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46章 火药爆炸

第246章 火药爆炸

  就在这时,本以为在家的郎老头,也从天枢阁的正门进来了,手里还提着鱼篓,肩上扛着鱼竿,面无表情,像似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满额的汗珠。

  许久不见的师父,一出现居然是这个样子,南宫弄阳接过菲菲递过来的帕子,“给,师父,您老人家小日子够悠闲的呀?”

  南宫弄阳关心一下郎老头,老头子刚刚沉着脸进来,看都没看他们,今天的规划是,准备吃了午饭去吊一天的鱼的,结果一听到黑鹰说百里尊来了,他老人家是用轻功逛奔回来的。

  明明知道来人是谁,却假装没有看到,听到南宫弄阳这么一关心,还板起脸来,像个家长质问不乖的小朋友一样,怒道。

  “你还知道回来?”

  店里的客人看到百里尊和南宫弄阳进店,本来目光就早已锁定在他们的身上了,现在郎老头又这么一端架子,大家更加好奇盯着不放。

  南宫弄阳虽然很多天没有上班,但是脑子还是十分清醒的,赶紧小声道。

  “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们去后院说,别影响到客人!”

  说着,南宫弄阳接过郎老头手上的鱼篓,拉着闹脾气的郎老头往后院走去,路子和菲菲又勤快地招呼客人,表示这边没事儿,大家正常享受服务即可。

  南宫弄阳养伤的这段时间,天枢阁这边的经营一直是郎老头把关,要么就是讲故事吃饭,要么就是直接出钱吃饭。

  他老人家是不指望挣这点钱的,只是想着有事情打发时间而已,倒是路子和菲菲特别上心,真的为天枢阁挣了些钱。

  作为明星人物的百里尊,一直默默地跟着他们身后,怕南宫弄阳提到重物,还给她接了过来,看到鱼篓里是空的,好看的双眸闪过一丝丝精明的暖意。

  他不喜欢猜,但往往他的猜测都八九不离十,这讨厌的老头,明明想看他,现在他来了老人家却故意不把他放在眼里,偷偷瞄。

  百里尊心里吐槽,看着郎老头任由南宫弄阳扶着,有些佝偻地闹脾气博存在感,就是想南宫弄阳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他,真是可爱。

  大家都是关心南宫弄阳的伤势,所以一窝蜂涌了过来,确认南宫弄阳安然无事之后,也识趣地忙别的去,让主子和主子聊天。

  毕竟,郎老头,百里尊,南宫弄阳身份地位比他们高许多,且人家谈话的时候,他们也不方便在场,虽然南宫弄阳一直说众生平等,可大家一看到百里尊,就自动退避三舍了。

  很想巴结宰相大人,可更怕在面前晃太久惹人烦,印象更不好,只好识趣先走了。

  若不是因为南宫弄阳,顾清风也十分想和百里尊走得近一些,多向他学习。

  现在看到他和南宫弄阳又走到一起,相处得那么好,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到南宫弄阳对百里尊的感情不想以前,满眼都是情意,顾清风非常不开心又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天枢阁。

  今天他值夜班,只是白天想着来天枢阁帮帮忙,看有没有机会遇到南宫弄阳,打听一下她的病情的,现在知道她安好,他也该好好去上班了。

  大家的心思也和顾清风一样,觉得今天是很平常的一天,白天忙完吃过晚饭之后,夏季的夜晚大家似乎都不太怎么喜欢早睡。

  加上南宫弄阳一直在院子里给大家讲故事,讲鬼故事最近一直都是百里尊的特例,无聊又没有什么娱乐设施的古代,百里尊的特例也只好被南宫弄阳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了。

  刚开始百里尊虽然不太喜欢南宫弄阳除了他之外,南宫弄阳还给别人讲,但这么多人在场,他也不好撒娇,显得一个大男人特别娘炮,所以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给她剥瓜子。

  南宫弄阳今天给大家讲的是赵宦娘和温生的爱情故事,没想到刚开始还表现害怕的在场女性,越听胆子越大,还敢提问。

  当南宫弄阳说到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双双殉情时,口干舍燥准备喝一口茶,菲菲还大着胆子催促。

  “后来呢后来呢,变成鬼之后,怎么在一起呢?”

  南宫弄阳好像得到说书人的职业精髓了一办,人家越想知道,她就要吊足人家的胃口才说。

  就在大家伙急着想知道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南宫弄阳准备接着说时,忽然,轰隆的巨响打破了南楚寂静的夜空,这响声,震天动地。

  大家都被吓了一大跳,有些甚至还出声埋怨,只有百里尊感觉事情不对头,诧异不过几秒,接着又是轰隆巨响。

  刚开始大家还以为是谁家的锅爆了,可锅爆的声响,哪里有这么响,且现在都过了饭点。

  百里尊觉得不对劲,正准备飞身上房,站到高处看看,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结果,率先飞上屋顶的天枢阁五俊毫不吝啬地与大家分享他们所看到的。

  “郊外着火了,好大的火势,但愿不是郊外百姓聚集之地!”

  百里尊眉头一皱,心中暗叫不好,之前宗及告诉他,弄出来的火药成批分四个方向放,减轻这批火药对南楚皇城的威胁。

  当时百里尊的意思是直接放置军中,军中一般人都进不去,管理十分严格,要安全一些。

  但宗及表示,之后很多事情他们都能用到这样重量级的武器,入了军账,要弄点东西出来都要过台面,虽然现在军中都是自己人,但弄这么多的火药进去,未免太引人注目。

  一直在查火药的主人,至今还一点头绪依然没有呢,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得非常小心。

  因有能力弄这么多火药进来的人,在南楚至少是位高权重的,位高权重的人,哪一个不想碰点军权呢。

  国家最主要的权利,就是军权,谁的拳头大,谁的话语权就大,所以为什么只要一想政变,都是先弄军权。

  现在,百里尊又想让宗及自己锻炼,宗及也不是小孩子了,什么都听自己的,心里肯定多多少少有点不是滋味。

  当时听到宗及对火药的处理,他就隐隐觉得不安,但又不好驳好友的面子,只嘱咐了几句小心看管之类的,就没在管了。

  在百里尊思考的几息功夫里,轰隆的巨响声又从另外一个方向响来,好像山头上对歌,这边唱罢那边登场一样,这下百里尊更加肯定他的猜测了,猛地站起身,脚尖点地飞身而上。

  落在天枢阁最高的房顶上依然看不真切,他一口气飞奔到了南楚皇城最高的角楼上俯瞰。

  只见南楚皇城四周燃起熊熊大火,势头越烧越猛,还时不时伴随着爆破声。

  这样大的响动,让南楚皇城不过几十息的功夫,全城顿时陷入恐慌,本已经开始寂静的街道纷纷涌出许多人,渐渐热闹了起来,皆一脸害怕地四处打量。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