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16章 骆斌拦驾

第316章 骆斌拦驾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在自己身上还打得有注意,她现在在马车里想着她的夫郎。

  成婚之后,他三天不着家,她就想出来接接他看看他了。

  就在马车到了城门口的时候,赶车的马夫看到正面向他们骑马奔来的队伍。

  第一眼就看出了领头的是自己的主子,然后惊喜地勒住马缰,停好了车惊喜地汇报道,“小夫人,是相爷!”。

  南宫弄阳闻言,惊喜地掀开车帘,看清骑马的确实是百里尊,瞬间笑着跳下马车,站在地面上等着,催促宫婷把披风递给她。

  百里尊显然也看到了他,一脸严肃的表情立马换成了溢于言表的喜悦,挥了马鞭快速奔到她身旁停好马,修长的大腿一晃跳了下来,浅笑信步走向她。

  然后直接把人拉到城门下,给她弹落落在她发际上,肩上的雪花,惊喜地道,“怎么来了?不是说了,生病了就好好休息,不要乱跑的吗?”。

  三天前的分别有些尴尬,南宫弄阳看到他还有些不自在,但见这么多人在场,她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心绪,微微踮起脚尖给他围披风,也学着他把他发际上的雪花弹落,温柔地道。

  “我感觉好久没看见你了!”

  一见面就直诉相思,下人们见状,早就已经退得远远的避雪,连守卫的侍卫都自觉地守到远处去,给他们夫妻俩说话的空间!

  南宫弄阳明明有很多话要和他说的,但一见面又不知道说什么,随意地关心起他的琐事来,毕竟孔院长也曾是自己的恩师之一。

  “孔院长怎么样了?还好吗?”

  百里尊虽然不太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时候谈论别人,但还是很有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

  “死了,找到人的时候,尸体都僵硬了!从学堂的后山摔下去的!”

  百里尊虽然说得很平静,但是南宫弄阳还是感觉得到他心里的悲伤,把手伸进了他的大手里,想要安慰来着,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听到这样的消息,也很难过。

  百里尊不忍她在冷风里站太久,直接把她带回马车上,启程回府。

  一路上两人都维持缄默,南宫弄阳安安静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发呆,百里尊安静地看书。

  宫婷自觉地坐到了外面,与驾车的车夫坐在一起赏雪花,忽然看到不远处有小型军队骑马奔过,远处的马队领头看到是宰相府的车,也瞬间拉紧了缰绳,停了下来,看着他们。

  宫婷正要汇报,车夫却先开口了,“大人,户部尚书的公子骆侍郎,不知何故,一直看着我们,想必是想和您打招呼,是否需要停车?”。

  百里尊好看的双眸都懒得从书卷上移开,冷冷地道,“不必,继续前进!”

  就在车夫想要继续驱马前进的时候,不远处的骆斌向他们的方向,策马向他们靠近,还未靠近就礼貌地打招呼。

  “宰相大人,骆斌能否同您说几句话?”

  车夫怕马车和骆斌的马相撞,车速放慢了下来。

  就在距离越来越近,马嘴快要亲到马嘴的时候,骆驼直接巧妙地拉紧缰绳避开了危险,控制他的马匹踱步到马车的附近,看着马车里的动静。

  南宫弄阳觉得人都来这么近了,不理人家不礼貌,轻轻晃了晃百里尊的胳膊,百里尊这才把目光从书卷上移开,转向她温柔地看了她一眼。

  好像是在说,夫人说见,为夫就见的听话样子,像是南宫弄阳就是他的主人一样,南宫弄阳瞬间对他的示好有些受宠若惊,忍不住笑靥如花。

  百里尊看到她笑,这才懒洋洋地伸手撩开车帘,一脸的温柔在帘子掀起之际,瞬间切换到了往日的严肃高冷,看向车窗外骑在马背上的骆斌。

  骆斌之所以靠近,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想问问南宫弄阳怎么样了。

  他这个做姐夫的,还是很关心自家小妹的,虽然和南宫弄阳见面不多,交情也不深。

  但自从那次南宫弄阳陪百里尊在角斗场斗蛇的那件事情之后,他对这个女孩子很是欣赏,加上是自家的亲戚,他就更加想亲近维护好关系了。

  骆斌看到百里尊掀帘,正想礼貌寻问南宫弄阳的情况,还没问就看到南宫弄阳的脑袋露了出来,抵在百里尊的手臂下挥手微笑向他打招呼。

  骆斌见状,脸上的喜悦之情完全藏不住,惊喜地道,“弄阳,你的病好啦?真好!能在出远门公办之前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南宫弄阳看到二姐夫是真的关心自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想到百里尊和她说二姐夫有龙阳之后,顿时就觉得他有些可怜。

  坚持自己的想法,他应该也是承受了许多压力的吧?看到骆斌这样有礼貌的谦谦君子模样,她都有些同情他的处境。

  她不排斥同性恋,只是希望二姐夫能像正常男人那样生活,少背负一些舆论压力而已,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她佩服骆斌的勇敢。

  南宫弄阳笑了笑感谢,“多谢姐夫,你这是要去哪儿?”

  南宫弄阳看到他一身戎装,还是很帅气的一个小伙,看着干净利落的,都有点不相信他有龙阳之好,不喜欢女人。

  南宫弄阳说着,把自己的脑袋往下缩了缩,这才没挡住百里尊的视线,让这个主角露脸。

  骆斌刚刚说了,想见的人是百里尊,只是她习惯性地想把头往车窗外钻,瞬间抢了百里尊的风头。

  现在看到自己搅了他们的谈话,自然得快速帮他恢复到正常谈话的状态。

  骆斌这才想起自己刚刚一时高兴,失态了。

  再关心小妹的病情,他在宰相大人面前还是要守礼的,看到百里尊那张冷脸一出现,他规矩地朝百里尊作揖行礼。

  “下官见过宰相大人,下官无意惊扰大人,只是实在忧心宰相夫人的伤势,遂斗胆拦了您的马车,想了解一下情况!

  下官这是要去接天崤国的太子猗景瑞到南楚为质,不知宰相大人可有什么话嘱咐下官?”

  骆斌不愧是知书达礼的官宦人家子弟,说话滴水不露。

  回答了南宫弄阳的问题的同时,又捧高了百里尊,南宫弄阳都暗暗在心里感叹他的交际能力,这人要是有足够的平台,一定也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听到骆斌这么一说,她也好奇地看向百里尊,毕竟猗景瑞是百里尊的死敌呀。

  虽然她知道百里尊十分正人君子,不会对已经很惨的仇人落井下石,哪怕报仇也是光明磊落,但他还是想看看姐夫和她的夫郎交际上的言行较量打太极。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