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34章 大恩成仇

第234章 大恩成仇

  半晌,因不能破坏地面打草惊蛇,确认好位置进行控制,再想办法一网打进,所以只有两名暗卫带着夜明珠潜进水井里。

  细小的水井口下去之后,别有洞天,井里有四道暗门,允许一成年男子的身形经过。

  门一打开,井水疯狂往水室里猛灌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平稳了,因为水压的原因,水室里也只能容下这么多的水。

  果然不出所料,一大口水缸里,摞了五坛酒模样的坛子,水缸密密麻麻地装满整个水室,摞了两层高,水缸里都是酒水坛子。

  整个水室目击约估长宽高各三丈,容量大得惊人,且四个暗门,布局一摸一样。

  两个暗卫一人负责两个门验货,确认是火药之后,用他们带下装了泥土的酒灌,换了一罐最不起眼的酒坛,打扫好他们来过的所有痕迹,出了水井。

  侯着的侍卫过来接酒灌的接酒灌,帮忙弄得水渍的弄掉水渍,弄成无人造访过的景象。

  宗及也不先走,等那两个下井的兄弟收拾妥当之后,这才带大家急急离开,回到他们的落脚点再行打算。

  此次出行,收获颇丰,大家的心情都不错。

  回到吴记盐铺,大家才把换回来的酒坛弄开,只见酒坛上的油纸都是防水的,比平时存放酒时都防水了好多倍。

  一弄开,浓烈的火药粉味就充斥鼻腔,再一次证明,火药无疑了。

  据暗卫汇报,这批火药的数量,和他们接到的线报数量一致,所以说,就只是这里有火药,其他地方暂时安全了。

  所以,现在他们的主要目的,可以从排查全部换成布防换药,得把这些危险的东西换了,不然一旦曝光引燃,后果不堪设想。

  动这批火药还得悄悄动,不能让火药的主人知道,那现在最重要的首要问题又来了,谁会是这个火药的主人呢。

  火药的数量,哪怕是民间老百姓在过年过节需要燃放烟花爆竹,制作烟花爆竹的店铺都是需要到官府申报,获得营业许可证之后,才能制造。

  且每年都需申报一次,审查十分严格,除了这些人能接触少量的火药以外,控制火药数量最多的,且需要统一管理的,就是军方。

  军方控管火药用制火炮这些,都是严格控制的,现在这个任务由南楚的大将军在负责,一直没有出任何差错,且每七天还需要向百里尊汇报一次。

  每一个守卫兵械库的侍卫每次进入该区域当值之前,都需要签好层层手续,领导亲自验脸验身才能进入当值,每天两轮值。

  管理十分的严格,不可能出现军营中的火药大量出现在民间的可能。

  军方和制爆竹的小商贩排除了之后,那么,到底是谁会有本事运送这么多的火药进城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宗及盯着桌上的火药粉陷入了沉思,线索到这里又断了,他们虽然有本事控制得了火药,但是火药的主人,一天不抓出来,就怕他一天在背后捣乱。

  要是知道自己的火药被弄了,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报复南楚皇城的事情来。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算太好,要是百里尊在就好了。

  百里尊对朝堂上所有的人都比他了解得透彻,且有着七窍玲珑心的他,别人要分析几天几夜的事情才能准确无误地捋出头绪来,他快的时候,半刻钟都不用,就大概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以前父皇还在的时候,出征一直都喜欢把他带在身边,并将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嫁给百里尊,虽然最后她的妹妹伤害了百里尊,让整个皇室蒙羞。

  但百里尊存在的重要性,一直都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无人能撼动。

  现在他真的很需要百里尊的帮忙,宗及无奈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接着思考,不能什么都寄托给百里尊了。

  现在有机会和他好好学习,得好好珍惜才是。

  不得不承认,人的能力是有高有低的,百里尊就属于那种高的,虽然宗及不愿承认自己不如人,但确实不如人呀,所以只能继续努力,废寝忘食地努力了。

  百里尊现在是自己的好友,愿意帮助自己,将来他相信百里尊也一直是自己的好朋友,会一直帮着自己。

  可若是登上了帝位,什么都还不能自理,全靠好友的话,老百姓会怎么议论他呢。

  父皇还在的时候,百里尊的名气就是与父皇一样地出名,名气盖过所有皇室贵胄,现在父皇仙逝,他在南楚的名气一直是最高。

  国外许多人都只知南楚有百里尊,而不知宗泽为何许人也的众多,他要改变这样的一个局面,毕竟君臣还是要有些分别的。

  以后能不靠好友,就尽量不靠了,将来自己登基,直到他挂掉,百里尊会一直是南楚的宰相,这是他能给出的承诺,其他的……

  大恩成仇,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百里尊的身上,也让后期的百里尊性情越发古怪,像个精明的大孩子,十分依赖南宫弄阳,寸步都不舍得她离开,这是后话。

  好端端的夜晚,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且越下越大,宗及推开窗,任由雨的味道扑进屋来,他刚刚想了什么?难道,老天爷也觉得,他刚刚的想法很过分吗?

  他只是想一想而已,事情还没到那一步,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年少轻狂,谁不想成为那个最能干,永远都是第一的少年?连这一点骄傲的上进心,都不允许他有了吗?

  宗及今天晚上的思想有点敏感,自从百里尊急忙进来,滔滔不绝地和他说了许多重点,自己还习惯性地给他倒茶的时候。

  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下人,随时等着百里尊赏脸的这种,感觉十分不好。

  加上百里尊匆匆忙忙一走,事情的压力又大,没有百里尊的谋划点子,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一下子心生不好的想法,一晚上的思想特别敏感。

  现在这雨越下越大,还打起了闷雷,他当是上天给他的提醒,又下了个决心,以后好好对好友百里尊,雨却没有越下越小,反而电闪雷鸣不断。

  宗及烦躁地把手一甩,关上了窗,大家都被宗及这反常的动作吓了一跳,纷纷露出关心担忧之色。

  宗及淡淡道,只是担心百里尊,于是就遣散众人去休息换防。

  都忙了一个晚上,现在天都要亮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得休息一下不是,不然机器也是会出现故障的。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