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59章 寝食难安

第259章 寝食难安

  百里尊晓得她的脾气,一认真起来就像个小大人一样,确实,他的小弄阳长大了。

  南宫弄阳把衣服扔给百里尊之后,自己抱着被子去找剪子。

  百里尊见她穿着淡紫色的肚兜配一条长白裤,然后,抱着一床粘在背上的被子走来走去,寻寻觅觅,换衣的动作都快了不少,深怕她就那样走出去给他丢人现眼。

  南宫弄阳却傻嘻嘻地笑着回头逗他,“百里尊,我一会儿给你唱首歌!《你笑起来真好看》!”

  宰相大人额头瞬间浮起三条黑线,无奈地笑了笑,快速系好腰带朝他家的小神经病走去,怎么有时觉得她脑子很不正常呢他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莫名其妙地说一些无厘头的话。

  就像那次带她进宫,回来一路上叽叽呱呱念打油诗害他从步捻上掉下来一样。

  还好,南宫弄阳在房间里找到了剪刀,然后乖乖地坐回床上去,把剪刀交给百里尊帮自己剪被子,还没忘掉刚刚那个茬儿。

  “百里尊,我真的想给你唱首歌,你刚刚那是什么反应,和着儿还嫌弃我是不是?”

  南宫弄阳之所以想给他唱首歌,是因为第一次看到他笑的时候,就一直有一首歌想送给他了,但是平时两人都比较忙。

  现在好不容易早上有点时间,且有心情,她不想浪费时间表达自己对他的喜欢,所以说的话有点不应景不着调。

  她就是希望,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哪怕有时很二,无厘头地说出什么话,聊天的频道随意切换也不会尴尬且能彼此相互理解,所以,和别人相处她会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和他相处,她就希望什么都可以说!

  百里尊听到这话,求生欲望十分强烈地表示没有,然后灵活地握紧手中的剪刀,把粘在她背上的被子剪了扔到地上,只剩下一些贴到了皮肤,必须要热水弄下来不可,他才作罢。

  “那一会儿回去唱,我现在先去叫宫婷给你备洗澡水!”

  南宫弄阳撅了个嘴,傲娇地仰着小脑袋摇摇晃晃,宰相大人好不容易帮她把头发全都盘起,免得粘到药膏,这才轻了轻拍了拍她的小脖子去叫人。

  天崤驿管。

  被踢晕的天崤太子一直迟迟未醒,他们自己带来的大夫也仔细给他瞧了个遍,确定他的身体无碍之后,大家都守着他,没看到太子殿下醒来,他们哪里敢乱走。

  现在就算想乱走也走不了了,他们被送回来之后,守着他们的侍卫加多了一半,且平常的侍卫都换成了皇宫中的禁卫军,待遇实在不错。

  半晌。

  焦急等待了几个时辰的众人,其中一个大臣看到猗景瑞的手指动了动,很快就睁开了眼,惊喜出声,众人见状,高兴得纷纷上前。

  猗景瑞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弱弱地问了句,“太医,百里尊给我吃了什么?”

  猗景瑞也不是笨人,醒来的第一眼看到是自己这一边的人,他就知道了自己现在至少是安全的,所以,十分关心自己本身的状况。

  那个太医迟疑了一下,非常肯定地道,“回禀太子殿下,老臣在你的体内,并未诊出你的体内有何不适,除了吐血之后,体质有些虚,补补就好了,并无大碍!。”

  猗景瑞不可置信猛地起身,一下子脑子有些充血,晕乎乎地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那么花之后,严肃认真地再次确认道。

  “太医,此话当真?”

  太医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又给猗景瑞把了一回脉,再次十分肯定地回禀,除了被踹的那两脚,并无异样。

  其实,若不是猗景瑞自己说百里尊喂他吃了东西,大家都没看清,甚至可以说没看见,猗景瑞当时吃到了什么东西。

  虽然眼见为实,但是领导都那么肯定地说明,他们怎么还敢反驳呢所以就任由天崤太子怀疑,自己尽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猗景瑞再次听到太医的肯定,心里才不安地安心了一些,毕竟能让他带来出使南楚的太医,能力能差到哪里去呢

  每个人虽然很多时候对别人的能力都是各种怀疑的,最相信的人还是自己,但是偶尔也要对别人多一些的信任,不为别的,哪怕只为自己能安心些,像猗景瑞现在的状况。

  猗景瑞勉强相信是自己多想了,可明明他都感觉到有东西滑进了自己的喉咙。

  算了,只要没事儿就行,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再关心他的健康状况,有名医确定无碍之后,他自然就要开始操心别的事儿了。

  昨晚这么一闹,还没闹成功,现在都不知道南楚这边会以这次的无礼这么敲诈自己的国家了,估计,他的太子之位,真的要危险了。

  猗景瑞问过下人晓得他们是如何回来之后,不安地度过了十天的时间,每天连吃饭都吃得胆战心惊,用银针测了又测。

  结果,他如此小心翼翼地活了这么多天,南楚这边一个像样的官员都没来找他聊天,他就像被遗忘的小孩一样,完全没人将他放在心上。

  本来这样对他是好的,但猗景瑞见到没有麻烦上门反而还更加不安。

  这实在不像百里尊的处事风格,他的动静那么大,那么多人都看到他挟持南宫弄阳了,结果,他那么大的动作,在南楚皇城却一点点风浪都没掀起来,更不提老百姓议论纷纷了。

  百里尊确实是故意冷着他的,他不是太小气,是因为太忙了,其实面对别人欺负南宫弄阳,他很生气,但是报完仇了他也就不会那么小气一直记着了。

  作为一个大男人,一直那么记仇能做什么大事,宰相大人是因为忙别的事儿了,一时没有那么多闲心管他,导致没有被关注的猗景瑞这个坏小孩,每天都过得寝食难安。

  此时,还好老天有眼,寝食难安的的人不止一个,猗景瑞显得没那么孤独,另一位寝食难安的就是靖王宗宇,他也捉摸不透百里尊的打算。

  每天看着百里尊除了看灾民重建的事情会上些心以外,其他的事情,他都是像平时一样,轻轻松松地上班,悠哉悠哉地拿着高薪,动动脑子指点江山。

  这样悠闲的上班生活,让底层的员工十分羡慕不已,唯独靖王宗宇看到百里尊像平时一样,他会越来越不安。

  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百里尊越安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越大,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招架的。

  虽然靖王宗宇有心想提前做些准备,但是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准备,因为百里尊半点动机和意向都没有透露,所以,他也跟着寝食难安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