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96章 被气死了

第296章 被气死了

  百里尊信步走至床沿坐下,看着南宫弄阳苍白的小脸,十分心疼。

  现在医者都无能为力,他也不知道干什么,只能多做好事,为她积福,希望她早点醒来。

  百里尊说的话一传出,整个南楚皇城又再次沸腾了起来,大家奔走相告的场面,就像当年传回皇城,百里尊又打胜仗,不久将班师回朝一样壮观。

  百里尊摸了摸小娇妻的脸,命宫婷和一侧刚刚从临渊阁替换过来的婢女,盯好南宫弄阳,就不舍地起身离开。

  既然南宫弄阳的性命已经无忧,只是暂时醒不来,他得趁她睡着的这个时间,好好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她报仇。

  百里尊来到地牢的审讯室,直接叫人传了顾宛娘。

  他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的第六感并不比女人的差,早就感觉顾宛娘不对劲儿,此事肯定和她脱不了干系。

  当大家听到第一声传唤是顾宛娘时,知道宰相大人来了,害怕得面面相觑。

  但早晚都会到自己的,早一点审还不如晚一点审,所以大家也乐得观摩前者。

  只有菲菲有些担忧地看向顾宛娘,把她扶起来后,交给地牢里的狱卒,顾宛娘还假装淡定地朝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儿,叫她不要担心。

  顾宛娘又把早已想好的台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想着晚点被审问的时候,回答得更流畅自然,以免露馅儿!

  百里尊早已坐在审讯室里等着,顾宛娘被带进来时,虚弱地跪在他面前,小声道,“民女顾宛娘,见过宰相大人!”。

  百里尊冷冷瞥向她,没有说话,顾宛娘被这样的注目礼弄得心绪不宁。

  本以为早已准备充分,没想到百里尊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地盯着自己,她就紧张得不像话,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顾宛娘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浸出了汗,在这冰冷的地牢里,身体孱弱的她,外界的冷却一点都感觉不到了,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见百里尊不讲话,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说点什么,遂唯唯诺诺,结结巴巴地道,

  “大……大人召唤民女,想必是和宰相夫人的病情有关,您不妨直言!宛娘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宛娘说着,刻意避开百里尊的目光,低下了头去,百里尊这才懒洋洋地收回自己的目光,背靠在椅背上,淡然道,

  “哦言无不尽吗那别浪费时间了,谁派你来的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百里尊说完,看都懒得看她,直接玩起自己的漂亮大手来,准备等着顾宛娘招供。

  顾宛娘突然被百里尊回了这么一句,一下子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回话,诧异地抬头看百里尊,突然心里一颤!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优秀不管何时何地,何种姿势站着或坐着,无时不刻不在散发着俾睨天下的王者霸气,上位者的尊贵浑然天成。

  顾宛娘刹那间都看呆了,一时忘了自己现在正被审着,本来刚刚被一问,脑子就有点短路,现在就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想静静地看着,希望时间定格在此刻,哪怕是以跪地仰望的姿态看着百里尊,直到地老天荒。

  就在百里尊等了半天,以为顾宛娘不会说话了的时候,转头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不耐烦地“嗯?”了一声。

  顾宛娘这才完全回过神来,她的态度那么友好,可他是一开始就不相信自己,居然一开口就认为自己是伤害南宫弄阳的凶手了。

  刚刚心思还在天上柔软的云曾里徜徉,现在立刻就被踹进了冰窖。

  顾宛娘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看向百里尊,想争取最后一丝尊严,怒道,“大人怀疑我?凭什么?老百姓就没有自尊,任由你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任意践踏吗?”。

  顾宛娘的表演,终于引起了百里尊的一丁点儿兴趣,微眯着眼,饶有兴致地想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顾宛娘说什么他是不在乎的,只是现在,他比较想欣赏跳梁小丑的独角戏。

  人有的时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越是努力想去表现去撇清,往往更容易暴露自己,这是最考验演技的,没想到顾宛娘的胆子不小,一来就敢用这样的大招。

  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犬,看得百里尊十分不耐烦,心下更加确定,就是她无疑了。

  若真是南宫弄阳的朋友,对南宫弄阳没有残害之心,现在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应该坦坦荡荡地先关心好友的状况吗?

  一来就想撇清自己的嫌疑,未免也太心急了,若不是受伤的是南宫弄阳,且有这么多人知晓,他都不屑亲自审。

  现在他不紧紧要给南宫弄阳一个交代,更要给全天下一个交代,不为别的,哪怕为了杀鸡儆猴,他都要做得够狠。

  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有人把手伸进了他的后院,他还没什么表示的话,那以后他不在家的时,宰相府岂不是成了许多武林高手旅游观光的圣地?

  现在就只差证据了,百里尊挑了挑眉,真的没有兴趣在接着亲自审下去,直接看向童进,淡然道。

  “叫她交出证据,可饶下她家人的性命,本相先走了!”。

  百里尊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牢房,顾宛娘吓了一跳,着急地站了起来,指着百里尊的背影,不满地想伸诉。

  “你……你…你简直……”。

  话还没说完,就被气急攻心,两眼一翻,直接朝后倒去,也无人想要去接住她。

  待听到一声“砰”的人体倒地声后,狱卒看了看早已走远,影子都不见了的宰相大人,又看了看童进,请求指示。

  “去看看!”

  童进也学到了主人的脾气,不耐烦地催促狱卒去查看情况,狱卒只好乖乖执行命令。

  狱卒一步一步走近顾宛娘,在她的身侧蹲了下去,用手指探了探顾宛娘的鼻尖。

  这一探,自己也吓了一跳,接着狱卒就像触电般猛地往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也吓得惨白,结结巴巴地汇报。

  “童……童侍卫,她好像被气死了!”

  童进闻言,顿时风中凌乱,啥?那他找谁拿证据?

  虽然主子没有明言,但是他也知道,南宫弄阳在后院被下毒这件事儿,大家伙都盯着呢,需得好好处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