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57章 给你两个选择

第257章 给你两个选择

  郎老头早就讨厌猗景瑞那个坏小孩,所以给百里尊的药丸量特别足,两父子的功夫都是在场的所有人望尘莫及的,郎老头递药和百里尊接药的过程,他们看都没看清楚,更别说看清楚百里尊拿到什么东西了。

  猗景瑞边和天枢阁四俊打斗边瞄百里尊,见他站起来不哄小娇妻了,还伸手朝郎老头要了点东西,之后,百里尊就朝自己看过来,满脸的阴谋诡计。

  但他也不能发怔太久,毕竟现在手边还有四个难缠的青年夹击自己呢。

  “休息会儿吧,我也来玩玩儿!”

  百里尊冷冷地道,眼里依然只有猗景瑞,看都没看在场的两位王爷一眼,更别说现在有空了,可以礼貌地行个礼啥的,连皇帝宗泽他都不放在眼里,涵王宗及和靖王宗宇就更没存在感了。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听到这话之后,斗了这么久也差不多知道猗景瑞的底子,虽然他们联手也只能和猗景瑞打成平手,但是百里尊的武力值,一直都是深不可测,估计除了他自己和老主子郎老头,没人知道他的功底有多深吧!

  所以,猗景瑞目前的水平,根本就伤不了百里尊,既然猗景瑞敢伤了他们的少主夫人,少主发话要自己动手修理,他们自然是听命的,纷纷收剑撤退。

  “鉴于我们是认识许久的老友,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从我的侍卫胯下穿过去,要么,天崤太子在南楚为质几年,我们住得近些,好谈经论道!选吧!”

  百里尊真的生气了,平时他就算再怒,也不会想着在众人面前,怎么狠狠地去伤一个男人的自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事原则,说话也从来是骂人不带脏字的,十分有艺术性,但今天,说得十分直白羞辱。

  猗景瑞这时心里又闪过一丝念头,南宫弄阳果然是百里尊最重要的人,不然百里尊这样的怒意,他解释不出是从哪里来。

  之前天崤国和南楚国两军交战的时候,百里尊在自己的父皇英明的领导下,吃了狠狠的败仗,都没见他有这么大的怒意。

  一直坐怀不乱地高高在上,犹如天生的王者,他就是讨厌百里尊身上那与生俱生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感,加上他的父皇一直拿百里尊当教材来教育他,所以让猗景瑞对百里尊一直没什么好感。

  涵王宗及虽然很想留下看热闹,但是现在南楚的事情这么多,看到百里尊在这里,他就冷着一张脸走了。

  靖王宗宇却没走,不是他没有事情做,他也需要尽快去处理那些听他之命点爆火药的人灭口,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可信,最能守住秘密的。

  但是现在猗景瑞还在这里,没看到猗景瑞安全脱险之前,他也是不能走的,安安静静当一个看客,看看百里尊怎么收拾猗景瑞,他才好做打算!

  南宫弄阳成功被解救,天枢阁这一方现在的战况已经占据了上风之后,路子虽然很想看戏,但是也知道事情分轻重缓急,于是先急着帮忙郎老头医治南宫弄阳和菲菲宫婷她们。

  还有其他刚刚为保护南宫弄阳受伤的侍卫,毕竟猗景瑞这些人刚刚进来下手是很重的,很多兄弟现在不赶紧医治的话,不是只落下残疾这么简单的事儿,稍微严重又还没来得及救治的,估计连小命都没有了。

  现场,能撤的都撤了,不想看戏的也走了,留下看戏的人也不少,现场中的两人,精神非常地专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是百里尊和猗景瑞。

  百里尊说完话之后,就一直看着猗景瑞,盯着他给出选择,猗景瑞听到他这样说,脸都绿了,但目前不知道怎么接话,然后非常不爽地看回去,两人的目光交汇,不断地斗个不停,谁也不让谁!

  刚开始只是斗眼神,后面慢慢的内功气场就出来了,风吹起落叶,落叶不知此处危险,朝百里尊和猗景瑞对视的目光中间飘过,一点都不顺利地瞬间化成了齑粉,眼神不好的人看到这一幕,好像刚刚那片落叶没有出现过一样。

  可想而知,现在这样的状况,在赶着时间想从百里尊和猗景瑞斗法的中间过去,都千万别,看着是什么都没有,空白无障碍物一片好路,一过,小命危矣。

  “大男人做个选择扭扭捏捏,看来将来的天崤,气数不会太长!”

  百里尊客观地评价,就像说天气一样平常,其实,身为皇室的人,尤其是将来要继承皇位的人,听到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说将来自己统治的国家气数不长,任谁听到了都能气到吐血,想把说这话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依然不够解气。

  “堂堂宰相,说话这么没教养,实在是南楚之祸,臣权盛于君权,南楚的气数,也彼此彼此!”

  虽然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差,但是耍嘴皮子又不费多少力,猗景瑞也不满地怼了回去!

  没想到百里尊就像没听到一样,一副老神在在地站着,微微偏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他。

  猗景瑞真的是觉得自己被这样的眼神侮辱了,再也忍不住气,持着的宝剑转了一个偏锋,凶狠地朝百里尊劈来。

  百里尊见状,挑了挑眉,没带武器的他,双手背于身后,依然站在原地不动,还是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正在逼近自己的猗景瑞。

  对于猗景瑞的老爹,现任的天崤皇帝,他都不放在眼里,只是在战场上敬他是一条老好汉,至于猗景瑞自己嘛,他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的。

  猗景瑞被百里尊这傲慢的姿势和眼神再次激怒到吐血,生气的指数上升了好几个等级,再不想着发泄出来,他估计整个人都要被气炸,不用百里尊来收拾他了。

  百里尊脚像定在地上一样,微微往后一仰,轻轻松松避开了猗景瑞的利剑,猗景瑞可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躲过自己的攻击,又快速地以另一个刁钻的方式,朝百里尊的心口刺去。

  百里尊依然懒得动手,脚尖微微一抬,就往后倒着飞去,距离猗景瑞的刀锋不过十寸距离,他依然不慌不忙,双手还背于身后。

  猗景瑞气极百里尊不把他当对手认真对待,奋力加快了力道前进,剑锋与百里尊的心口距离一寸一寸地在缩小。

  就在,只剩半寸,猗景瑞大喜微微张嘴之时,百里尊以大家肉眼都看不清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朝猗景瑞的嘴里弹进了一枚药。

  猗景瑞察觉到异样,快速主动停止攻击,愤怒担忧地大怒质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