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75章 衣服先得罪我的

第275章 衣服先得罪我的

  百里尊处理完手上的御札,叫来童进安排把御札还回去,然后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吐了口浊气,才想着要去哄小女友。

  但转念一想,还是让她再凉一会儿吧,吃甜食她的心情不会差,自己也没必要那么上赶着。

  女人是不需要吃太多苦的,尤其是他的女人,但他还是想让她明白一些简单的道理。

  生活中的苦,比她来例假苦的事情多太多了,若是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希望她也能坚强勇敢地活得漂亮,不然自己也不会费尽心思教她那么多,毕竟,生活中不是谁都会让着她的。

  因比她年长十二岁的缘故,对世事的看法会比她透彻许多,于是百里尊叫人备热水,他要沐浴。

  今早她不练功,自己练了一个时辰,想先去洗澡的,她就缠上来要给她讲功课,好吧,口诀一教一严厉,人就生气了。

  现在趁她生气,他得先去洗个澡,不然两人在一起喜欢腻歪了,大多数都是她拽着自己的胳膊,一拽就拽一天,连看书的时候都得抱着她的这种,要是现在过去哄她,就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了。

  宰相大人来到宽大的浴池旁,解了自己的衣服慢慢走下浴池,把两只手搭在池台上站着,水刚好漫到他腰身人鱼线处,以下部位被水遮挡得若隐若现。

  整个人在浴池里站得笔直,像站在桌子前面一样,思考问题,平时他喜欢边泡澡放松边思考问题。

  郎老头是南宫弄阳的师父,从天枢阁出嫁相当于郎老头是她的娘家人,可郎老头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自己大婚,怎么也想让自家劳资坐的位置重要一点。

  他早就想说和南宫弄阳说让郎老头当他们的证婚人,然后接受他们拜天地的。

  但一直和南宫弄阳开不了那个口,他不希望郎神医的身份暴露,免得给他招惹更多的麻烦。

  不说别的,就是郎老头和他关系匪浅这样的身份一旦爆露出去,因自己是宰相,都会有很多人上门巴结讨好郎老头的。

  更不说知道郎老头来南楚找的人就是他,郎安国那边的反应了,所以,两父子一直都心照不宣,知道秘密后,没有相认张扬。

  百里尊想来想去,觉得大婚这样的大事,还是不能太委屈自家劳资,所以,决定和南宫弄阳商量一下,正当他想叫人去把南宫弄阳请过来时,忽然听到了急促小跑而近的声音。

  脚步一会儿轻一会重,像小偷一样,小心翼翼地前进,百里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嘴角微扬。

  很快,身后的屏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他知道她来了,却假装不知道她来了,没有转过身去。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个一丈宽的浴池沉默,南宫弄阳见状,把小脑袋缩了回去,两只食指在自己的肚子前对着转圈圈,道歉好没面子呀,她实在太难开口。

  正当她想打退堂鼓先去准备准备再来的时候,一转身不小心碰掉了百里尊的衣服,拌到她的脚踝摔了下去。

  “啊”了一声之后,接着生气地推倒屏风,把百里尊的衣服扔进了澡堂里,坐在地上撅着小嘴,不满地看向百里尊。

  百里尊因这声响微微转身看向坐在池子边的南宫弄阳,又看了看倒地的屏风和被扔给池子里的衣服,十分无奈。

  遂假装不悦地道,“这是干什么?是想下来一起泡吗?”

  南宫弄阳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沿着池子转了一圈跑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就跪坐到了地上,尽量保证两人的身高不要太悬殊。

  百里尊虽然站在水池里,南宫弄阳在岸上跪坐着,但还是比她高出半个头,南宫弄阳低下头,直接很没礼貌地用额头对人,弱弱地边道歉边控诉,“百里尊,我错了!可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能不能对我好点儿?刚刚明明是你的衣服先得罪我的,你还说我!”

  百里尊向前走了两步,身体几乎贴到了池子边上,扶着她的肩膀,把人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心里十分鄙夷她的话,明明是自己的错,还脸不红心不跳地甩锅说得理直气壮,这坏小孩,三观不太正啊,宰相大人想到此,遂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衣服是成精了吗?无理取闹!”

  南宫弄阳闻言,哈哈大笑抬头看他,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从荷包里掏出绿豆饼来吃。

  对于不喜欢的食物,闻到味道都会不舒服的,百里尊不悦地低头看她,正准备和她商量婚事的证婚人,现在他只想把人从怀里扔出去,却又舍不得,遂只好不悦地忍着。

  南宫弄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快速把剩下的绿豆糕吞进肚子里之后,鼓着腮帮,笑嘻嘻地摸着他健硕的腹肌,想把他的注意力转移一下。

  百里尊果然被成功转移注意力,他怕痒,看着她不安分地拨弄小爪子使坏,快速伸出大手把她的小手抓住,紧紧捏在自己的手里,不让她的爪子在胡作非为。

  南宫弄阳终于把嘴里的零食都吞下去之后,挣开自己的爪子,捞了旁边的酒喝了一口,咽了咽口水,才能正常地说话。

  “百里尊,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宠着我的感觉,所以,你能不能不要生气了?!

  晚些时候,接着教我背口诀吧!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得趁年轻多学点儿!万一你以后不要我了,我不至于端着个破碗去街上讨饭是吧?”。

  百里尊看她说得一脸认真,小嘴一动一动地,不由好笑,拿过她手里的酒杯也喝了一口,淡然道。

  “郎老头当我们的证婚人怎么样?本相实在不喜欢给南宫大人鞠躬,但现在你我都没有血亲长辈在身边!”

  百里尊说到,没有血亲长辈在身边这里时,心口颤了颤,说谎的感觉,真心不好,若是撒别人的慌,他可以掩饰得很好,但是自家劳资的慌,他太难了。

  南宫弄阳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异样,爽快地答应了,并要百里尊亲口表示不生气了,晚些时候会亲自教她口诀。

  百里尊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答应了,小声耳语叫她先出去,他快速洗个澡,随后就到。

  南宫弄阳高兴地起身,跑到门口了还不忘回头警告,“我去给你拿衣服,不许别人进来,公的都不行,你是我的!”。

  没等百里尊回答,她就跑远了,宰相大人见状,嘴角微扬,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没入了水中,努力化身一条鱼,好好洗澡出去教学。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