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11章 心思各异

第311章 心思各异

  顾宛娘本来伸手掏饼,听到顾清风这么一说,手瞬间停在顾清风的胸前。

  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犹如雷劈!呆愣在原地动也不动,看着自己哥哥的眼角在流泪。

  能为家人付出,她是愿意的,也是开心的,可,若是这样的付出,她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那次醒来发现自己衣裳凌乱之后,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靖王虽然身份高贵,可对于女人来说,不是自己喜欢的男人侵犯了自己,都是一种耻辱。

  之后也是耳根子软经不住诱惑和威胁,才会发生这档子事儿。

  她执行任务都被百里尊发现了,她又怎么全身而退?然后回到靖王身边去呢?现在回去,她一定没有好下场。

  那死在靖王那边,还不如死在百里尊家的地牢,虽然身体已经不清白,但她一直心系百里尊。

  若不是那次靖王不知何故,知晓自己喜欢百里尊的话,这个世界上,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自己早已心有所属。

  现在她被伤害了,要去嫁给伤害她的人,保全名誉,且伤害她的人还未必看得上她这个贫家女,加上这个主意还是自己深爱了多年的男人出的,她能不心寒吗?

  这些天以来,她对百里尊的心绪变化,都是一会儿喜悦一会儿心寒的,现在这个心寒感,又莫名其妙地出来了,包围得她好难受。

  顾宛娘有些赌气地道,“哥哥,你们有把握让靖王会对我负责吗?”

  顾清风以为是顾宛娘想通了,有些不忍心地向她看了过来。

  其实,刚刚他都已经下定决心,不管顾宛娘选择那一边,他都会陪着她,只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更希望顾宛娘选择活下去,哪怕苟延残喘。

  现在听到顾宛娘这么一问,他又高兴又心疼,高兴他们有活下去的希望,心疼全家人的活路都要她小小的肩膀来承担。

  顾清风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妹妹,任由眼泪流淌在脸上,一言不发。

  顾宛娘那愤怒的双眼瞪了自己的哥哥好一会儿,才认真地道,

  “我答应你们!好死不如赖活!可是哥哥,你可知,宛娘的心中,早有中意的人了!你让宛娘怎么办?”。

  顾宛娘知道,中意的那个人和自己的距离很远很远,远到几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但是,那是她的梦,现在梦碎了,她只是想看看,哥哥会如何宽慰她。

  顾清风闻言,有些诧异地看向自己的小妹,从来没听说过,自家小妹喜欢过谁,平时也没见她和多少异性接触,都是在家里乖乖地干活。

  去玩也是找南宫弄阳她们而已,南宫弄阳身边的异性,除了自己,都是有家有室的,那顾宛娘到底喜欢谁呢?

  顾宛娘见自己哥哥一脸惊讶,不悦地伸手掏出他胸前的饼,放到嘴里大大咬了一口。

  把另一个饼递到顾清风的嘴边,示意她喂他,虽然她很生气,但是,她愿意喂自己的哥哥吃饭。

  躲在暗处的童进见状,顿了一会儿就走出来了,贫穷家庭的孩子,感情都是那么地廉价,除了他们自己,还有谁会在乎呢?

  顾宛娘没有说出来,她喜欢的是谁,大家也不感兴趣,倒是顾清风,十分清醒提醒道,

  “宛娘,既然做了决定,从今天开始,你只能喜欢靖王,那怕是装的,也只能喜欢他一个!”。

  顾清风没有吃饼,稍稍别开嘴,严肃地告诉顾宛娘,就在这时,牢房外响起鼓掌的声音。

  “终于可以收工了,记住,顾清风是因为执行军令,不小心伤成这样;顾宛娘是因为救小夫人,不小心重度磕伤了脸蛋!你们,可以回去了!”。

  童进说完,就朝身侧的狱卒挥了挥手,狱卒上前分别带走两兄妹。

  让他们分批回家,顾宛娘表面上毕竟是救了宰相府的夫人,所以是宰相府的座上宾,留在宰相府养伤,也方便修复她的容貌方便后期利用。

  宰相府的客房都是在同一个方向,若不是重量级贵客的话,不可能一人住一个院子的。

  无巧不成书,顾宛娘被分到了孔如意那个院子里养伤,一个住东厢,一个住西厢。

  孔如意看到顾宛娘那惨样,心里很是幸灾乐祸,但表面上该有的虚假修养还是要有的,这里可是宰相府,她要给百里尊留下好的印象。

  所以,本来心里巴不得顾宛娘和南宫弄阳更惨,表面上却十分关心顾宛娘的伤势,还天天关心她的心情,陪她聊天解闷。

  顾宛娘的心事比孔如意重,现在她表面上虽然已经过关了,实则是被换了阵营当两面派。

  现在的她,在孔如意的面前既要让孔如意相信她们还是一拨的,又要让百里尊他们对她放心。

  既然这辈子要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来实现荣华富贵的生活,进入上流社会接近男神,那她就选择百里尊这边好了。

  只要能为百里尊做点什么事情,她都是愿意的。

  只是现在只有她和靖王知道,她喜欢百里尊,她要怎么才能让靖王相信,她可以帮助靖王一心一意地对付百里尊呢?这是她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

  靖王之前就说过,事成之后一有机会,会帮她接近百里尊的。

  她当时傻,也答应了,可现在百里尊他们的意思是,让她成为靖王的妾室,她心里特别难受。

  被羞辱一次就够了,还要自己送上门去再次被羞辱,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有一席之地,都是要靠身体去争取的吧。

  顾宛娘想到这里,有些同情地看向坐在她对面,来假惺惺安慰她的孔如意。

  女人都是同病相怜的,都需要妻凭夫贵,连南宫弄阳那么有主意的女子,还不是需要百里尊当靠山。

  顾宛娘一想到这里,自己都自身难保,居然还有心思同情全天下的女人,越看孔如意,越觉得女人可怜。

  孔如意被顾宛娘盯得有些发毛,以为她表现关心顾宛娘的虚假情意,被看出来了,瞬间有些心虚。

  孔如意和顾宛娘远看像两姐妹一样,在院子里晒冬天难见的太阳,喝茶聊天赏梅,实则心中的想法各异。

  孔如意在想,顾宛娘毕竟和自己是同一阵营的,怎么也应该好好相处才是。

  而顾宛娘心里已经在衡量,要不要告诉百里尊,孔如意也是靖王的人,她知道孔如意喜欢百里尊,很早就知道了,而孔如意并比知道她也喜欢百里尊。

  看到自己的情敌在自己的男神面前,披着羊皮卖萌装可爱,她就很不爽,但是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就更容易引起靖王那边的怀疑,遂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顾宛娘平时动脑的时候,都是喜欢幻想和百里尊有关的画面,而现在,却开始动脑思考阴谋起来。

  智商不太够的她,想得头有点晕,经此一事儿,她打算以后有机会有时间,还是多看看书,增长见识,不然不好帮自己的哥哥和百里尊。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