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19章 嚣张的太子

第219章 嚣张的太子

  三天后,天崤太子初愈,定下斗蛇大战的日期。

  十天后,终于迎来了人蛇大战的日子,打斗的现场十分考究,是一个圆凹型的打斗场。

  因有南楚官员与百姓的围观,皇室命令在十丈深的角斗场墙的基础上再围上五丈左右的铁栏,完全焊死的状态。

  方便大家观战,角斗场里的大蛇又伤害不到大家,但这对里面要逃生的人,又多了很多难度。

  这个角斗场是天崤太子猗景瑞故意的,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弄死百里尊,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全当听不见,看不到。

  身份贵重的涵王宗及和皇帝宗泽率先到场,一脸担忧,两人虽然表面上不和,但是在出现在这里必须做戏之前,两人都十分担忧百里尊。

  宗及直接名言,若真的危险,就不许拼命,直接逃了就是,千万别中了天崤国的圈套。

  宗泽也表示,在适当的时候,他会让人下去救场,助他脱困,百里尊嘴角扯了一抹弧度,不答应也不否定,作为今天的主角,他自然是需要压轴出场的。

  角斗场外围了满满的南楚人,人山人海,只为看百里尊斗蛇,但更多的人是担忧,深怕他们的宰相大人有个三长两短。

  只有天崤国的使者,一脸看好戏,不怀好意悠哉悠哉地坐在贵族上方的专属座位喝茶。

  中山国,百越国都是一脸看热闹地观战,反正他们是被请来看热闹的,百里尊的名字响彻五国,他们自然也想见识见识百里尊的本事。

  虽然和百里尊无冤无仇,但今天就算百里尊葬身蛇腹,对他们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

  南楚的国力一直雄厚,绝对离不开百里尊的扶持,想必这场仗,肯定精彩万分。

  今日的南楚,可谓万人空巷,老少小全都去观战现场了,家里除了关在圈子里的猪牛羊,鸡鸭鹅,连狗和猫都去了现场凑热闹。

  天崤的人,一早就到了现场等着,宗泽和宗及到的时候,他们也后脚就到了,之后是靖王宗宇与中山国和百越国的使团就来了。

  只有南楚的官员,一早就到了这边整整齐齐地或站或坐,总不能让身份高贵的人还去等他们的。

  老百姓是没人管的,只要在官家规定的范围之外看戏,随便来随便走,角斗场外站了一排排官兵维护秩序。

  就在猗景瑞看到重要的人物都到齐的时候,扫了一眼独独不见百里尊,不悦地挑衅道。

  “尊贵的南楚陛下,主角呢?你们的宰相大人,放眼天下,可是守诺重情重义的君子,这次不会临阵退缩了吧?”

  闻言,南楚所有官员不管是百里尊党的还是其他派系的,此刻都同仇敌忾,心里怒骂天崤太子。

  涵王宗及闻言,一言不发,绷着一张脸,袖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靖王宗宇嘴角扯了一抹弧度,冷笑了一声。

  坐在皇位上的宗泽,满眼寒芒,瞥了一眼天崤太子,兴致缺缺地道,“寡人的宰相,一定不会失约,天崤太子还是把赌注先准备好吧!”

  天崤太子猗景瑞明明知道宗泽怒了,还不忘再撒一把盐,追问道。

  “那为何不见宰相大人?大家伙儿都等着看呢,想跟着宰相大人学两招本事!”

  宗泽气得也如宗及一样,袖中的拳头紧握,人群中,找好救场位置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已经在各自的岗位上站好,一脸严肃。

  今天收到师父的死命令,死也要护住少主,黑鹰瘸着腿也来凑热闹,听到天崤太子那么一说,不怕死地喊了一嗓子。

  “宰相大人在茅房呢,小的刚刚遇到,谁急谁自己去催,给他送纸去!”

  黑鹰不怕死地来了这么一句,胆大的老百姓也跟着起哄。

  “对呀对呀,催什么催?屎都不让拉啦?”

  “就是就是!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拉屎,人有三急嘛!”

  “想学本事就乖乖等着,或者到宰相大人拉屎的茅坑前等着,兴许我们宰相大人心情好,能踹你两脚,荣幸一下!”

  …………

  宗泽闻言,顿时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乐道,“太子莫急,耐心等待!”

  宗及嘴角也扯了一个弧度,在场的人就算在顾着面子,也是忍不住低头或者是偏头笑了一下,老百姓顿时乐开了花,哈哈大笑起来。

  管你们外国贵客,不尊敬他们的宰相大人,那可不行,猗景瑞气得青筋暴起,但又不能发作,只好顺着宗泽铺的抬价,标准微笑脸应了下来。

  总不能现场暴跳如雷,去杀了那些个百姓吧?这样损失还更惨重,不说面子能不能挽回的问题,估计连活着回天崤都难了。

  大家心心念念的宰相大人,此刻正在家里哄小娇妻喝水,套路南宫弄阳喝下迷药之后,在他怀里睡着了还是不愿放开。

  想多抱她一会儿,在抱一会儿,人的能力终究有限,虽然是最为聪明的高等动物,但是面对那么大的一条巨蟒,心里还是很没底的。

  所以,他准备了后事,确认南宫弄阳真的被迷晕了之后,卸下她身上的武器和瓶瓶罐罐,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躺着。

  想跟自己并肩作战,那绝对是不行的,她武功那么菜,加上自己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就更没有精力护着她,好意只能心领了。

  也来不及检查她都带了些什么东西,随便给她卸了放在床头柜上,从怀中掏出他的印玺和产业继承书,整整齐齐地放在她一醒触目就能见到的地方。

  本来他是真的很希望在自己应战之前她能有身孕的,但一想到自己未必能回来,他也就犹豫了,万一自己回不了,她有这么多钱也未必会快乐。

  但如果还是完璧之身,以后也可以找个如意郎君嫁了不至于守活寡,男人对有些东西真的是很看重的,处子可比有钱的富婆受待见。

  若能活着回来,定许她一生悠然,若不能,信中也有说明,之前的休书,只要她想走,随时有效!

  百里尊不舍地附下身在她饱满白皙的额头啵了一口,不舍地移开之后,握紧腰间的佩剑,又看了她一眼,恨不得把她看进眼睛里似的,决然离开。

  百里尊一身白色的劲装配着他的佩剑,急冲冲出府,骑马离开,身后只跟了童进,和暗中随行的暗卫,剩下的人都留在了府里,守着南宫弄阳。

  百里尊一走,南宫弄阳沉睡的房间里顿时出现绝世高手,用十分难闻的解药在把她弄醒,一手拿药在她鼻子上晃,一手对着镜子化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