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13章 各怀心事

第313章 各怀心事

  顾宛娘已经知道了自己该这么做事,但是孔如意还在一头混乱,都不能正常思考。

  孔院长的突然遇险,已经让本来看着比顾宛娘聪明的孔如意,做起事情来都没有顾宛娘的干脆利落。

  顾宛娘礼貌一走,给侍卫留下了一会儿会儿的好印象,可看到孔如意还在那里张牙舞爪地颐指气使,又再次把他们心中的反感勾了出来。

  除了宰相大人,从来没有谁可以这样命令他们,从来没有!这孔如意实在嚣张,侍卫不由分说地拔剑向孔如意走来。

  孔如意的婢女害怕地拉着孔如意连连后退,都忘记了求饶,孔如意还在鼓起勇气骂人,

  “大胆,师兄要是知道你们这些当狗的敢这样对我,非杀了你们全家不可!”

  临渊阁的守门侍卫彻底被激怒了,锋利的剑尖,狠狠地朝孔如意的左肩刺了过来。

  孔如意见剑尖离自己越来越近,也不闪躲,想着受伤了更能博得师兄的同情,瞬间害怕地闭上了眼睛等着受伤。

  想要得到一些东西,怎么能没有付出呢?孔如意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既然是苦肉计,那就做真实一点。

  就在剑尖离孔如意的左肩只有两寸距离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住手!院子门前吵吵闹闹的,扰到夫人休息,责任你们可担得起?”。

  童进来了,听到院子门前这里的动静,他就赶紧跑过来看看,相爷这会儿没在书房,到房间里陪南宫弄阳去了。

  虽然这里的声响还扰不到他们那儿,宰相府真的很大,且临渊阁又是最大的一座院子。

  离这边最近的是书房,宰相大人经常在哪里做事,若是他在书房,肯定听到了这边的声响,那这些人吵吵闹闹的,肯定是吃了不了兜着走。

  侍卫听到领导的呵斥声,瞬间收手,不悦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站得笔直,一言不发。

  童进平时就不喜欢孔如意这种拿下人不当人的大小姐姿态,虽然表面上吼的是自己的部下,实则心还是向着自己的部下的。

  但孔如意现在也是府中的座上宾,她爹还是主子的恩师,所以,童进耐着性子与孔如意假客套,迟疑地道,

  “孔小姐这是怎么了?这么急着见相爷,相爷现在忙着呢,任何人都不见。”

  童进是府中比较清楚宰相大人动态的人,明明知道宰相大人现在只是去看看小夫人有没有醒而已。

  但看到来人是孔如意,哪怕她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他都不想自己的主子和小夫人被打扰,小夫人可比她得人心多了。

  孔如意也不敢再耽搁,知道童进是说得上话的,便顾不得什么家丑不可外扬这样的修养,直接哭了起来嚷道,

  “我爹爹坠崖了,现在我要赶回去,能不能师兄也跟我一起回去看看情况,如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只能来求师兄了!”。

  童进以为孔如意又是想要来小打小闹扰乱别人生活的,在她还没开口之前,他就想好了该这么拒绝孔如意的刁蛮任性。

  现在一听到孔如意这样一说,且孔如意的表情也不像假的。

  孔院长在主子心目中的地位他是知道的,童进知道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哪怕现在他们赶过去,也只能给孔院长收尸了,但是他怎么都得把这事儿禀告给百里尊。

  对孔如意的偏见是偏见,但事情的轻重缓急童进还是拎得清的,于是真心实意地走下抬价,信步走到孔如意的面前关切道,“孔小姐您先别伤心,小的这就禀告给相爷!”。

  孔如意泪眼汪汪地点头之后,童进立刻命人备车马,然后把孔如意她们晾在了临渊阁院外,跑进了院子深处。

  当童进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宫婷正端着一盆热水出来,脸颊红晕得她有点难受。

  虽然她已经很多次伺候宰相帮南宫弄阳上药,可看到宰相大人每次都那么认真地盯着南宫弄阳的伤口抹药,她就忍不住地害羞。

  她从不知道,女人是男人的玩物这样的社会,居然还有这么好的男人,可以不嫌弃一切用心为自己的女人上药的,上药的那个人,还是南楚高高在上的宰相大人。

  看着百里尊的指腹,轻轻粘了药膏,然后轻柔地在伤口处涂匀按压利于药效吸收,她就小脸忍不住通红成猴屁股。

  虽然她是南宫弄阳的贴身丫鬟,这些上药的事情交给她,她一定能做好的,可每次到上药的时间,只要宰相大人有空,都会亲自动手,只需要她辅助。

  她是很乐意辅助的,但每次都辅助得心惊肉跳的,需要好长时间才能平复过来,这次也不例外。

  所以童进都走到她面前,莫名其妙打量着脸红的她,宫婷都还一无所知。

  童进见宫婷端着净过手的水差一点点就把他当成空气,直接从他面前飘过,于是不悦地咳嗽了一下提醒宫婷。

  宫婷被这突如其来的咳嗽吓了一大跳,手中的热水盆哐嘡落地,溅了她和童进一身的脏水。

  宫婷都忘记自己是在主子房间门外的走廊,不满地嚷嚷。

  “走路没声音像鬼一样,你要吓死人呀?”

  童进正欲狡辩,房间里传出不悦的声音来,“吵什么?给本相滚远点!”

  两人这才意识到他们犯了多大的错,对视了一眼之后,宫婷蹲下捡盆和毛巾,不客气地伸脚狠狠踩了童进一下,朝他拌了一个鬼脸就快速逃离了案发现场,免得被抓包批评。

  童进疼得龇牙咧嘴想追上去算账,可是想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禀告,遂看着宫婷消失的方向,不甘心地用哑语骂骂咧咧。

  童进也想滚,但是现在滚不了,明知道百里尊现在在气头上,他还是不得不留下来汇报情况。

  童进一瘸一拐地走到房间门前恭恭敬敬地作揖道歉汇报,

  “禀相爷,属下知罪,甘愿受罚,但,孔小姐刚刚来报,孔院长坠崖,现在生死不明,想请您一道过去看看,小的觉得有必要来汇报您一声!”。

  百里尊刚刚给南宫弄阳穿上裤子,看到一直趴着睡还不醒的小娇妻,若有所思。

  疯了的孔院长,虽然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快乐,但是他的离开,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至少对于他的家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他心里也舍不得,但事情都发生了,一直在去后悔有什么用?他想亲自去看看,但是他现在走不了,守着南宫弄阳的同时,他还等着一份十分重要的情报。

  百里尊快速分析了一下眼下的形势,淡漠开口,“你代表本相跟着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随时传信!”

  连百里尊都认为,孔院长的离开是一场意外,孔院长的离开,真的是一场意外吗?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