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91章 幕后黑手

第291章 幕后黑手

  偏厅里,郎老头翘着二郎腿坐着琢磨药方,公孙慕安安静静地喝茶,宗及给站在窗边若有所思的百里尊送了一杯茶。

  百里尊接过之后,轻轻晃了晃茶杯,冷静开口。

  “敢把手伸进宰相府的人,整个南楚目前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他,当然,你不会,那就只有他了!”。

  宗及看着百里尊,“他”,指的是谁?他俩儿是知道,公孙慕暂时未告诉他,因为在这件事情上,现在的公孙慕还帮不上忙。

  宗及思考了一下他说的话,点了点头补充道,“宰相府里的人都是你的人,不会轻易被收买利用,那就只能从弄阳今天带进来的人和所有宾客中找出嫌疑者,不幸的是,宾客中,我好像成为了最佳怀疑对象!”。

  百里尊闻言瞥了宗及一眼,冷冷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宗及也静默地站在他身侧,两人对着窗而立,一动不动,像两樽好看的木雕!

  都等着医女来汇报南宫弄阳的病情,其实大家都挺忙的,尤其是宗及,今天百里尊大婚,许多朝政上的事情,都丢到了他这里。

  但南宫弄阳也是他的好友,没有看到好友脱离危险之前,他是怎么都不能放心离开的,义气也许将来会害了他,可没有义气的帝王,也许也不是一个好帝王吧。

  涵王宗及同百里尊站在窗边浪费批阅奏折的时间,但是浪费得心安理得,就算今晚让他加班批阅,少时间陪夫人和孩子,也值了。

  毕竟成家之后,放在朋友身上的时间不多,所以,涵王宗及尽量不提自己的事情,冷静地想着事情等着。

  看了看站在身旁的百里尊,伸手拍了拍百里尊的肩膀,以示安慰,百里尊转头看了他一眼,抖开他的手掌,没有说话。

  涵王宗及颔首,回到座位前陪着郎老头和公孙慕,宰相府后院里守着的人皆忧心忡忡,前院的南宫一家,心思各异。

  而已经走到半路的孔如意,用借口诓骗她老娘就往回跑,不是想回宰相府看百里尊,而是想去和靖王确定一下,南宫弄阳的事情是不是他干的,这一下能不能要了她的小命。

  孔夫人虽然觉得孔如意的举动有些反常,但也知道孔如意从小就喜欢百里尊,看不得百里尊难过,现在回去安慰安慰,博一下存在感也是好的。

  男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和女人一样,心理防线还是很弱的,她们母女现在能有机会攀上最大的倚仗,也就只有百里尊。

  若是孔如意借此机会能多出出力,让百里尊记住孔如意的好,百利而无一害,本来还想跟着去给女儿支招的,可家里还有疯了的丈夫等着自己回去,所以她只好放任女儿自由发挥了。

  她虽有心护女,可总有护不住的那一天,人是会老的,孔夫人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深怕孔如意跑远了没人跟着不安全。

  遂急忙催促孔如意的贴身丫鬟和常年伺候自己的嬷嬷追了上去,并嘱咐关键时刻,想方设法帮孔如意博取百里尊的好感。

  孔夫人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操碎了心之后,才不舍地命车夫驱车回家。

  靖王府后院。

  孔如意跑到靖王府后院后,放了个信号,正准备从正门进府的靖王殿下见状,眉头一皱显得非常不悦。

  这蠢货,信号弹是这样用的吗?深怕别人看不到他们的异样吗?靖王殿下突然觉得这些棋子真的是又蠢又笨,除了身材不错,对男人有点用以外,难当大任。

  但怎么办呢?自己找的,怎么也要利用完别浪费了,接下来只好不要让她们知道更重要的机密,知晓些小事比较保险,就算她们敢当着众人的面指摘他,他也有本事巧舌如簧,他是不会让自己利用过的人,手里还留着对自己不利的证据的。

  就比如,现在咬了南宫弄阳小蝎子,都是顾宛娘自己去抓的,有这种信号弹的,他只给过两个人,顾宛娘和孔如意,目的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哪怕没有命出来了,完成任务依然要通知他一声。

  骗她们说,那是召唤同伴的信号弹,若不是有消息互通,就是求救,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会丢下她们不管。

  靖王就这样,简简单单赢得了两个女孩子的信任,利用她们干坏事,本以为顾宛娘会比孔如意笨好多,没想到顾宛娘被抓了,到现在都还比这次只是冷眼旁观的孔如意沉得住气,真是人不可貌相。

  虽然不悦,但他看到了信号弹还是要出现一下的,不为别的,为教孔如意这愚蠢的女人如何用信号弹,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靖王宗宇进府之后,看着他慢悠悠地走着,随从以为靖王殿下不着急,想让孔如意多等候多时,没想到刚刚还在慢慢走路的靖王殿下,一下子悠出了好远。

  若是别人见到,估计会吓到,但他们是追随靖王殿下多年的随从,靖王殿下会武功,且造诣不差这样的绝密,他们还是知道的。

  平时看着靖王殿下弱不禁风的,但那真的只是错觉,虽然靖王的武力值在南楚是没有任何排名,但想必有那么厉害的鬼步,武力值也低不到哪里去。

  至于他的武力值程度在哪里,怕是也只有他本人最清楚了,随从面面相觑后,只好小跑快速追上。

  孔如意等得很不耐烦,捡了一根木枝在敲打植物,破坏花草的生长,靖王在她身后出现见状,不悦地扶了扶面巾,遮住了自己大半的容貌,这才出现。

  哪怕是在自家的后院,这里鲜少有人来,但他还是小心为上,不要被人看到他的脸就不好了。

  跟来的随从很快东南西北站岗放哨,靖王这才不耐烦地在孔如意身后咳了一下,孔如意惊喜回头,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很没礼貌。

  “你这次出手,能要南宫弄阳小命不?”

  靖王的贴身护卫一看到孔如意这么没礼貌,当场呵斥,“放肆,有你这样跟主子说话的吗?还不行礼?”。

  孔如意不可思议地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向靖王的贴身侍卫,毫不示弱地怼回去,“连见宰相,本姑娘都不需要行礼,你可看清记清了,将来我可是宰相夫人,你这狗奴才,居然敢凶我?”。

  靖王宗宇闻言,顿时风中凌乱,自己看人的水平,还是有失水准啊。

  遂严厉地道,“来人,掌嘴!”

  靖王殿下是打算,一点情面也不留了,得先教教人家怎么尊重自己。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