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72章 特邀伴娘

第272章 特邀伴娘

  孔如意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嗓子都哑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男人烦躁地捂着耳朵退到了老远距离,正在想着怎么干坏事呢,还没想好就被自己的猎物打断了,他需要冷静冷静。

  不是自己的女人,就让她哭吧,哄她干啥,最怕女人哭了,这个准备来干坏事的小哥也不例外。

  孔如意哭得伤心欲绝,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伤心世界里。

  她也曾对生活充满了幻想,可是现在她在她的人生里,看不到任何她想要的期望,甚至想要的一切都那么的遥不可及,这辈子都难以得到了,梦碎了,自然是伤心到不能自已的。

  对未来的迷茫,无助,又没有能力去改变的绝望心情,无人能理解,小姑娘自然只能在这里哭着发泄。

  殊不知,从小被灌输女子无才便是德,嫁一个好的男人就能拥有一切,这样的教育思维,现在害惨了她。

  让本来选择活着的方式很有限的古代更有限,女人唯一的出路,在他们孔家看来就是依附有权有势的男人,接着扶摇直上,这是女人最好的命运,只要长得漂亮就可以,不需要学太多生存技巧。

  现在她心底期盼的那个最好的命运,和埋在心底多年的准夫婿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她脑海中常常幻想,心爱的那个男人只宠她一个女人,给她摘星星摘月亮的美梦,一下子碎得永无修复的可能,她能不伤心吗?

  但每个人的伤心,很多时候都是需要自己慢慢去消化,没人能感同身受般去安慰。

  从小身边的人几乎围着她转的孔如意暂时还明白不了这样的道理,总觉得自己伤心难过就会有人来各种关心安慰的,现在还没人来就是因为自己哭得不够大声。

  且平时到这里来的人太少,于是接着哭,哭到嗓子都哑了,泪眼汪汪地环顾四周,连只蚊子都不理她,更不说有个人来理一下她了。

  于是她决定休息一会儿,再接着哭,她相信娘亲一定会叫人来哄自己,甚至亲自来哄,以前都是那样的,每次只要自己一哭,都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她相信,这次也一样。

  就在这时,静默了半晌听不到哭声的坏大哥回来了,蒙着面,恶狠狠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在孔如意的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吓,直接把坐在石凳上的孔如意吓掉到了地上,小脸瞬间又紧张又害怕,吸了吸鼻子,又准备要哭了。

  来找她的汉子见状,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风中凌乱,踏马的,他干了什么了吗?他不过只是想给自己帅气一点的出场方式,好让孔如意对他有一个深刻美好救世主的模样而已。

  虽然他靠近的动机不纯,但却是来帮她们孔氏一家度过难关的呀,这娇滴滴胆小的模样,靖王殿下确定没看错人吗?这孔如意真的对他们的计划能起很大的作用?

  壮汉第一次对主子的命令和决策产生了怀疑,好吧,怀疑归怀疑,主子下达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扶了扶上半脸的魔鬼面具道。

  “姑娘莫怕,小的是宰相大人的暗卫,是来此看看你们过得如何的?宰相大人可十分关心你们吶!”

  孔如意闻言,狐疑地看向面前的黑衣,身体微微颤抖地站了起来往后退,随时准备逃跑,因为眼前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听来人说是奉百里尊的命令来的,她刚刚破碎的心又燃起了希望,眼神中的期待,藏也藏不住,不舍地盯着眼前的黑衣蒙面人。

  壮汉把她的所有表露出来的心思都尽收眼底,深邃的眸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算计,但一孔如意这样的水平,是看不出来的。

  人只要心里还有欲望,就很容易被控制,壮汉看到了自己完成任务的希望,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见到孔如意狐疑地看着他,他又尽量放温柔声音道。

  “相爷知道孔小姐在星辰学院也无聊,特邀您前往南楚皇城,帮宰相夫人准备婚礼事宜,做宰相夫人的伴娘,相爷特命小的前来请您过去,不知孔小姐可愿意?”

  一听说要见到百里尊,智商瞬间为零,卸掉了所有的戒备,孔如意懊恼地伸手抚摸自己红肿的脸,该死的娘亲,她又不愿在师兄面前丢脸,遂只好端起主子的架子来商量。

  “师兄不是要在弄阳的生日当天才办婚礼的吗?我过两天再去帮弄阳也来得及!只是,我和弄阳上次在宰相府好像有点误会,不知道师兄帮我解释了没有?”

  孔如意想起上次在宰相府被南宫弄阳易容成别人的样子,说她勾引她的男人赶出来之后,她就再也没敢去宰相府。

  现在知道那个欺负她的人居然就是南宫弄阳,表面上虽然说得乖巧,实则心里恨死了南宫弄阳。

  之前南宫弄阳在星辰学院读书的时候,两人的关系不怎么亲密,但也算友好的点头之交,她们还一起玩耍过。

  南宫弄阳来学校读书被雨淋了,她还借自己最好看的那套衣裙给她穿,当时只是傻傻地想,接近南宫弄阳,那接近百里尊的机会就会多很多,所以,就算再怎么不喜欢南宫弄阳,两人依然能和平相处。

  至于现在嘛!要好好相处实在是不太可能,南宫弄阳居然敢扮成别的女人凶她吓唬她,这让以后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孔如意恨恨地想,既然是师兄邀请,她是一定会去的,但是至于怎么去?去了要干什么?她需要好好想想,加上现在脸上有伤,她确实也不合适出门丢人现眼。

  壮汉听到这话,一脸为难,因为来接孔如意去见靖王的马车他都准备好了,但是孔如意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谁愿意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狼狈出现呢。

  现在自己又不能告诉孔如意,他是要带她去见靖王,不是宰相大人,宰相大人都失踪好多天了,大婚连岳丈大人都不通知的,更不说孔如意这种排不上号的小人物了。

  壮汉陷入了沉思,现在他该怎么办呢?是直接把人抗走还是等几天,等几天自己肯定会被靖王处罚,不等吧,万一计划成功,孔如意的身份显赫了,届时指不定怎么收拾自己呢,壮汉陷入了两难!

  孔如意傻兮兮地期待着壮汉的回答,一瞬不瞬地盯着人家的嘴巴,等着人家开口,她也只能看到人家的嘴巴,谁叫来人是蒙面的黑衣人呢?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