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64章 重备婚礼

第264章 重备婚礼

  南宫弄阳双手支着下巴,像看电影似地看着他吃面,男人吃饭真的快,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南宫弄阳都怀疑他是吞下去的。

  南宫弄阳准备接过他手中的碗筷,一并洗了,没想到从来没洗过碗的宰相大人竟自己站起身洗碗去了。

  看着他欣长的身姿站在灶台前洗碗,南宫弄阳瞬间有一种,过上了老夫老妻的感觉。

  “我们回去吧,我看你在这里没有准备我的睡衣!也想泡个澡!明早上朝要穿冠服!”

  百里尊头也没回,边快速洗碗边和娇妻商量,南宫弄阳很多时候都愿意听他的。

  哪怕现在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她也愿意跟他回去,和他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都不舍得睡觉,睡着了就看不到他了,醒了也看不到他了,因为他总是要起很早去上朝,几乎晚上才会回家。

  明明知道熬夜越晚,他第二天的精力也不好,但还是自私地想占用他的休息时间。

  大半夜还不睡觉的可不止百里夫妇,靖王宗宇回去之后,又开始头脑风暴似地思考问题,晚上,顾宛娘的眼神一直往百里尊的身上瞟是什么意思?顾青风不是刚刚被百里尊提拔吗?当众一句谢谢的话都没有,满眼冷漠又是什么意思?

  南宫弄阳身边那么多的朋友,顾家兄妹是不是也可以利用,明天天一亮他得叫人去调查一下,靖王宗宇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准备搭配出一些阴谋诡计出来,思维都舍不得放空地躺在床上闭目思考。

  顾家兄妹回到家之后,虽然已经是半夜,依然是满怀心事,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怎么都睡不着。

  长大了,情这一方面的烦恼真的好磨人,让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翌日。

  大清早顾清风就简单吃了早餐,然后朝北郊走去,最近他之所以不需要回宫当差是因为百里尊提拔了他,并委以重任,北郊的灾后重建工作交给了他。

  对于一个责任心强,又一身正气的年轻男人来说,事业方面还是很拼的,恨不得一点小事都弄出个什么大动静来,一夜成名天下知。

  从此,权利,金钱,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顾清风年轻,也是个好胜的人,尤其是有喜欢的人,一直都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比不过喜欢的人的男人之后,更加自卑了,自卑了也就更加努力了,很多时候人的努力都是从与别人一对比,一自卑,然后发愤图强的。

  顾宛娘可没有顾清风那样的自卑,然后发愤图强,从小都没读过什么书的她,遇事就自怨自艾,睡不着想不通,然后钻进牛角尖儿里直到想通为止!

  她也用完早餐,背着背篓,早早跟随爹娘出了门,干活儿去了,莲藕姑娘,一年四季干的活儿也几乎都和莲藕有关。

  除了干活,唯一让她觉得有些慰藉的,便是在贫苦的生活中,不管做什么,时不时还有一个人可以好好念着,想着,尽管他从来不知道。

  一大清早被两兄妹念着的宰相大人,昨晚回府睡得晚,早上一到平时起床的时间就醒了,要准备下床收拾去上朝。

  没想到南宫弄阳心疼他睡得晚,起早贪黑为别人的江山忙活,挣了这么多钱都没好好享受,就觉得实在是吃亏。

  本来因为背上的伤,她一直都是露背趴着,平时他一醒她就知道,然后乖乖趴到一边去让他起身。

  这次,她不听话地闹起床气,眼睛都懒得睁开,手脚并用像只牛蛙一样趴在他身上,就是不让他去上班。

  因之前背上的药膏粘到被子弄到她不舒服之后,百里尊问郎老头重开了药方,并拒绝了宫中太医院对娇妻的定时入府诊断。

  现在南宫弄阳擦的就像在现代擦的药酒一样,直接往背上涂抹,药效会自己起来,然后干透不影响穿衣的。

  但夏季炎热,加上又有人愿意当垫被,且舍不得她这个人肉抱枕,所以她就一直这样睡着没换过。

  宰相大人见尝试了两次起身都被按得死死的,偏偏怎么哄都哄不开,还变本加厉手脚并用,然后把头钻到了他的脖颈处,蹭了个舒服的位置就不动了,呼吸均匀。

  宰相大人无奈地伸手攀上的她裸背,皱了皱眉头命人去宫里传话告假,反正现在南楚没啥大事,他只想怎么再给她补一次婚礼的。

  听到百里尊吩咐下人,南宫弄阳嘴角微扬,吞了吞口水接着补眠,没想到胆大包天的她,听到宰相大人随意一句话,瞬间心跳加速,小脸红红的,动都不敢动。

  “早上,是我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不按时起身我怕我忍不住!弄阳,十七岁和十八岁有什么分别?你都长大了!”

  百里尊一手揽着她,一手摆弄她的秀发,弄阳大人吓得瞌睡全无,一句话都不敢说,怕多说多错。

  从确认交往以来,她一直都很大胆与他同榻,他答应了等自己十八岁成年,也一直未食过言,几乎晚晚同榻而眠,他都没有调戏过她。

  所以弄阳大人一直很放心这个男人,今早,今早是她自己作的问题,若是像平时,任由他起身去上朝,不要心疼他晚睡早起就好了。

  偏偏,心疼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担心百里尊会以为她是在暗示,可现在她能怎么办呢?除了装睡没听到,可她知道,百里尊也知晓她醒了。

  男人见她不说话,抚着她的秀发继续道,“等我们真正拜堂,就不许拒绝我了哦,弄阳,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婚礼你可有什么要求?”

  南宫弄阳依然装睡不回答,没想到自己的下巴就被挑了起来,害得她不得不眯着眼看人。

  这回,她不回答也得回答了,她顿了顿,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缓了好几十息脸上的红晕一直不退,滚烫滚烫的,但是她还是认真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做主便可,我听你的,只是,百里尊,我毕竟不是南宫的小姐,更不想从南宫府出嫁,我该从哪里出嫁呢?”。

  百里尊也是烦恼这个问题,确实,南宫弄阳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不好弄,偏偏就只有他知道这个南宫弄阳不是南宫府的南宫弄阳,他也不希望她从南宫府出嫁。

  南宫弄阳一问完,两人瞬间缄默,百里尊翻了个身,侧身躺着,把娇妻搂进了怀里。

  可就这样过日子,不办婚礼觉得很对不起她,当初她进府进得太可怜了,总想在婚礼上,再弥补她什么。

  搂着怀里的一团柔软,终究让他意识有些涣散,正如他所说,早晨对于她,他的意志力很薄弱。

  “你再睡一会儿,我去泡澡,命人备早餐,今天在家陪你,再教你几招防身术!”

  说完,不待弄阳大人回复,在她的额头上啵了一口之后,快速下床泡澡去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