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15章 正人君子

第315章 正人君子

  南宫弄阳看着百里尊,一脸认真地陈述,“我屁股好疼啊,除了有虫子咬我,你没趁我睡着的时候,干什么吧?”。

  百里尊本还想告诉她,她被蝎子咬了,刚刚才帮她换了药,问她还疼不疼,疼的话,他想办法叫医女在药膏里配一些止痛药的。

  之前南宫弄阳昏迷,感受不到疼痛,所以,他就没有提前准备。

  南宫弄阳这么一问,他想起这些天强迫自己冷静帮她上药,每次上药都让宫婷陪着,就是怕自己失态。

  当然,他没那么禽兽,在她还伤着的时候动她,可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一直让他克制,他会疯的。

  以前他的自制力强到变态,自己都引以为傲,现在几乎天天抱着她当抱枕又不能动,早就让他隐藏在体内的那股情欲,扰得他心绪不宁的了。

  南宫弄阳问的问题很正常,可他一听到瞬间就不正常了,明明是自己想歪了,还一直任由心绪往歪处想。

  南宫弄阳看到他微眯着眼看她,往日眼神中的那股精明清澈,瞬间被另一种神色代替。

  她没看错,那是春水流波,自从他答应自己的交往要求以来,一直都压制着自己,尽量不在她前面露出太多那样的情绪,可今天,莫名其妙地压制不住了。

  百里尊想着她身上还有伤,一直在脑子里不断提醒自己她身上还有伤,努力让自己冷静。

  他闭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果断侧身背对着她侧卧,用脚把他身上的被子挑了起来踢开,整个人彻底躺在被子外侧,让冬天的冷气帮助自己恢复冷静。

  南宫弄阳瞬间吓傻了,看到他那样的举动,心里瞬间暖暖的。

  她刚刚脑子不清醒,现在想想,他才不是会趁人之危的那种人,不然自己也不会被他身上那股君子之风,迷得七荤八素的,都快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想着刚刚自己的说的话,她小心翼翼地道歉,“百里尊,对不起,我只是随口一问,没有诬陷你的意思!”

  她看着背对自己的身躯,想伸手去攀他的肩膀示好,又怕会让他更难受,只好忍住了。

  用只有两个人的才听得到的声音,小声道,“你若是实在忍不住,就……就……”。

  她话还没说话,脸就瞬间红得像个啥一样,估计现在都和猴子屁股有得一拼了,语言暗示她说不完,只好气恼地伸手捶了一下他的后背。

  她刚刚说伤口好疼,无非就是想让他安慰安慰自己,说两句好听的话哄她而已,伤口只是有些酸痛,估计是被咬的伤口发炎没好全,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但是,陪他一次的力气,应该还是有的,虽然她现在有点饿饿的,想吃点东西,可又不想下床,冷得她一直想躲在暖和的被窝里过冬。

  男人被捶了那么一拳,额头被憋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直接有些气愤地抬脚下床,给她盖好被子,用仅剩的一点点耐心训人。

  “有伤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在这样,我可生气了!想吃什么,我叫宫婷准备!还有奏折没看完,我晚些时候再来陪你!”

  他比她大那么多岁,当然懂得她的暗示,但是他知道,现在,他不能,他舍不得,也不忍心欺负还有伤的她。

  南宫弄阳瞬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抿着嘴唇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百里尊不等她回答,直接快速出了房间,他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她不说,他直接叫人准备就是了。

  只是现在她刚醒,只能吃素一些的东西,然后再煮汤给她补补这样的。

  南宫弄阳听到他在门外吩咐宫婷的声音,心里暖暖的,像是见到了大元宝一样,开心地抹掉自己眼角的热泪,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哪怕为了这份体贴,她都会尽量让自己恢复过来的,感情中不可能一直都是一方在付出,她不回报些自己能回报的,总会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欺负人一样。

  百里尊说的晚些时候回来陪她,这个晚些时候一直让她等到三天之后。

  南宫弄阳都能下床正常行走正常工作了,依然还是不见他的身影。

  问了下人他的去向,大家只知道星辰学院的孔院长出事儿了,他过去看看,一直没回来,南宫弄阳也想跟去看看,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天就下起了雪。

  这是今年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她一直都很喜欢雪的,遂看呆了几秒,但一想到正事儿,她就赶紧折回房间给百里尊拿了一件披风,然后急急朝府外走去。

  问了宫婷才知道,她整整晕了六日,现在醒来,她自然是想出去透透气的了,宫婷乖乖地跟着,一众侍卫也是安安静静地跟着护送。

  南宫弄阳路过天枢阁门口的时候,叫侍卫把一份她整理好的文件送进去之后,急急忙忙地赶往星辰学院。

  当菲菲和路子知道南宫弄阳已经醒了,刚刚从门口经过的时候,惊喜得奔了出来。

  想和南宫弄阳说说话的,马车影子都不见了,只剩下雪地上的车辙证明南宫弄阳真的来过。

  两人跑得急,都没带伞,路子看到雪花落在菲菲的发际上,心疼地伸手给她遮挡,劝她回去。

  “菲菲,弄阳不是说,她去接宰相大人回家,明后天就能来店里了吗?我们先进去吧,既然都能去接宰相大人,那肯定恢复得不错了呀!”

  路子为了把菲菲劝回去,苦口婆心地劝着,菲菲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路子遮在自己脑袋上的手,率先跑进了天枢阁。

  郎老头把手都收进衣袖里,倚在一侧走廊悠闲地看着外面,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那里的,也不知道他是在看南宫弄阳消失的方向还是看路子和菲菲,若有所思。

  冬天大家都在家里烤火,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一般不会外出的,加上现在又下雪了。

  郎老头不怕冷地在外面吹冷风,路子和菲菲与他打招呼他都没理,两人只好悻悻地走了。

  这个怪老头又在想着,怎么把自己的儿子的药换掉,神不知鬼不觉地使坏。

  但是他对那方面的药实在没多少研究,最近翻了好多医书,都找不到合适的干坏事的药方。

  刚刚听到南宫弄阳路过门口,他老人家也只是想出来看看南宫弄阳的气色,然后想着这么给她补补尽快恢复,不要影响他老人家的抱孙孙计划的。

  因为这些天他都钻医书里去了,没见着南宫弄阳。

  没想到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什么都没看见,索性在这里吹一下冷风发呆,利于思考。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