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76章 听话的镯子

第276章 听话的镯子

  靖王府。

  靖王端坐在高座上,顶天立地在地上跪着,低下头不敢说话。

  靖王殿下平时看着虽然似书生般娇弱,实则该有的上位者威压这样的气势,人家还是有的。

  两兄弟一汇报完工作,靖王就用一副杀人鞭尸般的目光凝视着他们,骇人的眼神从靖王殿下的双眸中流露出来,也是十分吓人的。

  别人对靖王殿下的印象都是笑容可掬,温文尔雅,但那只是对外需要塑造的形象,在他们面前,不需要。

  顶天立地这两兄弟毕竟是帮他做了许多暗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他们对靖王殿下的认识比较深切。

  靖王非常生气的时候,刚开始都是凝视着别人,接着就会爆发,然后他们会受到很磨人的处罚。

  顶天立地虽然觉得自己的事情不大,但是平时被惩罚的次数多,每次都是五花八门的,也怕了,因为靖王殿下惩罚人的方式很奇葩。

  就像上次他们没完成任务,然后被逼着不许合眼睡觉,一直像木桩一样站着,做炯炯有神状,一直有人盯着他们。

  结果,两兄弟足足未合眼六天,靖王才消气,接着,他们就倒地许久许久才醒来,甚至觉得让他们睡到地球毁灭都心甘情愿不再醒来。

  这一次,不知道会怎么处罚他们呢,两兄弟跪着身体都在微微发颤,实在是害怕又弄一个什么奇葩的惩罚给他们,那就太难受了。

  他们宁愿被拖出去打几十大板,都总比像上次那样强,也是从上次才深切体会到,不能睡觉也是一种很残酷的折磨。

  靖王平时睡眠质量很成问题,所以想出了这么损的招,这一次,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呢。

  就在两兄弟胆战心惊地跪了半天之后,靖王殿下缓缓从高座上走下来,动作非常优雅,但声音十分冰冷地发布最后通牒。

  “本王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宰相大婚之前,搞不定这两个女孩子,提头来见!”

  说完,靖王殿下居然都没有惩罚他们,然后就直接走了,立地见状,刚刚挺拔地跪着瞬间就瘫坐在了地上,悻悻地小声道,“大哥,我们是不是听错了?”

  顶天也有些不可思议地思索着,这么多次以来,没有完成任务的,唯独这一次没有被惩罚,靖王殿下是今天忘记吃药了?突然善心大发?

  不过好在没有处罚,没有就没有了嘛,人真是犯贱,被处罚惯了有一次没处罚居然还不开心,不习惯!

  顶天啐了一口,拉起地上的兄弟,俩兄弟心情忐忑地走出了靖王府的密室,接着想办法套路孔如意和顾宛娘去了。

  靖王殿下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这次没有惩罚他们并不代表他们就安全过关了,不过是今天他太忙没时间浪费,加上处罚了顶天立地这两兄弟,他们又要养伤不利于办事儿,所以,他比较懂得分轻重缓急而已。

  翌日。

  百里尊带着南宫弄阳回城了。

  宰相府的马车一进城,瞬间引来众多人围观,大家心里想着,消失了好几天的宰相大人终于露面了。

  平时就算宰相大人简单出个门,乖乖坐在马车里不露面,大家都会对他的车行注目礼,更何况传言失踪了几天,现在一出现,自然是备受瞩目的。

  百里尊一如既往地坐在马车中看书,南宫弄阳坐在他脚边上玩狗尾巴草,整个后背都靠在他的腿上侧边坐着。

  一个坐在车里的座位上,一个坐在地上座垫,南宫弄阳刚刚背完一些口诀,暂时休息一会儿的,然后就用采来的狗尾巴草编马。

  南宫弄阳听到外面热闹的人流声,高兴地移跪到了车旁,掀开车帘就把头往外钻。

  看到熟悉的店铺和街道,虽然她不是这里的人,毕竟也在这里生活了许久,还是有些亲切感的。

  他们从郊外吃了早餐才慢悠悠地回城,马车进城的时间正好是中午,看到外面有一些小零食卖,南宫弄阳大老远就在观望自己要吃什么。

  老远看到炒板栗,马车距离靠近后,她都懒得下车,就叫老板给她包两盒递给她,车夫只好紧急停车。

  南宫弄阳和这些人交情不深,但是大家都认识她,像自来熟一样,和她天南地北地侃。

  “宰相夫人,这是外出游玩回来啦?传言您和宰相大人失踪了呢!”

  炒板栗的老板笑嘻嘻地递了两盒打包好的板栗给南宫弄阳,打趣道。

  南宫弄阳接过之后,递了钱随便应了一声,“是呀,百里尊带我去玩了!”,然后笑嘻嘻地和人家挥手道别了。

  不远处,站在胭脂粉摊位旁的南宫丹阳见状,凤眼微眯,最讨厌南宫弄阳秀恩爱了,一看到她就不爽,也不知道百里尊是不是也在车上?在车上干什么?

  南宫丹阳看到南宫弄阳的身影,始终关心的都是百里尊,若是百里尊没有和小妹同行,她也就不感兴趣了。

  今天她之所以出来逛到饭点都不想回去,是因为骆斌有正事儿要办,她不好在场。

  她的公公婆婆今天都出门去了,骆斌的断袖之友又被骆斌带到了府上,所以,为了不打扰别人给自己找不自在,她才索性到街上逛逛的。

  也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南宫弄阳,既然遇到了,无聊的二姐打算和小妹亲近亲近,想着有机会瞄一眼百里尊也是好的。

  看到宰相府的马车越来越近,南宫丹阳袖中的拳头紧了紧,给自己鼓气,然后把手腕上的镯子往地上一摔。

  圆型的手镯很听主人的话,轱辘辘地滚向正在向她驶来的马车,她吐了一口浊气,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追镯子。

  在车里看书和在车里吃板栗的两人对外面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反正外面的车夫,侍卫,婢女都会帮他们看路,挡住一切不好的接近物的。

  “先去天枢阁和你师父商量一些大婚细节再回府休息好不好?累不累?”

  车外的人流声实在热闹,本来就随便看书的他,有些看不进去了。

  看到南宫弄阳侧对这他坐着,把背靠在他的腿上,盘腿坐在毯子上剥板栗,和板栗较真地忙着,完全当他不存在。

  遂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征询南宫弄阳的建议,若她累了想回去休息,那他抽时间崽出门好了。

  南宫弄阳头也不抬地“昂”了一声,应得很敷衍,然后接着和板栗奋战了。

  宰相大人眉头皱了皱,忍不住伸手从后面轻轻掐住她的小脖子,用力轻轻往下按了一下,“没礼貌!。”,不客气地道。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