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297章 畏罪自杀

第297章 畏罪自杀

  那个狱卒是第一次接触死人,从进宰相府当差之后,一直守着这个空牢,一直都没什么人被宰相大人关进来。

  现在好了,他终于见到世面了,第一次见到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他亲手去试探的。

  虽然他是兵,也想上阵杀敌啥的,可第一次见到死人,怎么还是会害怕的,死者为大嘛?

  加上又是不熟悉的,前一刻还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人,一下子说没就没了,还是有点让人觉得太突然,难以接受的。

  童进有些不可置信地上前亲自查看,毕竟人被气死的概率,在有心脏病的老年人群中比较常见一些。

  顾宛娘怎么都还是年轻的小姑娘,一整天干好多农活都不见她觉得累的,估计是因为也中了点儿蝎毒,又被宰相大人刚刚那句话吓到了。

  毕竟宰相大人确实有弄死她家人的本事,只有常年跟随在他身边的人知道,主子平时虽然很严厉冷血,说话也很吓人,但是,一般说要谁性命,只要不是很过分,他就尽量不会要的。

  之所以要审判这个环节,也就是想多给大家一条生路,因为南宫弄阳脱险了。

  不然以外界对他性格的曲解谣言来看,接触南宫弄阳的这一批人,他肯定问都懒得问,直接下令坑杀了。

  正所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但他的主子可不是这样的人,表面让大家看着很冷酷,很难接近,实则是心肠极好的一个。

  童进亲自去探了探,用力地掐了掐顾宛娘的人中,一下,没反应,两下,还是没反应。

  童进想着,肯定是自己太怜香惜玉,得加大力度,结果,人家的人中都掐出了血,掐了好几下,还是没用。

  童进这下也慌了,忙催促一旁的狱卒,一个去禀报百里尊,一个去叫大夫来看。

  府里现在虽然有很多医者,但那是为南宫弄阳准备的,他可不敢命令下属去请,深怕百里尊知晓后削他。

  百里尊从地牢出来之后,宗及和公孙慕来向他告辞,到了掌灯的时分,大家都准备吃饭休息睡觉了,今天的他们却才准备开工,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他们去做呢。

  从医者口中得知南宫弄阳无碍后,他俩也不敢在耽搁了,毕竟朝政有的时候,控制不好也是瞬息万变的。

  今天百里尊大婚,加上又出现南宫弄阳中毒这档子事儿,三个人的活儿,今晚要他俩一起平摊,现在在不忙,估计要通宵,然后明天更没精神应对明天的琐事。

  百里尊也知道他们都是日理万机的人,能陪他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遂不在浪费他们的时间,亲自送他们到密室口,然后看了四下无人,隐藏好机关,这才走开。

  大家都忙了一天,几乎滴米未进,但没人敢喊饿,估计百里尊不吃,他们大家也是不敢吃的了。

  就在这时,侍卫来报顾宛娘的情况,接着,又有侍卫来报,顾清风要见顾宛娘,表示来接他妹妹回家。

  百里尊眉头锁了锁,想都不想,直接光棍地道,“去告诉他,他妹妹畏罪自杀啦!等本相给大家伙交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再来收尸!”。

  说完,百里尊就不悦地走开回房,想继续守着南宫弄阳,希望南宫弄阳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自己。

  两侍卫面面相觑,来汇报顾清风来访的侍卫知道该怎么回话了,可来汇报顾宛娘挂了的侍卫,顿时难以理解到主子的意思,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回话。

  那个守门的侍卫只好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同僚,十分友好地给他出主意。

  “呐,老哥教你,原话照搬呗,让领导们自己琢磨去。”

  另一个侍卫听到此言,顿时笑了起来,也是,有这么便利的做事方法,干嘛还要费尽脑子去思考是什么意思呢,当个传声筒也很好,宰相府的传声筒工资也不低呢。

  于是两人笑呵呵地表示收工后约酒,然后各自忙活去了,好在百里尊不知道童进招进了饭桶进府,不然这两个小侍卫要遭殃不可。

  童进一直焦急地在地牢里等着医者的诊断结果,及宰相的命令,结果等来侍卫原封不动地把百里尊的话告诉他。

  童进是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主子这是要草草结案,然后让幕后主使放松警惕,他好放长线掉大鱼了。

  童进有些惋惜地看向地上躺着的女孩儿,虽然平时他们不熟悉,但也是认识的人,做南宫弄阳的朋友有什么不好?偏偏还受人挑唆,去害人呢?

  以他对顾宛娘的简单了解,这是一个很单纯耳根软的女孩,就这么被人利用,死得不明不白,实在是可惜了,她的家人应该会很难过吧?

  童进正在惋惜一条鲜活的生命悄然离去,死者为大,他也有些哀伤,甚至还在心里为她祈祷来生不要那么蠢时,医者惊喜地把头转向他,半秒都舍不得耽搁地分享自己的诊断成果。

  “童侍卫,这姑娘只是暂时陷入昏迷了,还活着,现在有脉象了,只是还比较虚弱,需要灌些米汤养几日才可吃粗食!”。

  医者这么一汇报,然后一直盯着童进的脸看,以为童进会高兴地跳起脚来,打赏他呢。

  没想到,童进却像似在发呆,突然被人吓到的那种状态,完全还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懵懵地看着他。

  “大夫,您刚刚说什么?”

  本来还以为有赏的大夫,瞬间心里那个失落呀!

  但作为一个想要被大人物重用的医者,他还是沉得住气的,很快收敛心思好好表现。

  童进是接近宰相大人最近的人,童进办的事儿,多半都是宰相大人吩咐的,他这也算在为宰相大人办事呢。

  说不定自己的医术什么时候被宰相大人赏识,就可以进南楚国的太医院当值,从此在医学界平步青云了。

  遂再次笑着汇报,“这姑娘还活着……”。

  大夫说的话比刚刚说的啰嗦好几倍,已经听到重点的童进本来刚刚心绪就不宁,一下子就被这个大夫的思路带偏了,附和道,

  “大夫说的对,人参是上好的补气之物,我这便去求宰相……”

  童进自己说着说着,看到其他狱卒诧异地看着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所以话说到半路就知道自己错了,赶紧拐弯。

  “咦?不对,求人参?劳资还跟不跟主子混啦?你这……”

  “庸医”两个字还没骂出口,那个话多,自以为救下的女孩对宰相大人很重要的大夫,就被童进不耐烦地叫人蒙眼送出地牢打发了。

  大夫一走,童进还发脾气了,质问是谁请的这么庸的大夫,还带到宰相府来?

  大家皆大气不敢喘,看着童进发癫,毕竟童进是大boss身边的红人。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