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20章 骑虎难下

第220章 骑虎难下

  师父大人真是简单粗暴,南宫弄阳不到半刻钟就直接被臭醒了。

  眯着眼睛看到是师父坐在床边化妆,她就知道百里尊走了,蹭地跳了起来。

  郎老头没想到小徒儿不淡定的动作怎么大,一脚就把他老人家的化妆盒给踢飞了。

  南宫弄阳直接跳下床之后,把刚刚准备的瓶瓶罐罐塞进自己的小布包里斜挎着,别好腰间的佩剑,手拿暴雨梨花针就催促师父快点出发了。

  郎老头今日之所以需要化妆,是想以百里尊的师父的身份出现,毕竟自己刚刚和百里尊闹不愉快,自己的出现儿子看到肯定不开心,反而会误事。

  要是易容成自己的师兄百里奚,百里尊的师父,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南宫弄阳都准备好了,看到自己的师父还在焦急地拿着画像和镜子里的自己对比,都有七八分相似了,还是怕认出来。

  南宫弄阳那个急哦,直接上手拽着师父就走,也不管他老人家会不会因年纪的原因行动迟缓,反正平时看他都生龙活虎的,她此刻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知道自己一定会被百里尊迷晕的,所以早就计划好让自己的师父帮忙,师父听说百里尊要去和蛇打架,兴奋不已,于是就表示他也要去。

  南宫弄阳表示百里尊见到他会不高兴,且会影响战斗力,所以给他出了个注意,易容成百里尊的师父。

  画像是南宫弄阳从百里尊的书房里偷的,郎老头也觉得南宫弄阳所言在理,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当南宫弄阳把画像偷到之后,他默默地接过自己师兄的画像,假装一脸诧异不认识,南宫弄阳毕竟涉世未深,也就没有注意到师父的狡黠。

  当两人都准备好之后,南宫弄阳问师父拿药,她现在的功力去和蛇斗,自然是十分找死的,所以必须要作弊靠药物。

  为了让人看不出她作弊这么明显,且药效也需要时间发挥出作用,她就只能先吃了。

  这几日在百里尊白天忙政务的时候,她都是找师父积极地练习一些速成的搏命绝杀,把天枢阁的生意都交给了路子他们打理。

  她一定要帮到百里尊,让百里尊觉得自己不会成为他的累赘,真的能与他并肩作战,南宫弄阳吞下药之后。

  郎老头教她运功脚尖点地,师徒俩儿焦急地往斗蛇场飞了过去。

  南楚斗蛇场。

  大家等了许久许久,等到日上三竿了百里尊还没到,大家都被太阳晒得懒洋洋的,有些吃午饭早的现在都饿了。

  直接跑去街边随便买了点吃的,又赶紧跑回来边吃边看,深怕错过好戏。

  卖食物的老板也把东西买完就赶紧撂下吃饭挣钱的家伙,也边吃边往百姓人群中挤,准备找位置看戏了。

  就在猗景瑞打了无数个呵欠,热得跟孙子似的,身边的婢女扇出的风都是热的,烦躁到不行的他又开始催了。

  作为天崤国的太子爷,这点耐心和修养都没有,实在是让人有些鄙夷,但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位太子爷十分有本事,在天崤一直很受宠,所以脾气礼数向来懒散。

  优秀的人总是要有些缺点的,不然别人还这么活,经常嚣张的天崤太子猗景瑞,嚣张就是他的缺点,偏偏人家还有本事嚣张。

  “南楚尊贵的皇帝陛下,你们宰相大人不会出恭出了几个时辰了吧?年纪轻轻的,这身体可怎么行?还不叫人去看看?”

  宗泽对猗景瑞的无礼十分火大,差点没绷住想要当场怼人的时候,百里尊出现了。

  只见一袭白衣劲装,仅配了一把宝剑,直接脚踩马头,飞起从天而降。

  白衣胜雪,身姿矫捷,五官俊美,天上的云彩都因他的出现黯然失色,在场的女性朋友皆花痴地看着宰相大人。

  突然听到一个男声说出所有女性心中的想法,“宰相大人好帅!”

  就这一声,拥有众多粉丝的宰相大人微微一笑,起哄声更胜。

  “抱歉,夫人有午睡的习惯,得哄着,臣来晚了!”

  他也没撒谎,弄阳大人自从谈恋爱之后,很多时候午觉都睡不好了,他有时间都亲自哄。

  百里尊落地后,径直向宗泽的方向作揖,声音不大不小,不急不缓,却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清他说了什么。

  显然,大家十分放在心上的事情,在他眼里,还不如夫人的午觉重要,在场的好多女性听到这话都差点腿软晕倒了。

  这么体贴帅气的男人,随便说句话都这么有魅力,百里尊一现身,漆黑的一片人头就一直在闪动,现在大家更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宗泽才不管那么多,依然扮演昏君的模样,直接从龙椅上奔下来找他的宰相妈妈。

  自从皇太后仙逝之后,宗泽一直依赖宰相,之前这个现象只是南楚国内知晓,现在这个消息都已经传到天下各国。

  这样昏君的一个形象塑造,也是为宗及的后期登帝位做准备,所以百里尊依然配合演出,任由宗泽十分友好地赦自己免礼,并关切了一番之后,百里尊才把头转向天崤太子。

  “天崤太子的赌注,可带来啦?”

  百里尊像看傻子一样,居高临下地看向跪坐在不远处的猗景瑞,猗景瑞被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看着十分不爽,然后伸手让一侧的侍卫搀扶他站了起来。

  双眸微眯,十分不客气阴阳怪气地道,“本太子自然是赌得起的,赌注就在本太子的驿管里,若是宰相大人能赢,本太子准备的赌注就当是给南楚的百姓谋福了。”。

  说得真好听,明明是愿赌服输,偏偏说成就算输了,赌注也是施舍给他们的。

  他天崤太子财大气粗,身后的母国更是国力昌盛,连南楚都是需要他的好心施舍,才能过活。

  众人一听这话,瞬间不满,但是又只敢小声议论,不敢当场发飙。

  宗泽没有对着天崤太子,所以不悦地翻了个白眼,这个白眼很明显,很多站在他们对面的人都看到了。

  百姓这才知道,连皇帝都十分讨厌这个天崤太子呢,有机会一定要悄悄地向他扔菜叶臭鸡蛋。

  涵王宗及和靖王宗宇对视了一眼之后,若有所思,百里尊却老神在在地微笑了一下,云淡风轻地道。

  “呵呵,太子殿下真是富有,那要不再让出几座城池来,不用太多,十座足以,南楚全国上下百姓,一定感激不尽!

  赌注太小,本相也没有玩耍的兴致呀,您说是不是?大家都等了一上午了,赶紧的吧!”

  说完,百里尊就示意太监笔墨伺候,太监也麻溜,快速地就把笔墨纸砚递了过来。

  猗景瑞气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一时骑虎难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他会不会接呢?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