,走吧!”

  南宫弄阳示意菲菲可以闪人了,宫婷真要哭了,委屈扒拉地看了手里嫌弃又不能扔的布包,带着哭腔唤了一句。

  “小姐!”

  弄阳弄阳终究不忍心,看了看正要走远,开开心心把银子放在嘴里咬,以辩真假的乞丐。

  “等等,要是你把这些胡须洗干净了,我再给你一两银子!”

  南宫弄阳发话,乞丐闻声回头,诧异地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看了看南宫弄阳,南宫弄阳笑着点头,乞丐忙不迭地跑上前来,带来一股恶臭风。

  宫婷菲菲嫌弃地伸手捂鼻,南宫弄阳示意宫婷把手里的布包给乞丐,宫婷像丢掉烫手山芋一样扔给了乞丐。

  “洗干净晾干送到天枢阁再给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南宫弄阳又道。

  乞丐也不怕人家不给钱,十分光棍不带任何思考地答应了,待乞丐走后,南宫弄阳示意宫婷和菲菲与她同行。

  南宫弄阳剃了自家师父的胡须,这事儿大家是知道的,菲菲担忧地道。

  “郎神医要是知道这胡子是乞丐身上的,还会用吗?”

  南宫弄阳笑得毫无歉意,乐道

  “所以,不能让他知道,走吧,找百里尊吃饭去,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

  一听说和百里尊吃饭,宫婷和菲菲立刻闪了两步,她们可没那胆子和百里尊一起吃饭。

  南宫弄阳无奈地摸了摸头,为了不让她俩饿肚子,就叫她们先回天枢阁接胡子,她一个人跑去了宰相府。

  刚开始两人担心她的安全问题,硬是要送她到宰相府然后等她一起回去的,南宫弄阳表示不用了许久,才把两人先哄回去了。

  百里尊派有暗卫保护自己,她的安全不成问题,只是又不能和宫婷她们说明,所以费了好大的劲儿。

  当南宫弄阳才进宰相府的时候,童进焦急地在大门后走来走去,见到她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扑了上来,连忙作揖行礼。

  “小夫人,您可回来了,相爷关在房里一天了,滴水未尽,您快去劝劝吧!”

  以前府上没女主人的时候,他们都是轮流去劝的,经常劝不成功,现在看到南宫弄阳,自然知道这人劝的话,成功的几率多一点。

  南宫弄阳皱了皱眉,笑着道,“交给我好了!”,然后像只小燕子一样,轻盈地跑开了。

  悄悄跟在南宫弄阳身后的男人,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进了宰相府,眼神暗淡了不少。

  原来相爷的新欢,性格是那么像南宫弄阳,只是脸长得不一样,那宰相大人,是否知道南宫弄阳在哪里呢?

  在街上看到宫婷和菲菲与一个女孩子站在一起说话,猜到了那女孩儿是天枢阁的现任阁主,他一路疑心,跟到了这里。

  他,是谁呢?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