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05章 和靖王有关

第305章 和靖王有关

  听到顾宛娘喊了这么一嗓子,押着她肩膀的两个狱卒顿时就把人拽了回来。

  狠狠推倒,跪在童进的脚边候审,童进盯着跪在自己脚边一身狼狈的顾宛娘,目光冰冷地打量了几秒之后,不耐烦催促。

  顾宛娘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再不透露出点信息,她的情况真的要危险了。

  于是缓了缓气,哽咽地道,“此事,和靖王有关!童护卫,能做得了主吗?”

  闻言,大家都惊住了,靖王宗宇,怎么回事儿?靖王宗宇不是一直与世无争,且平时还和南宫弄阳交好的吗?

  狱卒十分诧异,但是也不敢怀疑顾宛娘说的话,这姑娘都被吓成这样了,哪怕是她随意攀咬一个人,这事儿也没那么简单。

  童进毕竟是领导级别的护卫,听到这样的消息虽然很震惊,但是很快就收好了自己的情绪,冷冷地看向顾宛娘,半晌都不开口。

  顾宛娘等着等着,等不到童进的回话,居然还哈哈大笑了起来,现在有着这样恐怖面容的她,笑起来实在是太吓人了。

  狱卒看着均觉得恶心到不行,但偏偏都还没从震惊从出来,靖王宗宇居然敢和他们的宰相大人叫板?凭的什么?

  在场的大家伙纷纷心生不满怨恨起来,在童进没说什么之前,他们也是不敢多嘴的。

  顾宛娘居然胆子肥了,见到大家不说话没人回应她,笑完了之后居然还敢嘲讽。

  “知道事关重大了吧?都说了,只有你们的宰相大人亲自审,本姑娘才好和盘托出!毕竟,你们这些当狗的,也是做不了主的!”。

  都打算赴死了,所以顾宛娘嘴上不留德,大家闻言十分愤怒,真想伸手或者是伸脚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童进瞪了他们一眼,起身离开,本来起身的那一刻,想扇顾宛娘一巴掌回敬她骂大家是狗的,但看到她那样一张脸,嫌弃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临出牢门前才不悦地道,“看护好她,别让她便宜地死了!本护卫去去就来!”。

  顾宛娘只是心中积怨,所以不满地骂了一句嘴,没想到居然还能有希望见到百里尊,她心里是高兴的,甚至有些怨自己怎么早就想不到这句话呢。

  万一童进真的把百里尊请来,自己这个样子,可这么见人?顾宛娘又期待又害怕,心里矛盾极了。

  纠结了一会儿,想到自己说完秘密之后,就该离开这个世界了,她才慢慢平静了下来,一个没有秘密又泄了重要秘密的人,怎么还可能活得长呢。

  和贵族相处,在没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和底气,可以保护好自己之前,无异于与虎谋皮,小命随时都有可能挂掉,很不幸,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想到这里,顾宛娘又忍不住自嘲地哈哈笑了起来,双眼泛起泪光。

  守在一侧的狱卒面面相觑,都当顾宛娘是受了刺激,要失心疯了,其中一个狱卒还小声和旁边的同僚交谈。

  “要不要叫人去把这现象告诉童护卫?”

  最先出声的这个狱卒是担心,顾宛娘失心疯之后,就什么都审不出来,审出来的事情的可信度也不高,所以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一侧的狱卒闻言,按了按他的肩膀,表示自己去说,就走了。

  宰相府书房。

  百里尊刚刚看完送来的情报并做了批示,让下人寄出去,刚刚吩咐完,郎老头就不请自来。

  百里尊见状,禀退左右了解南宫弄阳的情况,郎神医的医术他还是放心的,看到郎神医一出现,他的双眸都明亮了不少。

  下属只是以为宰相大人这是关心小夫人,遂十分着急想知道小夫人现在的情况而已,都没有发现百里尊的异样就退了出去。

  待下人退了出去,把房门带上后,百里尊亲自离开书桌,给郎老头斟茶。

  郎老头看了看合上的门和自己儿子的表现,心里乐开了花,老手不自觉地又开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虽然只能在大家都看不见的状况下,才能享受儿子的孝顺,但是他老人家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希望有一天,儿子可以光明正大地把他们的关系公布于众,好好孝顺他老人家。

  现在他也知道不方便透露,所以,要是让下人看到堂堂的宰相大人不接受别人的礼遇,还亲自倒茶这样的举动,非得想很多不可。

  对儿子不利的言论,郎老头还是不愿发生的,所以在众人面前,他只是一介平民,也会守着自己的身份与百里尊保持距离,可现在嘛,他得好好享受一下做劳资的权利。

  郎老头端起儿子斟过来的茶杯,轻呷了一口进入正题,

  “毒虽然清了,但是体内当时进了太多毒素,所以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不过你放心,弄阳的脉象越来越强,不似之前那么弱了,也不会影响生育。”。

  百里尊十分满意地应了一声“嗯”,然后两父子没话了,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当然,尴尬的只有百里尊一个人,郎老头很喜欢和自己儿子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哪怕不说话。

  百里尊却有些不适应,从小父亲就不在身边的他,都不太懂得如何以生为人子的身份和郎老头相处,于是有些坐不住。

  郎老头又舍不得离开,遂自己挑起了话题,一个从他的立场出发,十分合理的话题。

  既然两父子在一起聊天,他老人家自然就不会聊什么朝堂上那些无聊的抱负,他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有孙孙抱着玩。

  “三年抱俩儿没问题吧?给我生两个孙孙,我就把他们带回郎安,好好给你们带着,你们还年轻,想做点什么事儿就放心做,小孩子的事儿有劳资!”。

  郎老头说得老神在在,实则心里非常不满,在给南宫弄阳检查中毒施针之前,他不小心看到了放在床上枕头旁的黑匣子,还闻到了药味儿。

  大家抓了蝎子之后,整理床铺时,他就趁人不注意,随手捞了一颗回去研究出了猫腻。

  这小魂淡居然不打算给他生孙孙玩,还要用避孕药,郎老头验出药效之后,气得吐血。

  但郎老头也是精明的人,找机会悄悄放回去之后,就一直在思考,怎么搞破坏。

  现在问问百里尊,他也只是想看看百里尊什么反应,找什么样的理由搪塞他而已。

  不生,他有的是办法让他生,不然自己学来的这一身高超医术,岂不浪费了。

  但凡他在年轻个十岁,他都不怎么着急的,可现在他老人家,黄土都快埋到脖子根了,能不急吗?

  他三十一岁的时候百里尊才出生,今年的百里尊刚好过完生日满三十,他老人家容易吗?

  说不定都看不到孙孙长大成人就翘脚了,现在儿子居然还不打算,也不着急赶紧生小孩,他不生气才怪。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