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89章 黑暗中的白光

第289章 黑暗中的白光

  助理看到这样的奇迹比病人自己还开心,自从跟了这个医生做他的助理之后,他见到了好多奇迹,之前的那些植物人,有钱人的家人都选择慢慢养着,直到他们死为止。

  没钱的人家,想着反正是植物人了,花费不起那么昂贵的医药费,索性就选择了安乐死。

  南宫弄阳家的经济条件一般,因为南宫弄阳就是家里的经济支柱,现在她倒下了,所有治疗费用都在靠赔付的保险费来维持,养父只好放弃医院的康复治疗,尽量省钱给女儿,带着残疾的身体开了一间小店勉强自己养活自己。

  作为她的主治医生,他们还是了解一些的,但南宫弄阳的养父,是怎么都不肯为南宫弄阳执行安乐死,所以,大家一直一起努力了许多年,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点点希望。

  年轻医生凑近一看,果然见南宫丹阳微眯着一条眼缝儿,他肯定,她能看到。

  “观察她的脑电波,快!”

  年轻医生吩咐完,他抱着的小说又重现江湖了,只是这次他的速度更快,只看到他在书中做笔记,依然没看清书名。

  南宫弄阳疼得死去活来,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现代的天花板,天哪!她震惊,她喜悦!但还没来得及高兴,身体又承受不住昏睡了过去。

  但睡着之前,她听到了“测脑电波”,昏昏沉沉在睡着之前的那几秒,她的心里还是惊喜的,现代,她还活着。

  这个好消息,足够让她高兴许久了,她一直担心,她出车祸身亡,尸体都被火化了,那就算找到回去的路,她也回不去,真的要在古代过一辈子了,因为只剩一缕思想怎么回去呢?

  助理边观察脑电波边八卦道,“您做笔记为什么不随身带个医疗本,喜欢把东西记到小说书里呢!”。

  年轻医生对助理说的话自动屏蔽了,没有回答,依然认真地观察南宫弄阳的状态。

  据登记,南宫弄阳出事儿的时候,年龄是27岁,现在治疗时常都达五年之久,她的模样,皮肤等,一直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并没有像三十多岁女人的样子。

  年轻医生心里腹诽道,“他的病人就是特别,哪怕病了,都驻颜有术!像他一样!”。

  然后,记录完了之后,叫助理收拾东西可以先出去了,助理以为他是要在观察观察病人的情况,没想到助理一走,男人就快速地在南宫弄阳的脑电波电脑里,植入一些新的东西,密密麻麻,一串串符号都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文字。

  接着,就像正常医生一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笑着出了手术室,叫护士把人带到病房休息。

  南宫弄阳又郁闷地跌回了黑暗里,刚刚的心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喜悦和不知所措。

  她居然还活着,那古代那边,她还活着吗?是不是只能活一边,她什么时候能回去呀?

  南宫弄阳又陷入了无尽的纠结折磨中,这一切都不是她能控制的,现在就只能指望她身边的人,能带她走出黑暗。

  独自在黑暗中走来走去的南宫弄阳显得十分孤独弱小,只有一束白光陪着她,她走到哪儿,白光就跟到哪儿。

  像演员拍那种电影旁白时一样,除了光,她什么都没有,无聊的她在光下转来转去,跳来跳去,想要借此驱散这寂寞的黑暗。

  哪怕是让她跌入一种有山有水就是没有人,只有她一个人的光亮世界也好呀,一片黑暗的体验实在是太压抑了。

  南宫弄阳如是想着,但想归想,现在她也只有这一丝的意识是清醒的,自己可以控制的。

  两边的状况,她现在都是双眼紧闭,世界里当然是一片黑暗了。

  南楚宰相府。

  郎老头因为是男性,虽然在医者面前没有性别之分,可南宫弄阳中毒的部位实在是敏感,被蝎子咬的地方,经宫婷一看向他们汇报,郎老头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姐的脊椎尾,臀部上,还有臀部下方的大腿上,大腿根,都有被蝎子蛰的痕迹,怎么办呀,呜呜!......”

  宫婷查看完情况,哭得那叫一个惨,郎老头也一时犯了难,不知道如何下手,就算先扎针稳住毒性不要扩散,他也不能在那些地方下手啊。

  那个地方可是他儿子的领地,他老人家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乱来。

  郎老头只好隔着屏风叫宫婷先出来拿一粒护命丹给南宫弄阳先服下,护住她的心脉。

  百里尊虽然也是焦急万分,但在遇事的情况下,他还是很冷静的,命人把床上的小蝎子抓了方便郎老头了解毒性好解毒之外。

  立刻命人去宫里请来了所有的女医,他不会,不然他倒是亲自去扎针了,听到宫婷的哭诉声,心烦意乱的他恨不得一脚把这些讨厌的人都踹出去,但是现在他一个人忙不过来。

  正在赶来吃喜酒的假宗泽公孙慕在路上听说南宫弄阳在婚房里被蝎子蛰了,吓得立刻跑回宫叫女医。

  这一次倒是真能帮上宰相妈妈一点忙了,心中祈祷,南宫弄阳那个小损货可千万别死,不然以后得罪百里尊,没人给他们求情了,他们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百里尊生气地在室内踱步,看得童进一脸着急,话都说不利索了,

  “相......相爷,婚房装修及布置,都是检查妥当了的,此事,怕是不简单!”

  百里尊早就想到这一点了,用不着下属来提醒,只是他实在想不通,戒备森严的宰相府,连皇帝都对他礼敬三分,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把手伸到他的后院来?

  百里尊冷冷下令,“今日伺候过夫人的全都关押起来,本相要亲自审!包括她!”

  百里尊不耐烦地看向刚刚解了毒,醒过来还满脸苍白的顾宛娘,顾宛娘中毒比较浅,一经抢救,人就醒了过来,只是被咬的那只手臂没有力而已,此刻靠在椅子上,虚弱地陪着大家守着南宫弄阳。

  顾宛娘听到百里尊一语,顿时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桶冰水一样,难捱,心寒。

  在没有证据,表面上自己还帮了南宫弄阳让自己也受伤的情况下,百里尊居然想都不想,自己命人连自己也一同关押。

  童进不敢耽搁,下令把今天伺候过南宫弄阳的人全都关进了宰相府的地牢,包括喜娘。

  “郎神医,现在除了等医女来,就不能有其他办法辅助缓解毒性了吗?比如,把毒血吸出来!”。

  百里尊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家老爹的身上,郎老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明确解释道。

  “若是咬伤背部,手臂这些部分,你若不介意,老夫可以施针排毒,然后后期在辅以药疗,就差不多了,可......”。

  郎老头没有明言,百里尊就明白了,确实挺难为情的,可是宫中的医女到宰相府最快也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中毒拖得越久就越危险,更何况现在南宫弄阳都昏迷不醒,气若游丝了。

  “内功避毒也不行吗?”

  百里尊不甘心地再问,郎老头还是叹了叹气,摇摇头,百里尊气急,深怕南宫弄阳真的就这样,在大婚之日香消玉殒,于是把外袍脱掉,轻装上阵。

  “我来扎,望郎神医指导!”

  大家都吓得目瞪口呆,又不敢劝阻,百里尊的身影已经绕到了屏风后,走到了南宫弄阳的榻前。

  宫婷哭哭啼啼地数眼泪,见百里尊一来,瞬间羞红了脸,尽管现在趴着人事不醒,暴露肌肤的不是她。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