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95章 赏金十两

第295章 赏金十两

  孔如意见屋里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之后,本来刚刚还是小声撒娇的,现在换成了大声嚷嚷。

  被拨开了手又再次抓上来,撒娇威胁,“师兄不答应,我就不休息,就让如意的脸,就这样毁了算了!”。

  百里尊生怕孔如意的脸要不了了,然后赖上自己,所以就只好投降答应了,然后再次拨开她的手,跑出房间,找郎老头他们去了。

  孔如意见状,嘴角这才勾起一抹阴险的微笑,从小到大,师兄最怕她撒娇缠着他了,所以只要撒娇问他讨一些不是很贵重的东西或者要求,是很容易就能达到目的的呢。

  加上她这个撒娇专业户,撒娇了这么多年,早就把业务知识掌握得炉火纯青了,现在有任务在身,自然是更加卖力地表演。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多年努力练习撒娇的本事,没有白费。

  孔如意知道自己身后还站着婢女,于是快速收起自己阴谋得逞的玩味儿笑意,十分友好地叫下人带路,安排她休息,顺便发号施令让婢女去送信,把自己的贴身婢女找来。

  做事,很多时候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孔如意虽然没有做大事的大智慧,但是很多时候,玩点小阴谋诡计啥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宰相府地牢。

  菲菲有些生气自己好心好意帮忙,就被老板的男人关进了地牢,这是她人生当中第一次坐牢呢,十分不开心。

  遂坐在一侧生闷气,想着今天不能和路子约会,也不知道百里尊要关她们多久,就是十分地心塞。

  她倒是不担心百里尊亲自审啊啥的,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的手干净着呢,只是,耽误她约会挣钱,这就有点过分了。

  南宫弄阳是她的老板,老板结婚,她又是好面子的人,可是送了不少份子钱的,要急着出去挣自己的嫁妆钱呢。

  想到此,她对百里尊的印象又差了几分,平时看他冷冰冰不易接近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不问青红皂白把自己关了起来。

  菲菲越想越气,抓起屁股底下的稻草就拍打地面,顾宛娘见状,一声不吭地移到了她的旁边。

  笑了笑在她旁边坐下,伸手挽住了菲菲的一侧胳膊,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哀伤地道。

  “菲菲,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出去的,反正我们又不是下毒的人。

  只是,相爷本就对弄阳宠爱万分,看到弄阳受伤他自然着急,为安全起见,顾不得弄阳的朋友的情面,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们一起耐心等待!菲菲,我们一定会没事儿的!”。

  顾宛娘刚刚也中了毒,本就有些虚弱,现在被关进阴冷潮湿的地牢,就显得更加病弱憔悴了。

  菲菲这才想起来,顾宛娘现在身子骨不好,她得照顾着点,女人生病的时候是最怕冷了,偏生这地牢冷得骇人。

  “宛娘,你少说话,好好休息,我们一起耐心等待就是,相信很快就能出去了!”

  菲菲反过来安慰顾宛娘,让顾宛娘靠着自己的肩膀休息,然后目光涣散,生无可恋地盯着牢房的门口祈祷,宰相大人快点审案吧,她要第一个上,然后早点回去约会。

  现在路子肯定也知道她被关起来了,应该着急得到处想办法,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串,无计可施了吧。

  他们要是真的遇到什么大事,除了求南宫弄阳帮忙也不知道还能求谁了,谁叫他们人微言轻,又没什么大本事,认识不到什么很牛逼的人物做好朋友呢。

  顾宛娘虽然小脸惨白,但心里还是冷静的,黑暗中的双眸若有所思。

  刚刚在黑暗中,成功把唯一有可能是证据的东西都塞到了别人的身上,现在只要她想好怎么回答百里尊的问题,基本就万事大吉了吧?

  虽然是计划得很好,但还没有实践出结果,她心里也是十分着急的呢。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和男神过招,居然是被当成犯人审,顾宛娘心里是又紧张又害怕,又忐忑又期待。

  终于终于,能和百里尊认认真真地对话了,只是为什么越想越心寒呢?

  地牢里,除了菲菲和顾宛娘还比较冷静理智以外,其他人都吓得哭了起来,尤其是那个胖胖的喜娘,一往地上一坐,远处看去,就像一团肉球在哪里数眼泪。

  胖胖的身躯,肥肥的脑袋,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和鼻子,看着特别有喜感,虽然身材看着不是很有棱有角,但是为南楚成了不少好姻缘,在南楚的媒婆界地位,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之前百里尊叫了一大批媒婆来给南宫弄阳挑,南宫弄阳就挑中了她。

  可怜的南宫弄阳,挑了一个很有喜感的喜娘送她出嫁,却没能让她的大婚非常有喜感,莫名其妙就中毒了,生死不明。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天的时间还没结束,虽然冬季大家都很少在外面晃荡,但今天的日子特别,是宰相大婚,所以还不到傍晚时分,大家就都知道了南宫弄阳中毒的事情。

  百里尊虽然下令封锁消息,但还是没有锁住,大家都知道她中了蝎毒,现在正在大力抢救。

  南楚除了未出阁又喜欢百里尊的女子,心思阴险地诅咒南宫弄阳挂掉以外,大多数人都是希望她活着的,默默为她祈福。

  还没到元宵放花灯的节日,许多人就自动为南宫弄阳点了花灯,放在还没下雪被冰封的城中流水巷里,一盏接一盏,很快数目越来越多,这热闹不比元宵佳节的差多少。

  当然,南宫弄阳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这些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冲着百里尊来的,妻凭夫贵。

  若是男人足够疼你,女人根本就不需要母凭子贵,南宫弄阳当真幸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幸运儿,希望这个幸运儿能早些苏醒过来。

  下人把这个情况报给百里尊的时候,百里尊看着床上刚刚服了药一直未醒的小娇妻,心绪复杂。

  “传令,夫人醒来的那一日开始,本相设流水宴十日,每人赏金十两,感谢大家!”

  百里尊请全城的人吃饭,这绝壁是一大笔开销,但他的霸气,财力,这一笔开销对于他来说,区区小事,实在九牛一毛。

  这个消息一出,对南楚百姓的答谢诚意,可是够够的,又以另一种形式,向众人撒了一大把狗粮。

  只是,南宫弄阳要是知道他这么败家,不知会作何感想,但在百里尊心里,南宫弄阳于他,不说区区钱财了,江山都不换!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