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21章 能屈能伸反套路

第221章 能屈能伸反套路

  本来割让五城和把自己的宠物给百里尊,他就已经十分肉疼了。

  割让领土丧权辱国,宠物没有了倒是无所谓,再好用的畜生也是可以舍弃的,只要是能让百里尊死。

  这次为了对付百里尊,他可谓是下了血本了,现在听到百里尊这么云淡风轻地接受他的说辞,气得想吐血。

  大家听到百里尊这么一说,随行的各国大臣不敢笑得太张狂,场外的百姓却哈哈大笑起来,想欺负他们的宰相大人,没门儿。

  只有天崤的使团,各个面露尴尬之色,只好低垂着头,当做外面的笑声不存在。

  宗泽闻言,笑嘻嘻地道,“这个好,朕也觉得这个提议十分地好!太子殿下若愿体恤南楚百姓,朕感激不尽!”

  宗泽在一旁助攻,心里乐呵呵地想看天崤猗景瑞的笑话,就算真的让出城池,他们也是宁愿算成黄金白银赔钱的,哪真要人家的国土。

  不说别国的子民不好管,就算好管,届时经常暴乱且混入间谍最容易的地方,也会是割让的那个地方。

  毕竟老百姓都有故国情怀,容意被煽动,就可以全家老小举兵造反了,还不如直接拿钱比较爽快。

  现在的南楚,只适合强大自己,暂时没有称霸天下的实力,胖子是需要一口一口吃的,得慢慢稳扎稳打地来!

  其实南楚和天崤国力差不多,只是南楚先帝宗衡驾崩之后,南楚在领导这一块儿,显得比天崤散了一点而已。

  那是因为九龙夺嫡的后遗症,但是现在除掉了宗泽母子,他们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猗景瑞刚刚敢那么挑衅,不过是想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

  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高冷不善言谈的百里尊,今日居然这般巧言令色。

  猗景瑞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大家都听到了,现在再说什么于事无补。

  宗泽现在又助攻了这么一句,涵王宗及也来了一嘴,“没想到太子殿下这么有钱,南楚之福呀,陛下,正好我们南楚西北部的兵械需要扩充呢,赶紧感谢太子殿下的好意!臣求您了!”。

  西北方正好是面对天崤国的那一方,之前百里尊做了一些部署,就是准备等开战的时候,好好和天崤打一场硬战,然后给南楚争取更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现在宗及看似这么随口一提,其实是在告诉天崤太子,现在南楚不太适合硬碰硬,就算他天崤现在输了城池,届时可以靠本事再抢回去。

  再加上现在百里尊还没开始战呢,宗及本就表面上与百里尊不和,现在更是不忘来当搅屎棍,隐秘地给天崤太子支招,表示自己也很希望百里尊死。

  宗及和百里尊的矛盾,和宗泽依赖宰相妈妈的情况是一样的,之前也只是南楚全国知晓,现在两人的矛盾热度,都已经上升到了全天下各国皆知。

  除了与世隔绝自成一国的郎安国,消息还没那么灵通之外。

  所以,涵王宗及见猗景瑞眉头闪了闪,若有所思,就知道有戏,猗景瑞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他话中所指。

  百里尊假装听到宗及的声音感到恶心,偏过身去笑着道,“涵王如此关注南楚西北方的兵械布防,那这事儿了了之后,涵王可亲自去看看,本相不明白,本相做的布防还有何疏漏,望涵王指点一二!”。

  现在的话锋感觉有些偏,猗景瑞就陷入了沉思,这两人斗嘴,正好给他几秒思考决策的机会。

  也不是不能答应,只要今天能弄死百里尊,自己的领土,他早晚都抢得回来的,且还要整个南楚成为天崤的附属国。

  南楚离了百里尊,不出五年,他就有信心拿下来,虽然现在天崤不是自己当政,是自己的劳资,但是天崤的天下迟早都要传到自己的手上。

  大丈夫敢做敢为,有时就应该大胆地博一把……

  猗景瑞正想着,宗泽恰到好处劝架了,以宗及生气离场收尾,就算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尾,宗及中途都是要想办法离开的。

  无论如何,他都得想办法在暗中保护百里尊的安全,他们养的黑甲军,早已经乔装成老百姓混进人群中,就等信号发出,哪怕用制造混乱伤害到百姓的方式,也一定要救出百里尊。

  于公于私,百里尊都不能死,靖王宗宇见涵王宗及生气离场,还站起来叫了两句“皇兄!”,想假装劝架一下的,毕竟在众国使者面前,兄弟之间该有的和睦,还是要有的。

  劝完架之后,百里尊才假装想起正事儿,催促道,“本相能为南楚争得一分一毫的好处,是本相的荣幸,天崤太子,请,赐,福!”

  百里尊在利益面前,别人对自己再不敬的言辞,他都能屈能伸,理智应对,最后三个字百里尊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猗景瑞从百里尊说的话中,都感觉到这人发怒了。

  猗景瑞经过刚刚一想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八成的决定,看向已经弯腰站在他身旁多时的公公,举着装有笔墨纸砚的托盘,不悦地冷哼了一声。

  “宰相大人表演区区一个抓蛇的戏码,就想再要十座城池,那本太子请大家看戏的门票费是不是收太高了?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本太子虽然有钱,但是有折打也是好的,毕竟天崤也有子民等着本太子谋福祉呢!”。

  百里尊嘴角抽了抽,不悦地问道,“那太子殿下觉得多少城池合适?本相的出场费太低的话,本相可是要罢演的!”

  “五城!”猗景瑞伸出手指砍价,百里尊让都不让,砍价哪有一砍就砍一半的?百里尊坚定道。

  “九城半!”

  砍价的现场就是,猗景瑞咬着牙一直往上加,百里尊死咬着九城半不放,结果,猗景瑞做出了妥协,愤怒地写下赌注盖上天崤太子印,宗泽传国玺也改了印之后。

  百里尊这才准备战斗,南宫弄阳和郎老头早已经早了人群里隐藏,只能等百里尊下场之后,她才能去求宗泽让她也下去。

  要是让百里尊知道她现在在这里,又要被迷晕了,听到猗景瑞说话嘲讽百里尊,她都气得想跳上去打人了,还好师父拦住了她,让她听到了百里尊后面的反击,顿时觉得十分精彩。

  百里尊果然好样儿的,南宫弄阳心里满满地自豪,当猗景瑞说,“不能用硫磺和火药,不能有侍卫帮忙,其他的一切随意!”之后,南宫弄阳气得跺了跺脚,爆粗口,隔空啐了猗景瑞一口。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