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67章 我喝了酒,可以吗

第267章 我喝了酒,可以吗

  早就被靖王盯上的两个女孩,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预兆。

  每天的生活都过得平谈无奇,她们也不知道,甚至不敢想,很快她们就能步入上流社会,不需要再过每天都枯燥乏味,且艰苦的生活。

  此时此刻的夏季午后,孔如意陪自己的老妈在星辰学院自家院子里坐着喝茶,无聊地绣花。

  顾宛娘和爹娘在田里挥汗如雨干活,顾宛娘心里还在做着自己遥不可及的梦,只有边做梦边做事,她才没觉得生活清苦,农活难干。

  时间过得很快,在人们不知不觉的忙碌地日子里悄悄溜走,很快就到了中秋佳节,这一年的中秋,大家都有什么变化?会怎么度过这个一年一度阖家团圆的中秋节呢?

  不平凡的人说一句话注定会有很大的轰动,中秋节当天下朝,百里尊到天枢阁接南宫弄阳回家,随便和郎老头谈了一下南宫弄阳的婚礼事宜。

  百里尊只是简单一提,南宫弄阳18岁的生日当天会从天枢阁出嫁,让天枢阁成为南宫弄阳的娘家。

  之前他们就已经讨论好了的,所以百里尊和郎老头说这事儿的时候,南宫弄阳什么都没说,完全由他做主。

  她自己不是南宫府的那个南宫弄阳,结婚是人生大事,自然也不愿意从南宫府出嫁,从天枢阁出嫁最好不过,这天枢阁是她创立的,当她的娘家最合适。

  到时候南宫府的人来问,搪塞他们的理由都早就想好了,就说之前出嫁过一次,这次是百里尊想要弥补之前他们婚礼的不足。

  这话要是南宫弄阳来说,外面的风评对她自然议论不好,但若是百里尊来说,谁还敢乱议论呢?

  百里尊说的话,整个南楚还没人敢反对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得着他。

  百里尊毕竟是个人物,在天枢阁随意说了两句,让他们提前准备好南宫弄阳的出嫁事宜之后,把从皇宫中带出来的月饼留给大家吃,就带南宫弄阳去朋友家过节了。

  南宫弄阳临走之前也宣布,把天枢阁的领导权全都移交给郎老头,郎老头在接印的过程中,显得十分高兴,南宫弄阳终于想通,乖乖回家成亲生娃了。

  郎老头期盼已久的心愿,终于看到了曙光,完全没注意自己表现得太过高兴,好像继承了天枢阁的几个臭钱就高兴到飞起,感慨自己的养老本儿更多,晚年生活更安逸一样,所以满口答应,一定让南宫弄阳风风光光出嫁,他做他们的证婚人。

  百里尊听到这话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但掩饰得很好,没人察觉到他的异样。

  郎老头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幻想着明年年底也许就有孙孙抱,将来他要把自己的这一身本事都传给自己的后代之时,百里尊就带着南宫弄阳神色复杂地走了。

  作为一个身份贵重的人,百里尊和郎老头商量南宫弄阳的婚事时,并没有禀退其他人,所以,他说的话,不到一个时辰,整个南楚皇城都传遍了,宰相大人要大婚。

  这一重磅消息一出,快速就登上了南楚皇城的头条新闻,大婚?跟谁?什么时候?

  中秋佳节是亲人团聚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边过节边激烈地议论了起来。

  从天枢阁传出去的消息,大家自然是信得七八分的,虽然越传版本越不一样,此刻在宗及家过节的两位当事人完全不知情,与友人欢快举杯。

  百里尊平时就不怎么说话,今天也是一样,但南宫弄阳明显感觉到他今天有些失落,又不好在大家面前问,所以一直担忧地守着他。

  本来她还是打算在天枢阁和伙伴们一起过节的,但端午节百里尊就陪她在天枢阁,连派人到朋友这里问礼都不曾。

  宗及现在毕竟是百里尊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南宫弄阳也不好次次都居着他,让百里尊陪着自己,照着自己的意思过节,免得别人议论他说,他犯了妻管严。

  平时都是南宫弄阳话比较多,一直在缓和气氛的,今日却换成公孙慕的话比较多,时不时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百里尊一直默默地自斟自酌,南宫弄阳担忧地把一只手按在他的大腿上,百里尊知道她的担忧,陪好友好好吃完饭后,表示第二天大家都要上朝,然后早早散了。

  一出涵王府,南宫弄阳准备自己飞上屋顶,同他一起在黑夜中飞檐走壁回去,可还没跃起来,就被他揽进了怀里。

  两人的身体瞬间离地,南宫弄阳感觉到耳边的风正呼呼地吹过,离得太近,完全能闻得到他身上的酒气。

  南宫弄阳是不喜欢身上有酒气的人,但独独喜欢他的,他身上的酒气,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反而还让人觉得特别有阳刚之气。

  耳边的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索性就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前,任由他运气带自己飞回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宰相府临渊阁的后院,南宫弄阳下地之后,担忧地转到他面前,堵住他的去路,十分关切地道。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百里尊面对她的关心有些不耐烦,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解释,遂伸手轻轻推开她,想要朝前走去。

  南宫弄阳不肯,她还是担忧地又跑到他面前,再次狐疑道,“你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情不好?就不能让我帮你分担一点吗?百里尊,我就要嫁给你了!”

  百里尊眉头微蹙,看了看她,还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直接把她推到了回廊里的红柱子上,把她圈在他与柱子之间,闭目思考。

  之前找不到自己父母的时候,他不在乎婚礼怎么办,现在明明知道亲爹在哪儿,拜高堂的时候还不能拜,也不能和自己的娇妻说,连过中秋节都不能陪他老人家,心里堵得慌。

  郎老头毕竟年纪越来越大,过了一年少一年,世事无常,他也不知道还能陪他老人家过几次中秋节呢。

  成亲毕竟是人生大事,是他有史以来最认真的一次,郎老头又一把年纪,娇妻还不愿一成亲就要孩子,他心里能不堵得慌吗?

  南宫弄阳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现在被圈在他与柱子之间,满周围都是他的气息,他还闭着眼睛对着自己,只好再次狐疑地问道,“你若是有心事不愿说给我听就不说吧,但是百里尊,我只想告诉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忽然这时,百里尊睁开了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这眼神让南宫弄阳才与他对视不到十秒,就觉得有点害羞了,遂低下头小声问了一句,“你是要,亲我吗?”

  话说完不到三秒,男人即回,“我喝了酒,可以吗?”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