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71章 三人成戏

第271章 三人成戏

  一直正在生气发狂的孔如意哪里能听到别人的声音,本来爹爹没傻之前,常常哄着自己要把自己嫁给百里尊的。

  之前她还想着好事多磨,慢慢等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好准备当师兄的新娘子即可。

  结果,孔院子人一傻就什么都变了,她的终身大事现在只能她自己来努力,深刻认识到只能靠自己了的孔如意脾气变得更加暴躁难伺候了。

  连贴身伺候她的丫鬟前两天都被她打残了,现在正在柴房里痛苦地养伤呢,所以孔如意在房间里胡闹,现在是连个劝的人都没有了。

  之前她是有四个伺候她的丫头的,慢慢的,随着家道中落,经济越来越紧张,现在他们家只胜几个必不可少的下人,加上洗衣房的阿嬷和厨师等,不过五个下人伺候他们一家子。

  主人的开销,下人的开销,还有孔院子的治病费用,一直像流水一样地往外使,却又一直没什么进账的殷实小康家庭慢慢变得捉襟见肘,孔夫人都开始当自己的金银首饰还维持家用了。

  偏生命苦,小的小的不听话,大的怎么哄都哄不了,这让往日只会约三两夫人喝下午茶,炫耀优越感的阔太太孔夫人,过得实在太憋屈。

  憋屈归憋屈,生活还是要过,人还是要哄,现在她的重心都放到了自己的丈夫身上,暂时没有闲心去关心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所以孔如意对她也是诸多抱怨,明明在努力为家庭付出,却被家里人嫌弃,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孔夫人也是很无奈。

  当孔夫人追到孔如意的房间,看到两妇女父女在房间里摔东西的时候,她气瘫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本来家里就没有多少钱了,指着这些名贵的字画和古董慢慢去换钱用的呢,现在好了,破烂还能值几个钱呢。

  孔如意见自己的傻爹爹来了,又气不打一处来,全部把火气撒在她亲爹的身上,怪就怪在以前父母都太宠着她,让她刁蛮任性惯了,现在变得十分不可理喻。

  “你看看你,我怎么这么命苦,有你这个个废物爹爹,为什么不先安排好我的婚事之后再傻?为什么?百里尊不是你的学生吗?把我嫁给他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你为什么早不傻晚不傻,偏偏这个时候傻?我恨你!恨死你拉!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爹爹!你给我滚!滚出去!”。

  孔如意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孔夫人像看戏一样,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们父女俩,之前孔如意敢这么和孔院长大呼小叫的时候,她还会训斥几句。

  现在却连训斥的力气和心都没有了,孔院长被吓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直滚在地上给孔如意磕头,求孔如意带他一起玩。

  被保住小腿肚子限制住了行动的孔如意,十分不高兴地伸脚狠狠地踢开自己的亲身父亲,瘫坐在一旁的孔夫人吓傻了,这丫头,平时就骂骂人就算了笑,现在还敢对长辈动手。

  孔夫人正欲骂人,话还没出口,就看到孔如意捡起地上的烂画朝孔院长的身上砸,往日温柔可爱的女儿瞬间化身成了恶魔,嘴脸狰狞地对长辈行凶,一点怜悯心都没有。

  “如意,住手!你这个不孝女,他可是你亲爹爹!”

  孔夫人着急跑过来抢过孔如意手里的画卷,愤怒地扔在地上,狠狠地一巴掌甩了过去,接着五指发麻,“啪”的一声巨响不一会儿,孔如意的脸上瞬间浮现出红红的手掌印。

  连夫人自己都吓到了,平时这个宝贝女儿她可是连指个手指头都舍不得指的,今天居然愤怒到伸手打她还下手那么重,自己的手都打疼了,疼到发麻没力。

  孔如意被袭击,一个没站稳,酿跄倒地,诧异发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

  随空气就瞬间禁止了,孔如人面色十分难看地不知所措,明明是在教训晚辈,现在却像似那个放犯错的孩子,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孔院长被这激烈的一声响吓住了,乖乖地坐在地上,也不敢出声,双眼滴溜溜地乱转,看了看孔夫人的变化,又看了看孔如意的变化,不敢在闹着玩。

  孔如意倒地擦了自己嘴角的血后,转身仰头恶狠狠地瞪向自己的母亲,不可置信母亲会打自己,气愤得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忘记了疼痛。

  刚刚“啪”的那一巴掌声响,好像电影视频的暂停键,一响后,现场就静得针落可闻了。

  再难挨的时间还是会过去的,很快,孔如意就“哇”地一声大哭,跑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孔氏夫妻俩,面面相觑。

  换做平时,孔夫人立刻就命人去追孔如意,深怕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这次,没人派了,她心也累了。

  想着女儿终究是需要成长的,让她一个人自己安安静静地待会儿,晚些时候自己收拾好了这里的残局再去找她不迟,母女哪有什么隔夜仇呢?

  于是,孔夫人晃了晃自己的手臂,确认不麻有力气了之后,平静地扶起自己的丈夫,像哄小孩子一样,把他带出了房间,命下人收拾屋内的一片狼藉。

  孔夫人打死也想不到,就是这一次对女儿的不放纵,让本该贫苦过一生,无病无灾地安稳到晚年的生活,从今天开始慢慢有了转机。

  再续富太太的生活,富贵程度比之前她的黄金时期更胜,这得归功于她有一个可以被人简单利用一下的宝贝女儿,孔如意,也让晚年的生活更加悲惨到跪留条命苟延残踹都困难。

  因为,靖王的人来了。

  孔如意生气地哭着跑了出去之后,一如既往地跑到了以前百里尊在校时,经常来看书习武的后山。

  跑进亭子里,扑坐在石桌上,伤心地哇哇大哭起来,她实在是太伤心了。

  父母不能给她想要的富足生活,喜欢的男人又不喜欢她,现在最疼爱她的娘亲还打她,这一连串的打击让本就对未来迷茫的小女孩伤心不已,哭得天昏地暗的,连周遭的危险气息都感觉不到了。

  一个带着面具,只露出嘴唇方便说话喝酒的男人,坐在亭子边的湖心石头上,不耐烦地一手塞着耳朵,一手举着酒坛往嘴里灌酒。

  他还在烦恼,接到靖王殿下这样的任务,他该怎么下手呢。

  观察了孔如意许久,一直找不到接近又能让孔如意放下戒心接受他的好意的理由,遂在此喝个小酒思考一下对策再去套路人家的。

  结果,猎物自己来了,还来得很嚣张,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让他一点存在感都没有,这让一个大活人坐在湖边喝酒的男人,十分地不爽。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