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04章 乌鸦食肉

第304章 乌鸦食肉

  宰相府地牢内。

  童进以为自己能撬开顾宛娘的嘴,让她如实招来了,没想到顾宛娘硬是什么都没说,要求见百里尊才肯说。

  可童进知道,注重现在忙着呢,哪里有空来见顾宛娘呢?第一次亲自审的时候顾宛娘不珍惜,现在百里尊是不会再来的了。

  童进见顾宛娘不肯说出实情,非常地不开心,对他们有的所有同情和耐心,都被顾宛娘磨光了。

  童进双眸中露出寒芒,不悦地道,“来人,上腐尸邢。”

  地牢里的大家自然知道是什么刑法,皆有些等着看好戏的模样积极准备着。

  有个别的狱卒还小声交谈起来,“童护卫太狠了吧?这腐尸邢一上,小姑娘就彻底毁了,铁定比死了还难受!”。

  “是呀是呀,看着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可惜了,得罪谁不好,偏偏谋害我们的小夫人。”

  小声讨论归讨论,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尽快做好的,很快,腐蚀邢就准备好了。

  顾宛娘诧异地看着笼子里的乌鸦,一脸不解,这是什么刑罚?她听都没听说过。

  不管了,反正受到什么样的刑罚,她都不会屈服的,死之前,一定要再见百里尊一眼。

  也只有百里尊有不够的能力和话语权,放了她的哥哥,也许良心大发,还能救救她的家人。

  顾宛娘也知道自己不该太贪心,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心中总是有无限的遐想,一如此刻,死到临头了还想着,百里尊能发发慈悲。

  就在这时,一阵腐臭的味道袭来,童进和其他狱卒快速伸手捂鼻,只见一位蒙鼻狱卒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水靠近,腐臭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近。

  笼子中关着的乌鸦,瞬间闻到喜欢的味道,躁动了起来,在狭小的笼子里,争来争去,都想离喜欢的味道近一点。

  顾宛娘手脚均被烤了起来,捂鼻都不能够,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腐尸邢吗?要怎么用到她的身上呢?

  顾宛娘很疑惑,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的,双脚双手都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闻着越来越近的腐尸味作呕。

  当狱卒来到顾宛娘的面前准备就绪后,请示童进是否要开始了。

  童进再次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宛娘一眼,他也是不忍心为难人家小姑娘的,遂没好气地问了一句,“还不说?”。

  顾宛娘再也忍不住,呕出了黄疸水还停不下来,一直作呕,痛苦得脸贴到地上,像是已经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刑罚一样。

  头发凌乱,腹酸难平,但双眸依然明亮坚定,目光与童进相对,摇了摇头,接着干呕。

  童进纵是再不忍心,也该动刑了,都到这份儿上还逼不出话来。

  他不是没帮百里尊审过人,经验丰富着呢,对于顾宛娘这种小菜鸟,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只是毕竟大家相熟一场,他不想做得太绝而已。

  现在居然顾宛娘不愿接受好意,他又还得交差,自然是不能再耽搁。

  童进别开眼,不再看顾宛娘,手一挥,两狱卒就一左一右把顾宛娘押跪了起来,扶好她的头。

  端着碗的那个狱卒,直接用刷子,耐心地把碗里的腐尸汤水仔细地刷在顾宛娘的脸上,像给她敷面膜一样的耐心。

  顾宛娘看到狱卒往自己的脸上刷不知名臭哄哄的脏东西,害怕地拼命挣扎。

  可是使尽全身的力气,终究还是挣不脱两个男人的桎梏,痛哭地发出呜呜声,就是不求饶。

  因她乱动,脏东西不小心弄到她嘴里时,恶心得她都瞬间忘了害怕,直接再次呕了起来。

  近日都没能吃什么东西,所以干呕出来的都是黄疸水,给她刷脸的狱卒嫌弃地避开顾宛娘呕吐的方向。

  见刷得也差不多了,于是向童进汇报,“童护卫,可以了!是否开始行刑?”

  童进挥手让他们开始,狱卒就像自己的两位同僚表示可以开始了,然后把那碗腐尸汤水放在一边,过来帮忙。

  狱卒把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顾宛娘拖到关乌鸦的笼子旁,直接把顾宛娘的脸朝乌鸦笼子靠近。

  顾宛娘的脸离笼子已经很近很近了,只需再往前一寸,乌鸦就能够到她的脸,开始毁她的容,吃她的肉。

  顾宛娘现在终于知道他们这个刑法怎么用了,有些后怕,但依然不表态。

  够狠,在她临死之前,都不允许她留着完好的容颜,顾宛娘现在害怕极了,深怕自己再不求饶,狱卒就真的把自己的脸送给乌鸦。

  顾宛娘在心里犹豫,求饶还是不求饶?可是,求饶,哥哥的生存机会实在太渺茫,不求饶,自己死都不能要脸。

  顾宛娘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既然已经吃了这么多的苦了,岂能功亏一篑?很快她就毅然下定了决心,慷慨赴死。

  狱卒见童进没有耐心了,但是面上还是不太忍心动这个姑娘。

  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完全是因为顾宛娘在事发之前是南宫弄阳玩了好几年的好朋友,所以,狱卒还是很懂事儿地道。

  “再不说,死了都不能要脸,在阴间都没有鬼敢娶你这么一个丑八怪,说还是不说?到底是谁?派你来谋害宰相夫人的?”。

  狱卒中气十足地大喝了一声,想着这姑娘被吓到这份上,该开口了。

  没想到顾宛娘心一横,勇敢地回应道,“不说,见不到宰相大人,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们尽管行刑好了!”。

  狱卒这回无奈地看了看童进,只好狠下心来,把顾宛娘往前推了,呱呱叫的乌鸦,又瞬间沸腾了起来。

  狠狠在顾宛娘的脸被啄了两口,脸颊生生发疼时,顾宛娘吓哭了,撕心裂肺的那种鬼哭狼嚎。

  狱卒心软了,把人暂时拉回来了一点,只见顾宛娘的左眼角被啄得通红,刷在上面的脏东西都被啄干净了,红肿了起来。

  刚刚乌鸦要是在偏一点点方向,顾宛娘的眼睛估计要报废了,另一处伤口是苹果肌脸颊处,只见被啄破了皮,出了点血。

  哪怕地牢里弥漫着强烈的腐尸味,但还是依晰闻得到淡淡的新鲜血腥味儿。

  童进看到他们把人拉了回来,不悦地看了他们一眼,都已经受伤了,若不再受点伤,又怎么问得出东西。

  狱卒知道童进的意思,瞬间又把吓哭的顾宛娘抓了起来,正要把人再次押过去,把顾宛娘的脸送给乌鸦吃。

  这时,崩溃害怕到边缘的顾宛娘实在受不了了,大声哭着嚷道,“我说!”

  人在面临危险,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都是都求生的本能的,不想死的顾宛娘也不例外。

  童进这才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