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02章 宛娘大悟

第302章 宛娘大悟

  童进领命离开之后,送信到宫里和请朗神医这两件事都一起办了,然后着急地奔进地牢。

  童进把一会儿能用的刑具都在心里想了一遍,确认那些刑法可以让顾宛娘尽早开口。

  童进一路都在思考着一会儿先用什么刑,走路特别认真,忽然被拦着他去路的暗卫吓了一跳。

  暗卫也不管童进的惊吓,直接把人拉到角落里,确定没人听得到他们的谈话之后,这才附耳汇报。

  暗卫把昨晚他守到的消息都一五一十告诉了童进,就在昨晚他以为会和自己的同伴一样,什么都打探不到的,没想到两兄妹却悄悄耳语了起来。

  为什么顾氏兄妹耳语他还能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呢,百里尊底下的人才辈出,好多人被百里尊明确要求学了唇语。

  他底下的暗卫可不单一,各种本事都会一点,选一个他们毕竟擅长的那一块儿来精修,以便他日好用。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因为有秘密的人,只要不是在自己确认安全没有人听到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大声交谈阴谋诡计的,除非是在自己信得过的地方。

  而有秘密的人,别人想知道他的秘密的情况下,守住自己的秘密就是保自己平安的筹码,再笨的人在生死面前,总是会理智许多,思考许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要不是看到顾清风为救她伤成那样,两人都被关了起来,有可能都出不去的话,她才不会告诉自己的哥哥太多秘密。

  因为她打算用这些秘密来做争取,为自己的哥哥博一线生机。

  让哥哥假装不知道此事,在他们都扛不住的时候,她在说出来,把一切的罪责都往自己的身上揽。

  她知道带着秘密死对家人是最安全的,可是,她需要让哥哥知道,靖王殿下威胁到了他们的家人,在她不在的时候,他一定要提防靖王,保护好他们的父母。

  顾宛娘虽然不聪明,但是从小就孝顺,既然自己已经受苦了,就怎么都不能再让家人也跟着遭罪,此事儿,确实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情。

  现在她之所以趁外面没人,悄悄告诉自己的哥哥,是不希望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以后若有机会,还是希望家人知道她之所以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儿,是有原由的,她也没想过要做一个坏小孩,让父母失望。

  她是花了这么多天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才勉强想通,鼓起勇气确定赴死的。

  百里尊不相信她,她也确实是伤害南宫弄阳的凶手,以命抵命,她活该,也不亏。

  自己才中了一点点毒都差点死了,南宫弄阳那么重的伤,怕是华佗在世都难救活吧!

  她抓的这种毒蝎,之前村子里有位大伯也被蛰了一口,跑着去看大夫,就只是晚了几秒而已,药都送到了他的嘴边还是一命呜呼了。

  她就不相信,大家在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又要现找药现找大夫,百里尊虽然权大势大,但时间依然不够,晚了一会儿,也救不了南宫弄阳的命。

  她不恨南宫弄阳,要不是靖王用各种花言巧语骗她威胁她,她虽然嫉妒羡慕南宫弄阳得到百里尊的盛宠,但是没有达到恨到要了南宫弄阳的命不可那种地步。

  她心底最好的奢望,也只是成为百里尊的妾室,能名正言顺,一心一意地关心他的生活而已。

  既然她害了自己的好友,她索性就以命抵命好了,靖王说了,事儿后会找人救自己出去的,可她一直没等到来人不说,自己的哥哥为了救自己,现在也身陷囹圄。

  顾宛娘不聪明,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去思考去沉得住气,只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尽量想着这么保护自己的家人。

  为了家人牺牲,她还是心甘情愿的,这是从小父母就教她的道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家人一定要放在第一位。

  所以,既然发生这样的事儿,扛不住的时候,她索性就认了,换自己家人一条活路。

  她虽然知道自己的请求卑微到尘埃里,百里尊未必会允许,对他的崇拜也渐渐心寒,但心底还是相信,百里尊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她相信,只要她足够真诚,一定能为家人换来一线生机。

  之前的生活虽然平淡无奇,但不会像现在连自己能不能活都不能决定,她有点后悔自己经不住吓和诱惑,答应为靖王做事。

  但世上哪儿有后悔药,只得在事情发生了想办法解决了,事情总得解决,不可能一直放在那里不是?

  顾宛娘向自己的哥哥交代好一切之后,任由顾清风如何问,她都不再开口,默默守着他。

  顾清风被送进来的时候,双臂脱臼,在他的指导下,顾宛娘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帮他弄好的。

  现在又是满身的伤,自然是被顾宛娘扶着乖乖地躺在草堆里,他一动,顾宛娘就把他按下不让动,让他好好休息保存体力。

  顾清风重伤,顾宛娘虽然中了毒,但情况比顾清风好不少,至少现在的她,力气比哥哥大。

  他们是亲兄妹,顾宛娘这么一说,他自然就明白了顾宛娘想干什么,他要阻止,他要保护妹妹,怎么可以让妹妹来保护他呢?

  顾清风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喝水都需要妹妹喂他,可在牢里相依为命喂他水的妹妹,现在要去受险,为自己和家人博一线生机,作为哥哥,他没有保护好妹妹,深深自责!

  顾宛娘看到哥哥眼中的热泪,反而笑了,温柔地道,“哥哥,从小都是你保护宛娘,这一次,让宛娘来保护你!你一定要替宛娘照顾好爹娘,把宛娘的这一份儿孝心,都一并加上!”

  顾宛娘说着,就看向空荡荡的牢门,伸手在哥哥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走了过去。

  “来人,我要吃饭,给本姑娘准备大鱼大肉!”

  顾宛娘难得横一回,这一次说的话,与她胆小怕事的性格,格格不入,顾清风看着好心疼好心疼,妹妹这是在自己给自己打气。

  想着妹妹告诉他,她是如何被人面兽心的靖王宗宇侵犯,又是如何被威逼利诱残害好友,他就握紧了拳头,气血上涌。

  可是进宰相府的时候,听说妹妹已经不在人世,他用力过猛,导致现在自己连阻止妹妹去犯傻的力气都不够。

  他醒来的第一眼看到妹妹,天知道他的心底有多惊喜,可惊喜不到两天,他的妹妹就与他道别,即将离他远去。

  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顾清风好恨现在懦弱无力的自己,看着小妹单薄的身影在牢门前横,泪流满面!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