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17章 出城公办

第317章 出城公办

  百里尊看到两人都看向自己,瞥了他俩一眼,淡然道,“没有,骆侍郎一路辛苦了,保重!”。

  南宫弄阳有些失望,巴不得百里尊给那个讨厌的猗景瑞使绊子,可她也清楚,百里尊不会,所以瘪了憋嘴,看向二姐夫,露出无奈的笑容。

  骆斌见状,回以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恭敬地结束对话,“下官多谢大人嘱咐,那下官就先不打扰您回城了!告辞!”。

  百里尊冷冷地“嗯”了一声之后,骆斌向南宫弄阳微微颔首,准备告辞,南宫弄阳礼貌地说了一句,“二姐夫,保重!”

  骆斌笑了笑,心里暖暖的,向南宫弄阳笑着抱了抱拳,策马往原地等着他的军队跑去,马车这才慢慢恢复了行驶。

  百里尊嫌外面的风凉,放下帘子一把把人捞了回来,南宫弄阳重重地撞回他身上,随意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看着不像有龙阳之好的人呀,姐夫给我的印象不错!”。

  南宫弄阳一说完,百里尊连书都懒得看了,饶有兴致地向她看了过来,坏坏地笑着问道,“这你能看得出来?”。

  南宫弄阳瞬间了解自己找的这个话题,实在是太那个啥,太腐女了,瞬间有些哭笑不得地看向百里尊,尴尬地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捶了他一拳示意话题到此为止。

  百里尊可没想让话题结束,好不容易听到她提一下荤一点的话题,当然,他想逗她也只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而已,其他时候,在其他人面前,他们还是很正经的。

  不愿结束话题的百里尊把她往自己身上揽了揽,又坏坏地道,“说说看,你一个刚嫁人的小姑娘,知道多少?”

  南宫弄阳再次哭笑不得,脸颊微微晕红,直接发表意见,“百里尊,你太坏了!”

  因为车外有人,又隔得近,所以两人说话都很小声,几乎是耳语,打情骂俏嘛,哪能太张扬,会害羞的。

  结果,百里尊挑了挑眉,把脸凑进她,小声问道,“坏吗?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还没……”。

  宰相大人话还没说完,腹部狠狠中了一拳,整个脸直埋到了她的脖颈处,发出销魂的闷哼声,明明是受伤,还要发出声音吓人。

  南宫弄阳感觉自己的耳朵微微发烫,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变化,直接勾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按下,不让他起来,她也霸道总裁上身一回。

  好在这里没外人,不然看着她小小的身躯,抱着一个大男人,男人伟岸的身体还要做小鸟依人状靠在她肩膀上,画面实在滑稽。

  百里尊觉得这样时间长了有点挑战姿势,加上平时都是他抱她,完全不喜欢她这样抱着他,身高关系,这样他还得弯腰驼背勾头,脖子都酸了,遂想挣扎起来。

  南宫弄阳见他想把头移开,小小手臂直接加大了力道,想让他动弹不得,至少,等她面部表情恢复正常之后,她再收回自己的霸道,放开这个大鸟依人的男友。

  南宫弄阳想到此,百里尊一动,她就加紧力道,两人就这么斗了两三个来回,百里尊不动了,反正现在脖子还没开始发酸。

  南宫弄阳以为他老实了,正得意地嘴角微扬,忽然觉得自己的耳垂湿热湿热的,接着就是自己的衣领被弄开……

  南宫弄阳愣了几秒,大哥,这可是在马车上,他不要脸,她还要的呢。

  于是南宫弄阳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眨眨眼让自己冷静,把他的头直接从自己的脖子上拽了出来。

  对上他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也涂了一层愠色的俊颜,她拢了拢自己的衣领,避开他的目光侧身对着他坐着。

  百里尊见状也重重吐了一口浊气,咽了咽口水坐直了,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牵她的手。

  他想道歉,可想了想,她本来就是他的,凭什么道歉,所以没有说话。

  南宫弄阳不给他好脸色,死活不让他牵手,百里尊牵一次,她就拒绝一次。

  宰相大人的耐心极好,再一次一次被拒绝中,一次次伸手,接着霸道地把她圈回怀中,紧紧地抱着,但这回学规矩了,就真的只是抱着。

  南宫弄阳虽然肢体动作表示她还在生气,其实嘴角已经扬起了一个弧度,微微低头不让他看见,她喜欢他,但也是要脸的,调戏怎能不分场合。

  距离他们不到两米的车帘外面,还坐着车夫和宫婷呢,马车周围也有随行护送他们的护卫,做什么之前也得考虑考虑旁边的人不是,人还是不能太自私的。

  南宫弄阳在他怀里蹭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乖乖躺着,百里尊伸手摆弄她的秀发,两人都心照不宣,默契地和好。

  百里尊忽然想起南宫弄阳伤一好,准要去找她的朋友们玩,怕她又马大哈似的和谁都交心,所以当起了背后议论别人的小人请求她。

  “弄阳,我不太喜欢顾氏兄妹,为了我,能不能少和他们接触?”

  南宫弄阳听到这样的话有些不高兴,不喜欢她的朋友?什么意思?

  顾氏兄妹可是从小和她一起玩到大的,没认识百里尊之前,自己三餐不济,吃了上顿没下顿,差点饿死冻死在街上的时候,是他们顾家收留了她。

  不敢明目张胆帮她,怕南宫浩阳报复,所以悄悄给了她不少协助。

  现在看到自己的夫郎嫌弃自己的朋友,她是真的很不开心,都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她多么希望大家能够和谐相处。

  她明明知道百里尊不是嫌弃人家的出身或者怎么样的,肯定是怕自己吃亏才这样说。

  毕竟贫富差距太严重,他自己又是南楚重量级的高官,但她还是完全曲解他的意思,钻牛角尖不悦地道。

  “你是觉得人家身份配不上与你做朋友吗?百里尊,我也是贫家女,你若觉得我们高攀了你,那就分道扬镳好了!”

  南宫弄阳说着就喊停车,车外的众人听到车里吵了起来,皆面面相觑一脸担忧,车夫最是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停车。

  南宫弄阳不悦地掀了帘子,见车还没停就想跳下去,腰间一紧又被拽了回来,对上百里尊愤怒的目光,冷冷地居高临下质问。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心好意心平气和请求你!何故如此胡闹?”

  车夫赶马的车速慢了下来,正在为难之际,终于得到解放了,车内传出百里尊冷冷的命令声。

  “都给本相滚远点儿!”

  车夫只好快速停好车拴好马,和宫婷及众侍卫远远地跑开。

  直到听不见马车中的任何声音,这才停下来回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马车,确保宰相大人和夫人的安全。

  大家远远地形成一个包围圈放哨,守着他们。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