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44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

第244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

  闲暇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百里尊借着南宫弄阳的伤,好不容易休息了几天,又被叫去上朝了。

  政坛上瞬息万变,没有百里尊可真是不行,许多事情都等着他拿主意。

  就拿最近使团即将离开南楚这件事情来说,两国之间的互惠互利,各种条约都已经谈得差不多,该签的签,该兑现承诺的兑现承诺。

  百越国和中山国十分简单,就是这些年,大家和谐相处,井水不犯河水,互为友邻之邦即可。

  至于天崤国嘛,一直都是最难缠的,但是现在难缠的天崤国满身麻烦,自身的麻烦都快顾不过来了,哪里还有时间想其他的事情呢。

  其他两国都已经收拾行李收拾得差不多,等南楚这边定下日子为他们送行了,只有天崤国这边的使团,迟迟不愿表露出什么时候回去。

  本来赖在人家家里就已经很不要脸了,但是现在的天崤太子的境况,最好的处境就是赖在他最讨厌的南楚,因为他一来出使就需要签订这丧权辱国的割城条约,这下回去,日子真心不好过。

  其他的皇子肯定拿这事来指摘他的太子作风不正,要求罢免太子职位呢,再没有想好应对国内的一切政治公关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不回去。

  可是不回去,在南楚的日子也不好过,宗泽天天派人来催他准备的赌注怎么样了,毕竟大家都等着看呢。

  爱赌又输不起的模样实在是令天下人耻笑,猗景瑞度日如年,真悔不当初,要是当时自己不图一时口舌之快,看到百里尊死了再说大话的话,现在的下场也不会这么惨。

  谁知道四只畜生都奈何不了他,早知道当时他就下严令,只许百里尊一人应战就好了。

  可那天虽然有人在帮百里尊,都是没帮上多少忙,有个还帮倒忙的,全程需要百里尊护着。

  所以,就算当时他下了严令,不让人帮百里尊,人家只不过是对付敌人的时间多了一点而已,最多受点轻伤。

  整场战斗下来,他是看得又佩服又心惊,手脚冰凉,内心里都不自觉地佩服人家是一条好汉,心里输得地佩服。

  但这个赌注实在太大,他这么也得把面子端着,现在还是他老子当政,要弄点儿地儿出来,真是不容易呀。

  但堂堂天崤太子,说出来的话不作数,传出去,他还在不在江湖上混了?

  猗景瑞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看到百里尊,他就浑身发毛,气到连话都不想说了,深怕又栽坑里,输得连裤裆都不剩。

  骑虎难下的天崤太子脾气更加暴躁,近身伺候他的人,都胆战心惊的,天天过得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看到百越国和中山国高高兴兴地表达辞意,他是恨得牙痒痒的,总觉得人家的笑容里有嘲讽他的意味,其实另外两国,人家还真没那么多心思管他天崤的死活。

  百越的人就是为了旅游来的,中山是为了见世面,学习来的,只有他天崤是为了欺负主人家来的,结果好了,他横,主人家也不会真的当个好欺负的东道主招待他。

  猗景瑞已经被这些事情弄得身心烦躁,没了往日的精明睿智,所以门都不太敢出,深怕自己对人对事儿一个应付不慎,又栽坑里。

  只好天天在驿管里诅咒百里夫妇,并苦逼地思考着对策,他已经思考了好多天,一直都思考不出来。

  现在的南楚表面上虽然对他十分客气,可实际上,已经派暗卫戒严了他周围,时刻盯着他的行踪,赌注不交出来,休想离开。

  之前还想着能再谈判谈判的,宗泽给出的命令就是,要么让天崤拿割城国书来接人,要么拿价值十四半座的城池来接人。

  说得好听是接,其实就是赎,天崤太子赌博已经把自己都赌在这里了。

  这接人的命令是宗泽下的,但谁都晓得,这命令出自谁之口,百里尊这是,完全切断了他的退路,并早就派人把赌博详情以国书的形式,送到了天崤陛下的御桌前,够狠!

  宗泽软弱无能,加上死了老母之后,南楚的大事几乎都是百里尊在掌权,得罪了自己的死对头,还想有好日子过,怎么可能?

  要不是现在百里尊找不到好的借口杀他,怕引起两国的战争,估计现在他都身首异处了。

  让自己的敌人活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今日他落在你的手里,你不想办法杀掉,下次万一不小心落到人家手里,就不要想活了。

  这个道理猗景瑞明白,百里尊更清楚,所以,猗景瑞虽然笃定目前自己虽然活得很没面子,但至少是安全的,天天抱着自己的宝剑睡觉,随时准备应敌。

  猗景瑞还真没想错,百里尊是真的一点都不打算放过他,不为别的,就为了南宫弄阳背上的伤。

  因为这伤,南宫弄阳每晚都只能趴在他身上睡觉,自己还得整夜小心护着,不能让她翻身,自己更不能翻身弄到她。

  而且这伤要治那么久,严重影响到了宰相大人的婚后生活,宰相大人在想着,怎么也折磨一下猗景瑞,他睡不好,他也休想睡得好。

  结果,宰相大人还没来呢,猗景瑞就自己睡不着了。

  身在皇城睡不着的怎么可能只是这几个人呢,许久未露面的涵王殿下,心绪不宁地处理好火药之后,一直对自己和百里尊的友谊产生了敏感的心思。

  他是打心里想要把这样不好的想法抹掉的,没想到越想抹掉,就想得越深,越来越内疚,都不能和百里尊好好相处了,更不说回到以前肩叠肩地一起出去玩耍。

  只要是关于感情,不管是亲情,爱情,友情,信任出现动摇,开始疑心,一切都会慢慢开始变化直到土崩瓦解。

  五日后,因这段时间以来,大家相处下来也相互了解彼此的习性,南宫弄阳和项阡酋成了好友。

  中山国的使团离开南楚时,南宫弄阳以百里尊女眷的身份,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同南楚的那些个大臣送中山国的使团出城。

  本来别人是没有这么大面子,需要宰相大人和靖王殿下亲自送。除了天崤,中山国和百越国的使团,向来都交由靖王宗宇招待。

  百里尊是不堪其扰,才被南宫弄阳拖出门,赏脸来送一下项阡酋,又收获一枚志同道合的朋友,南宫弄阳十分开心,与南楚的礼部官员目送项阡酋他们离去。

  项阡酋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才不舍地放下帘子回国,希望有缘再见。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