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54章 热闹的天枢阁

第254章 热闹的天枢阁

  路子以为百里尊在宫里,急急朝皇宫的方向奔去,路上遇到涵王宗及也乖乖地闪开不敢挡大人物出门办事儿。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宗及和百里尊是表面不和,私下关系一如既往地好,关于宰相夫人被挟持,自然就不敢跟他说了。

  好在路子的运气不错,跑到宫门口的时候,正看到靖王宗宇打算坐车离开,想必皇宫中的紧急会议已经结束了。

  路子虽然知道身份有别,但事情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多一个人知道南宫弄阳被挟持,南宫弄阳被救出来的概率就多了一线希望。

  “靖王殿下,您等等,麻烦请问一下,您看到宰相大人了吗?”

  靖王宗宇本来就打算要利用南宫弄阳,所以,对南宫弄阳身边的朋友他还是熟悉的,一见到路子,面无表情的他立刻满脸笑容,十分和善。

  看到路子焦急的模样,他知道他们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需要百里尊紧急到场的了。

  现在他自己都有事情要紧急去做,说好了要接应猗景瑞的,他得去看看安排下去的任务,他的下属执行得怎么样了。

  但一想到路子这里有关于百里尊的急事,他还是想耽搁一会儿听一下的,因为他就是要保护猗景瑞安全离开而已,不是什么难事,百里尊的事情,对他来说比较有吸引力。

  “这是有什么急事找宰相吗?跑得这么急!”

  靖王宗宇关切地问道,靖王在路子心中,一直是个好人形象,所以路子一点提防心都没有,直言不讳。

  “宰相夫人被挟持了,我得急着去找宰相,那个天崤太子太厉害了!靖王殿下可见到宰相大人了,散会后?”

  靖王宗宇闻言也吓了一跳,该死的猗景瑞,不按计划好好逃跑,怎么还去挟持了南宫弄阳呢?

  “本王没看到,走,我先跟你去看看情况,让人再继续去找宰相大人!”

  靖王宗宇是真的着急,他怕猗景瑞逃不了,计划落败于他不利,南宫弄阳只是他想要培养的棋子而已,弃了也就弃了。

  问题是,现在他也想去现场看看能不能补救一二,总比留在家里着急地等着消息强。

  路子看到靖王宗宇关心南宫弄阳,完全没看出靖王宗宇对他们有别的打算,看到靖王宗宇那着急的样儿,只当他是真的关心南宫弄阳这个朋友。

  于是,城府不深的路子,看到靖王吩咐人去找百里尊之后,催促他一同上车赶去,路子也就不敢耽搁了。

  毕竟救人如救火,再晚一步南宫弄阳的处境只会更危险,上了靖王的车同靖王一起赶去天枢阁。

  宗及接到侍卫来报说天崤太子猗景瑞成功逃出驿管,到天枢阁挟持了南宫弄阳之后,十分担忧地赶了过去。

  南宫弄阳一定不能有事,不然百里尊回来自己可没法儿交代,现在表面上是和百里尊不和,他可以以看不惯猗景瑞欺负女人这个借口去救南宫弄阳的。

  当宗及赶到,带着侍卫包围了整个天枢阁时,猗景瑞被激怒,豪不怜香惜玉,在南宫弄阳的脖颈上划了一个血口,猩红的献血沾到了剑锋,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太子殿下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不如把人放了,我们出去喝酒赏月!”

  宗及心里很怒,但是表现出很不屑地姿态奚落猗景瑞,然后伺机而动。

  猗景瑞知道涵王宗及和百里尊不和,此行不过是正巧路过,看到自己挟持了百里尊的女人,想来看看,不让自己离开南楚而已,南宫弄阳能威胁得到百里尊,但不会威胁到涵王宗及。

  但是看到百里尊的女人受到伤害,涵王宗及应该也是开心的,所以,让南宫弄阳见彩之后,就没有再次划深她的伤口。

  他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激将说服,脖颈间的刺痛已经让南宫弄阳彻底清醒了,宗及和百里尊现在的关系,即使宗及想救自己,也是找不到比较好的理由的。

  宗及对猗景瑞的奚落,拖延到的时间不会太长,这种时候,她必须想到自救的办法,在猗景瑞这样的高手面前,她该如何自救呢?

  南宫弄阳正在思纣,就感觉到猗景瑞说话的热气从后面喷了自己一脖子,十分难受。

  “哼,涵王应该也希望看到百里尊的笑话吧!但这小美人儿,现在得乖乖待在我怀里等着你们南楚的宰相大人,劳烦涵王殿下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看别人的笑话,帮忙给你们宰相带个话呗,就说,他的女人,本太子看上了,要带回天崤当贴身侍婢!”。

  说着,手臂上的力道又紧了紧,南宫弄阳感觉到这个坏蛋贴着自己,十分难受,不悦地动了动,哪怕是被挟持,也是想要和不喜欢的人保持距离的。

  要不是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剑,且在猗景瑞面前,自己还没有十足的逃生本事,她早就反抗了。

  平时从师父那里多装一些毒药,或者是暗器在身上就好了。

  偏偏最近受伤了,衣服不是百里尊帮她穿就是宫婷帮她穿的,为了让她好好休息,很多杂物都不许她带在身上。

  最近经常和百里尊出双入对有他保护,她自然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可谁曾想,百里尊才一外出公干半天的时间不到,她就能被挟持了呢。

  若是能活着逃离魔掌,不管以后她身边的人怎么说,她都一定要带好武器在身上,尤其是暗器啥的。

  最好是连用的发簪,腰带,钱袋都能安上一些关键时刻能救命的暗器或者毒药,安全感这种的问题,很多时候还真是只能自己给自己。

  虽然身边的人很靠得住,但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能时时刻刻地盯着她呢?

  南宫弄阳知道,猗景瑞要拿自己威胁百里尊,所以,现在自己的性命暂时无忧,对猗景瑞搂着她的姿势,不满的动作也很大。

  手肘直接不客气地撞在他肚子上,满脸的不悦,猗景瑞没想到,刚刚一直动都不敢动,乖乖被挟持的女人现在看到救兵来了就开始嚣张,不悦地温柔哄了两句。

  “乖,我们男人之间在聊天呢,给本太子安分点儿。”

  南宫弄阳非常恶心地啐了一口,瞪了他一眼,猗景瑞作势要把利剑的位置加深,南宫弄阳毫无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

  就这么一瞬间,猗景瑞心似漏跳了半拍,握紧利剑的力道,犹豫了,没有伤她。

  不是不敢,也不是为了好威胁百里尊让她少吃点不要命的苦头,而是,莫名其妙就被她那毫无畏惧,完全无视危险的决然倔强眼神震到了。

  这女人,一般被挟持的男人都没有她这样的胆量吧?猗景瑞冷笑了一声,把她的头按了下去,让她的目光移开,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冰冷彻骨,淡漠绝情,“成大事的男人,怎么会被女人的安危吓到而妥协呢?女人多得是,有本事的男人向来不缺!你说是吗?天崤太子殿下!”

  众人闻言皆惊,纷纷朝说话的男人方向看去。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