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56章 吃蜜饯就不疼了

第256章 吃蜜饯就不疼了

  猗景瑞一闪开,伸手推了南宫弄阳的后背一把,她都已经做好受伤的准备了,没想到快要刺进自己皮肉的暗镖像长了眼睛一样,完美地在她的玉肩旁绕了一个弧度,直接朝她身后的猗景瑞射去。

  猗景瑞见状大惊,伸出剑想打落暗器,暗器却像是有灵性一样,灵活地躲开他的反击,再次出击,他知道,百里尊来了。

  一袭黑影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肉眼都难以看清的速度在南宫弄阳身侧一转,只见南宫弄阳的双脚离地,裙摆在空中扬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然后远离了猗景瑞,距离三丈开外。

  南宫弄阳闻到熟悉的气息,惊喜地抬头,果然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下巴,就在她自己都快要放弃的时候,他出现了!

  南宫弄阳辨别到熟悉的气息靠近之后,安心地把自己的安全全都交给这个男人,现场的一切状况已经自动被她的大脑屏蔽在外,现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和百里尊。

  百里尊一手揽着她,一手牵着一根细到肉眼都难以看清的蚕丝线,灵活地掌控着刚刚打出的飞镖,让飞镖和猗景瑞玩耍。

  众人都看不清这飞镖还有线牵着,以为是百里尊用内力控制,连近身的南宫弄阳头埋在他的怀里,看着他对付猗景瑞都没看到线呢。

  众人看到猗景瑞在百里尊控制的小小飞镖下,拼尽全力应对才能安全躲过不被伤,可想而知,百里尊的武力有多强了。

  连巨蟒,老虎这些都不在话下的人,区区猗景瑞,众人自然而然心底认为绝不是百里尊的对手,也就看好戏的模样,任由猗景瑞被吊打。

  涵王宗及见状,命下属把猗景瑞的下属全擒了之后,双臂环抱于胸前,乐得当观众。

  就在百里尊的飞镖和猗景瑞斗得难分难解之时,郎老头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来了,十分悠闲地从正门进来。

  “是谁趁劳资不在家,跑来店里找茬的?”

  百里尊嘴角扬了一个弧度,带南宫弄阳跃到更安全的地方之后,不屑地笑着道,“郎神医要不要也活动活动筋骨?”,当然,这不屑是给猗景瑞的。

  郎老头捋了捋胡须,也十分不屑地道,“劳资没空,孩儿们,过去玩玩,别玩死了就行!”

  郎老头朝身后跟着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发号施令,四个年轻人一得到命令,就拔剑上去收拾猗景瑞了。

  猗景瑞见飞镖乖巧地回到了百里尊的手上,不悦地挑了挑眉,心里骂道,“靠,原来不是只使一次就浪费的飞镖!头一次见呢,倒是新鲜了!”

  心里骂归心里骂,虽然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但是该有的储君气场还是要有的,于是他十分看不清眼前的状况一样,边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人打斗,边扬言道。

  “百里尊,本太子要和你单挑!”

  百里尊看都没看他,仔细轻晃南宫弄阳被猗景瑞弄脱臼的肩膀,冷冷道,“本相没空!”。

  南宫弄阳刚刚因他的出现还忘记了疼痛,可现在看到百里尊的关心,她就鼻子发酸,心里暖暖地十分感动,感觉到疼了。

  百里尊才轻轻晃了一下,她就疼得“呲”出了声,委屈地告状,“百里尊,抓住肾虚太子,把他吊起来打!疼死本大人了!”。

  百里尊见她疼得眼泪在好看的双眸里打转,心疼极了,但依然柔声打趣道,“你算哪门子的大人?忍着点,我现在就帮你正骨,不然拖久了不好处理!”。

  南宫弄阳撅着嘴,倔强地忍住,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掉下来,乖乖地点头应了,她做好准备等百里尊动手,可等了半天还是不见百里尊动。

  就在这时,郎老头掏出了一个纸包蜜饯,谁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混乱一片,他从哪里买来的,打开纸包像哄小孩子一样,手捏了一块,笑着道,“徒儿乖乖,一会儿吃这个就不疼了,师父给你备着,手好了自己来拿!”

  这话显然是对着南宫弄阳说的,南宫弄阳闻言朝师父看去,在眼里打转的眼泪眼睛又不会自己吸回去,她又强忍着不让汪起来的眼泪掉出来,转头看郎老头的那一瞬间,那表情,可怜极了。

  就在这时,南宫弄阳的手臂传来剧痛,她实在忍不住骂了一句,“魂淡,好疼啊!”,接着哇哇大哭,手臂已经不疼了她都感觉不到了,哭得好委屈。

  南宫弄阳当着大家面,居然直接骂百里尊,大家又都吸了一口凉气,宰相大人不会发飙,再次把南宫弄阳的手弄脱臼吧?

  本来还在关心着猗景瑞这边打斗的众人,现在又把重心都关注到了南宫弄阳这边。

  南宫弄阳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受不住疼,落了下来,哭成了一只小花猫,百里尊心疼地将她揽进怀里,坐在院子里的花坛石抬上。

  小声哄了她两句,伸手问郎神医要吃的哄怀里的小娇妻,“弄阳乖,不疼了,吃蜜饯就不疼了,等我休息一下就给你报仇!”

  百里尊小声地和南宫弄阳耳语,把蜜饯塞进了南宫弄阳的嘴里,南宫弄阳哭着的嘴被堵上之后,两只爪子委屈地拿下蜜饯翻转看了看,确认真的是吃的,才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委屈巴拉地吸了吸鼻子嚼了起来。

  嘴里的东西还没吞下去,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大事儿一样,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水,扭着脖子抬头看向百里尊,可怜兮兮地解释。

  “百里尊,“魂淡”我是骂肾虚太子的!”

  百里尊见她哭过的双眼红红的,翘起的睫毛像蝴蝶被打湿的翅膀,一眨一眨地看着他,和他解释,百里尊笑了笑,伸出食指打个勾从她好看的鼻梁上轻轻滑了下来,笑道。

  “我知道,吃吧!”

  百里尊伸手拨开她的发丝,借着昏暗的灯光查看她脖子上的伤,哪怕是疗伤,百里夫妇无时无刻不在撒狗粮,狂虐单身狗。

  南宫弄阳这才转头勾着腰,任由百里尊打量她的伤口,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那里吃着蜜饯看人打架,反正只要有他在,生病都是觉得幸福的,也只有在他的面前,自己才可以活得像个孩子。

  只听到百里尊又向郎神医讨了点东西,接着她的后脑勺被点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下面发生的事,她就不清楚了。

  被打晕的宫婷被人用水泼醒之后,看到南宫弄阳昏迷,脖子上还有伤,焦急地奔了过来,又开始哭了。

  百里尊不悦地把南宫弄阳交给宫婷,“要是再让她少一根头发丝,提头来见!”

  交待完,不怀好意地朝猗景瑞看去,好看的双眸微眯,阴谋气味尽显,宰相大人准备怎么对待猗景瑞,给小娇妻报仇呢?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