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00章 菲菲受审

第300章 菲菲受审

  童进审的第一个人是菲菲,菲菲也是南宫弄阳的好朋友,他相信主子的直觉不会出错,菲菲比顾宛娘嫌疑小,但是还得审讯一番,大家才能放心。

  于是,明知道南宫弄阳已经解毒脱险,只待睡醒慢慢调养就可以恢复,但面对菲菲,他还是瞒着这一点,方便审讯的呢。

  万一菲菲知道点儿什么,不趁机问不出来,那大家不就白忙活了一场吗?

  主要是,童进是一个心里堆不住事儿的人,要是能尽快做完的事情,绝不喜欢拖延,他也是个行动派。

  其他婢女倒是可以慢慢省,但是菲菲虽然名义上是小夫人的店员,实则南宫弄阳待她亲如姐妹。

  南宫弄阳因为身世的原因,从小就没有什么同性同龄的知心好姐妹,可以诉说心事儿啥的,百里尊注意到菲菲这个女孩子和南宫弄阳性格比较合得来,留着平时一起逛逛街聊聊天也好。

  人还是要有朋友的,没有朋友的人生太闷了,百里尊知道这一点,从小自己得不到的一些简单的快乐,他都希望南宫弄阳能得到。

  所以暗示过童进,菲菲这个女孩子性格还可以,只要证明事情与她无关,不要太为难人家小姑娘。

  童进领了命,自然就不敢耽搁了,赶紧行动起来,他跟随百里尊许多年,明白他风光背后的落寞。

  他什么都有,但是很多时候却是不快乐的,一个人静静地发呆,连个能陪他说说心里话都没有。

  加上男人本来就不太愿像女性那样表现得十分明显,所以什么事儿都往心里埋。

  直到南宫弄阳出现,他发呆的状态才好些,不像每次发完呆都有点抑郁。

  菲菲知道,自己的审讯肯定也会吃一番苦头的,连顾宛娘当场救了人还被弄成那样,她自然就更不必说了。

  于是,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决定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哪怕倒下,也要肆意潇洒,不要太掉价,人还是要活得有尊严,哪怕下一秒没有好下场,也要做一个有自尊的人。

  所以,在面对路子的审讯时,她非常淡定,“弄……夫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菲菲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南宫弄阳,不是因为她不害怕,而是她真心关心朋友,把南宫弄阳当成她的朋友。

  在被抓进来之前,南宫弄阳命悬一线,比自己情况还糟糕,她自然是要问一下的。

  童进面无表情,心里却更加肯定主子的决定,百里尊真是太聪明了,看人的眼光真准。

  菲菲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对朋友还是很够义气的,不像顾宛娘,最先想到的是,做什么事情之前,对自己有没有害,然后才想义气。

  而菲菲这一种,是头脑比较热血,不畏首畏尾,义气有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放在一切面前。

  南宫弄阳就是需要这样的朋友陪她玩耍,不然心思太多或者太小器的人在南宫弄阳身边,宰相大人也不放心。

  菲菲见自己问话,童进不理她,遂又再次道,“反正我什么都没干?我现在只想知道弄阳……不……夫人情况如何?外面的情况如何?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我相信,宰相大人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势必会还我清白!”。

  菲菲差点又叫错名字了,只因平时南宫弄阳都让她叫她名字,不许以宰相夫人这样的称呼,叫着生分,所以刚刚差点把不住门。

  童进依然什么都没说,看了看菲菲,冷冷地道,“夫人进府之后,你都在哪里?在干嘛?”

  菲菲看着童进一脸严肃,但不知道女人的第六感作祟还是怎么样,她居然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反而还相信,童进会还她清白,不像那些狗官啥的,指鹿为马。

  见自己问了两遍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她心里想了想自我安慰。

  童进怕告诉她南宫弄阳的情况,然后她好做打算,索性就什么都不说,方便审讯吧!

  遂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自己今天一天的经过,事无巨细,其中也提到了顾宛娘一直表现很平静,没见她怎么笑这个小细节。

  虽然顾宛娘平时的性子就是比较恬淡的,但好友大婚,怎么都应该是高兴的,加上周围的氛围那么好,想不高兴都难。

  所以菲菲也随口说了一下顾宛娘的变化,并不是想把朋友拖下水,她只是想,能让调查南宫弄阳一事有帮助的话,她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之前还说好的,要好好做生意,一起挣大钱呢,南宫弄阳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和路子又不知道该去哪里讨生活了,谁叫做生意他们的脑子不灵光,且没有大靠山呢。

  南宫弄阳现在虽然不是商界的翘楚,但是背后有百里尊,她们干很多事情,都方便了好多,黑白两道至今都还不敢找他们的麻烦。

  每天的营业额没有日进斗金,但也够一家店过活,他们知足了。

  菲菲一口气说完了之后,嗓子有点干,好想讨杯茶喝,但是看到童进还是一副面瘫状,她就只好忍住了。

  没想到童进什么都没说,就命人把她放了,菲菲诧异地看着狱卒把自己手上脚上的镣铐打开,示意她不必跪着可以滚了。

  菲菲还像在做梦一样,不可置信地看了看童进。

  童进这才看正眼看向菲菲,与她四目相对,中气十足地命令道,

  “夫人调养的这几日,天枢阁的一切事务交由你和路子打理,不要让夫人失望!记住,这个地方,你从没来过,否则!”。

  童进没有说下去,但是菲菲也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菲菲还想问清楚,眼睛就把狱卒用一块黑布粗鲁地蒙上,带出了密室,她再次见到室外的光亮时,已经是掌灯了的南楚街上。

  菲菲摘下眼罩,送自己出来的狱卒皆不见了,她四处打量,此处离宰相府很远,离天枢阁也很远,她至少要花半个时辰才能走回去的,这大晚上的,她一个小姑娘走夜路,真的好吗?

  刚刚明明是送她出来,她只感觉到耳边的风呼啦啦地吹,脚不沾地被颠得七荤八素的。

  以为一落地就在熟悉的地方,见到熟悉的人,没想到直接把她丢到了城门口,好在没把她扔到城外,不然现在都上宵禁了,她不得等到明天早上才能进城。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惊心,菲菲虽然很关心身边的人,但是现在她得先关心关心自己的安全,尽快跑回去,路子肯定担心坏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